经年梦梧桐之对不起我爱你13

漂亮的封面

文    蔷薇花儿落地开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简书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上一章不破楼兰终不还总目录、下一章与君别,忘君安


接龙人员
遇见萌小亚蔷薇花儿落地开凤鸣在竹

一条微信,我爱你,撕扯着梧桐的心,其实她也明白,这不管苏凌宸的事,可就是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儿。想起今天混乱的局面,内心好是恐慌,好是矛盾,但苏凌宸说的也对,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

可是面对,应该怎么说呢?难道一句对不起就能了了如有的恨吗?已经整整十年了,我和我妈走了的苦,怎么说放,就能放下呢?妈妈,妈妈就是因为她爸,才变成这样。还有夺去我们的东西,这个我不能不要回来。

对,就为了东西,为了妈妈,我不能心慈手软,必须双倍的讨回来。对了为了能够做的决绝,我应该叫上梁哥哥,这样我就不会心慈手软了。

如果我去了,妈妈怎么办呢?还一直昏昏沉沉睡着,如果没个人照顾,我不放心去啊?这该怎么办啊?

夏菡一直站在苏凌宸的卧室窗下,望着在灯光下拉长的影子,痴痴的发呆。然后慢慢的在一旁做了个环抱的姿势,自言自语的说,凌宸,你一直让我叫你哥哥,可,我做不到。以为无耻的赖在你家,天天像跟屁虫一样,你就会看到我。

但是你始终没有,凌宸,自那儿以后,每次你不理我,我心就像刀绞一般的疼。我知道,你是怨我给她说了,关于你们两家恩仇的秘密了。

其实,我这么做就是爱你啊!为什么你就是感觉不到啊?现在我知道错了,是我不好。现在,看到你颓废的样子,我比得不到你还心痛。

凌宸,到了明天,我应该走了!既然不爱我,我也要试着放手了。希望你能够幸福,苏哥哥……

“喂!是梁哥哥吗?不知道你有空没?我想请你帮个忙。”梧桐说。“什么忙啊!”梁凉说。“哦!就是帮我照料一下我妈,我妈现在还没醒呢!可我有事,得出去一趟。”梧桐说。梁凉爽快的就答应了。

苏凌宸一休没睡,抬起布满血丝的眼,一看天已经微微亮,心想无论如何,都要见到梧桐,必须说清楚。苏凌宸的妈妈,这几天也总是睡立不安,看着儿子一天天,总是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怎么叫都不理自己,而夏菡也是,整天闷闷不乐的,不再像以前去宝宝的卧室里谈天说地。

到底两孩子发生了什么呢?苏妈不停的在客厅里跺不脚,不一会儿来到苏凌宸的门上,听听,依然没有一点动静。不一会儿来到夏菡的卧室听听,又看了看手表,已经五点了,心想也许还在睡觉罢。等醒来了还是问问,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了?能有什么打不开的结呢?也不知道他两进展如何了?景姐(夏的妈)都催问了好几次了。

刚想着慢悠悠从楼下走到一楼,刚坐下,苏凌宸出来了,“宝宝你这是一晚上没睡啊?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告诉妈妈,到底发生什么了呀?昨天老王打电话来说,你几天没上班了,公司都快翻天了。”她妈急急的跟在儿子的身后,着急的追问着。

“妈妈,我没事,今天就去公司看看,”苏凌宸一边往洗手闯走一边应承着。“宝宝啊,你和夏菡到你发生什么了呀?能不能说说呀?你两现在快把我急疯了。”苏妈站在洗手间门口一边看着儿子洗漱,一边追问着。

苏凌宸拿下正在刷牙的牙刷,转过身去满嘴白色泡沫的说,妈,我跟她不可能,以后别多想了啊!说完转过身继续刷牙。

“那那个女孩呢?你们好上了?想不通她哪点比夏菡优秀呢?”苏妈继续问着。听到那女孩儿,苏凌宸顿时就挺住了刷牙的手。然后没有言语的漱起了口。

着急的苏妈,就这样不停的,吧啦吧啦的跟着儿子后面,直到苏凌洗漱穿衣完毕。

“妈别说了,你看我今儿精神不?”苏凌宸站在穿衣镜前问他妈。“满眼黑眼圈,还精神啥呢!这几天,你还是处理完公司的事,就好好休息一下吧!”苏妈一边帮着翻领子一边说。

“嗯,知道了,妈我先走了,回来再说啊!”苏凌宸不相信的看了镜就出发了。

苏妈看到儿子总是避而不答,着急上火的她,哪能在家等答案呢?也顺便出发了。

梧桐看着梁凉来了,精心的安排了一下,就出了门。老地方,坐在公交车上不停的回忆着。

“同学,你在干什么?”站在梧桐树下他却是那么的冷酷帅气。痴迷的我却不知所错,“我在拍风景呀!”转身有的瞬间,我却很是不舍,“喂,我承认拍你,请你告诉我,你叫啥啊?”程梧桐回想着第一次见面的场景,犹如划过去的风景线,内心涩涩的但又让人向往的那么幸福。

我应该就在这里下吗?不行,我不能让所有同学,看到我们分手的一面。难道要在汇鑫酒店见面吗?不行还是……

“你怎么在这里啊?你让我找到好辛苦啊!”苏凌宸走上西餐厅二楼,看见梧桐就在这里,高兴的说。

听到苏凌宸的声音,转身,却看到他虽然西装革履挺整齐,但布满血丝的双眼,满脸憔悴的容颜,依然温柔的笑容,内心本来有无数的狠心,突然就天塌地陷。

“你怎么了?怎么这么憔悴?”梧桐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心疼的说。“呵呵,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苏凌宸听到梧桐依然那么关心自己,眼圈红了红,欣慰的笑了笑。

握住了梧桐的手说,你妈还好吗?听到你妈,梧桐低下了头,慢慢把把手抽了出来,突然严肃起来,她,她挺好的,就是一直昏迷……

“哦!原来你又来见着狐狸精了呀!”两人一转眼,原来是苏母,“妈妈,你来干嘛啊!”苏凌宸扫兴的说。“我不来,你就要魂不守舍了,你还不知醒啊!你对的起夏菡,这么多年给你的感情吗?走”苏母说完就拉起苏凌宸的手要走。“阿姨,别说话那么难听好不好?我今天……”嘟嘟嘟,嘟嘟嘟,突然梧桐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梁凉,喂,凉哥哥有事吗?“不好了,你妈,你妈她,不知道怎么了,快……”梁凉语无伦次的说了句就挂了电话梧,桐一听吓得就往外跑。苏凌宸看到梧桐如此慌张就明白了,喊了声,梧桐等等,我送你,于是挣开苏妈的手,也随着梧桐往外跑。

苏妈看到儿子跑了,心里也想知道个究竟,也随着往外跑。彼此都上了车,只听见梧桐满头大汗的说,麻烦你快点好吗?麻烦你快点好吗?如此紧张的气氛下,苏凌宸却又遇到了堵车高峰期。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划着,家里母亲的身体状况毫不知情,梧桐再也等不上了,刚准备下车,却又被苏凌宸按住了。方向盘一打就上了另一条不远的高速路。

车子再次飞起来的时候,梧桐感激的说了声谢谢,苏凌宸深情的对望了一下,又继续开车子。

“老程,我要老程,我女儿呢?我要女儿。你是谁啊?坏人,坏人就是杀我们的坏人。”梧桐的妈妈一边满院的跑,一边不停的胡言乱语。

“阿姨,我是梁凉,不是坏人。你别跑了,咱们回家我,给你好吃的,好不好?”梁凉也满院的跑着,并不停的焦急的安慰着。

“妈妈,我回来了。”梧桐着急的破门而入。却看到她妈,又开始糊涂起来了。梁凉看到梧桐回来了,擦了一把汗,长长的舒了口气。

梧桐妈妈很快就跑在苏凌宸面前,看了半天指着说,苏澣文……苏母看到此时胡言乱语的程母,大吃一惊,原来你是她的女儿?程母看到苏母大,脑里犹如闪电一般不知有怎么的在不挺穿梭着,一阵剧烈疼痛后,喊了声阿梅?原来你还敢来,你给我出去……你给我出去。

程母激动的立马拿起一把扫帚,往外送俩位不迅之客。苏母一边吓得在外走,一边说,你这是误会了吧!别这样,我们把话说清楚。梧桐上来拉住了母亲,对母亲说,妈,你还是别激动,我们静下心来,今天该个了结了。

程母这才停下手里的扫帚,泪流满面的一句一顿的说,阿梅,没想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和你老公却如此的残忍。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不通,难道我们这么多年来的情意,真的就那么不值一提吗?你们好狠心啊!害死我的丈夫,还拿走我们家所有值钱的东西,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阿姨,你看看,这就是被你们所害得下场,妈妈也是,请你把属于我们东西还回来。说实话我好恨你们,恨不得也把你们的命给夺去,让你的孩子也体验一下我的生活。”梧桐咬牙切齿的说,。顿了顿又说,没想到,你却和我妈一起长大,还这么无情。苏凌宸你看到了吧!

“我,我一个妇道人家,生意场上的事从不过问。那次,我们也吃了大亏,也欠了不少外债,为了能够生存,还把凌宸寄放在了夏季天家,这你也认识啊!你们的事我也听说了,但那会儿,我们为了逃命哪还顾得上你们呢?至于你说的值钱的东西,我们,就从没见过?”苏母一脸茫然的说。

这事如果你不说,我真不知道,如果我老头子在的话还能一问便知,但现在已走了。“哦!好无辜啊!看把你无辜的,我不信你就不知道,以你的智慧哪能不知道?给我滚,给我……”程母一听火冒三丈,刚走举起扫帚,却又昏了过去,最可怕还是七窍流血。

梧桐看到她妈,又一次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还七窍流血,顿时,不好的预感袭满全身,喊了声妈妈,也不醒人事。

等再次醒过来时,已在医院了,苏凌宸、梁凉,还有几个并不认识的人。“妈妈,妈妈呢?”梧桐有气无力的问。当提到妈妈,所有人都低下了头,“我妈妈,她,是不是……是不是……死啦?”梧桐为了确定内心答案的说。“是,是脑溢血。情绪激动,脑血管破裂而死。”梁凉解释。梧桐顿时泣不成声,虚弱的举起手,指向了苏凌宸,撕心裂肺喊,我不想见你,你,出去。

苏凌宸看到梧桐痛苦的模样,却又不想见他,内心五味杂陈,难受的顿然流下泪来,跨出步后,梧桐,对不起,但我只是爱你,没想这么……

“站住,我告诉你,我也爱你,但,请你,请你……”梧桐头也没回的说,

装满痛苦的苏凌宸跑出医院,狠命的抓起头任眼泪挥洒。

无戒21天训练营    第17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