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经年梦梧桐之与君一别 忘君安 (14)

美丽的封面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组内成员:遇见萌小雅  蔷薇花儿落地开          鸣凤在竹
上一章 【七夕接龙】经年梦梧桐之对不起我爱你苏凌宸13                      下一章    【七夕接龙】经年梦梧桐之经年梦梧桐 15                                总目录 

文|鸣凤在竹

苏凌宸走出医院的门,心中满怀悲情。他知道此时此刻是程梧桐最需要安慰的时候,可是梧桐刚刚丧母,满腔的怨恨都指向了他,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不想听,甚至看见他都会发狂。

一直都很骄傲的他,内心充满了挫败感,感觉万般的无奈。在工作上比这困难百倍千倍的事情都不在话下,家族的生意也是近几年在他的经营下风生水起。

多年前的那场灾难不仅对程家对苏家也是一次不小的打击。小小年纪的他寄居在夏叔叔家里,爸妈被债主逼得东躲西藏不敢露面。虽然夏叔叔和夏阿姨对他很好,拿他当自己孩子一样,但他还是感觉很寂寞,感觉美好的东西离自己很远,远离父母爱的童年就是灰色不完整的。

所以从小他就不轻易笑,总是紧锁着眉头,透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那时候也只有夏菡经常和他在一起,陪他说话,陪他玩耍,陪他度过了童年那无数个漫长寂寞的岁月。

他早就发现夏菡爱上了他,不再只是拿他当哥哥了。不知不觉,她看他的眼神就不对了,而他只当她是妹妹,很多的时候任她胡闹,也不忍心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在苏妈眼里,夏菡早就是“准儿媳”了,夏菡也人前人后以苏凌宸女朋友自居。

在外人眼里这样般配的金玉良缘,自己竟然没有感觉。虽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他也没有后悔爱过程梧桐,也许只有这样的刻骨铭心才是爱真正的感觉吧!

苏妈看到儿子失魂落魄的样子,心疼地直掉眼泪,她只知道儿子恋爱了,爱上了一个喜欢摄影的大学生,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个女孩子竟然是程立文的女儿。世界真的是太小了,转来转去又转了回来。

想当年自己结婚的时候还是梧桐的妈妈刘长清当的伴娘,后来就把她介绍给了老公的好朋友程立文,两家好得就像一家人一样。谁会想到那样的一场灾难就降临了呢!世事就是这样难料啊!然而商场如战场,就是这么残酷无情。

苏妈妈想想也感觉很无奈,遇到梧桐的妈妈,她还没从惊讶中走出来,没想到梧桐妈妈会那么激动,没有想到她还一直生活在仇恨之中……

其实此时她很想帮助梧桐,可是她又想不出一个两全的办法。现在的程梧桐,见到他们母子就像见到仇人一样,只能更加激动,不仅帮不到她,可能还会帮倒忙,于事无补。

“孩子,我们回去吧!你可以等梧桐平静下来再和她谈谈。”苏妈心疼地看着儿子说:

“也只能这样了。”苏凌宸哀哀地说:这两天的变故加之睡眠不足苏凌宸的脸上没有一点光泽,像一片枯槁的叶子。

回到别墅,苏凌宸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找出程梧桐为他拍的第一张照片,他们初识的那天仿佛就在眼前,“校园里的梧桐树依旧郁郁葱葱,花儿开得还是那么浓,引得远处的蜂儿蝶儿循着味道纷纷前来。程梧桐就在他的面前笑着,跳着,狡辩着,像一个快乐的天使,又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那一刻他就意识到她是上帝送给他的礼物,只不过当时的他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罢了。

七月七日,程梧桐”这几个字又一次进入苏凌宸的视线,像有什么东西扎了心一样,苏凌宸的手哆嗦了一下。

是啊,那一天是七月七日,怎么会有那样的巧合,天上的牛郎织女也要相会呢!尽管一年一次的相逢只像金风玉露一样珍惜短暂,但心中有彼此,又何惧不能朝朝暮暮。想着想着凌宸就睡着了,这两天他也累了,到处打啊闹啊,生活乱成了一团!

恍恍惚惚中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明媚的七月七日。

七月七日晴,忽然下起了大雪,不能睁开眼,希望是我的幻觉。你站在这里,我站在那里,雪慢慢地下着,明明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大雪迷了我们的泪眼,到底是重逢还是分离?

突然间明媚的阳光退去了,天空布满了乌云,飘飘洒洒飞起了雪花。怎么会这样呢!下雪了,梧桐会不会冷呢?可是梧桐在哪里呢?大雪迷住了双眼,看不清眼前的世界,这是在梦里吧!又像不是梦!

“梧桐,梧桐,我明明看到你了,我在呼唤你,你应一声,就应一声。”

可是却没有回音,苏凌宸伸出手想要抓住程梧桐,却看到梧桐的身影变得很轻很轻且渐行渐远……明明就在身边,为什么抓不到呢……手里空空如也……这是梦吧!但愿只是个梦……

“凌宸,凌宸”苏妈急切地敲门。苏妈妈看儿子躲在房间里不出来有点不放心,就端了一杯牛奶过来看看……

苏凌宸突然醒过来,出了一头汗,原来刚才真的是一个梦。他一边应着妈妈一边打开门,接过牛奶说“妈妈,我没事的。”苏凌宸不想再让妈妈为自己担心……

然而这个梦像魇语一样在苏凌宸的心里挥之不去,罩在胸口闷闷的,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好像要发生什么,不知道这个梦在说明什么,一下子苏凌宸变得非常唯心。

“不知道梧桐现在怎样了”心里突然冒出这个念头,他的眉头一皱,心又紧了起来。就感觉一刻都不能停留,他要马上见到梧桐。

然后他匆匆穿上了外衣拿了车钥匙,启动车子又往医院的方向开去。在电梯口遇到了梁凉和梧桐往外走。

“你要去哪里,梧桐还那么虚弱,怎么起来了。”苏凌宸有点语无伦次,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想关心梧桐又找不到重点。

“程妈妈已经送到火葬场,我们家属要随后赶到的。”梁凉很自然地替梧桐回答了苏凌宸的提问。

梁凉说“我们”,很显然他已经把自己和梧桐连在了一起。这样的回答让苏凌宸很不舒服,他张口想说点什么,但说出口的却是:

“坐我的车吧,我拉你们去。”梧桐冷冰冰地不说话,任苏凌宸怎样讲,她都不理睬。

最后她说你走吧,我们真的结束了,再这样纠缠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那我送程阿姨一程总是可以的吧!”

说着就看到梧桐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梁凉把苏凌宸拉倒一边小声说:“现在就不要刺激她了,让她安安静静送程妈妈上路吧!你在这里她只能内心更加凌乱,你走吧!”

“梧桐你好好保重,”说着在包里拿出那张照片,展开在梧桐的眼前“七月七日 程梧桐”

“梧桐,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不管怎样,我都是爱你的,任何事情都不会改变。”

梧桐抬了抬头,面无表情地在苏凌宸身边走过,仿佛苏凌宸就像空气。可是有谁知道她内心的痛苦,这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好像是过了好几辈子。

梧桐一向都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姑娘,她也知道所有的事情跟苏凌宸无关,但总和苏家有关吧,为什么他是苏家的孩子,为什么自己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在父亲含恨而死这件事上,她的心里始终有一个结,面对苏凌宸,就会时时刻刻提醒她爸爸是怎么死的。而现在妈妈也去了,留下她自己在这个孤零零的世界。她多么希望有人和她相搀扶走这多事的人生,她多么希望这个人就是苏凌宸,然而,造化弄人,或许这就是有缘无份吧!

她知道只有自己狠下心来才能让苏凌宸彻底死心。所以她要承受更大的痛苦来冷藏这一段感情。

妈妈走了,到那个世界找爸爸去了,这或许对妈妈来说是一个更大的安慰,从此以后,爸妈在遥远的天国团聚,也就不会孤独了。梧桐在心里默默地为父母祈祷着……

无戒日更训练营第17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