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续写–东华凤九(十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啊!"凤九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凤九抬头看到位女子身着红衣,头戴金钗,紫发垂腰,十分妖娆那模样便是连姑姑都要逊色三分 ,只见那红衣女子若隐若现,时而化作云,时而化作风,飘忽不定。

"你是谁?"凤九问到。

"我听说九尾狐的心头血是上好的补药"说到这里那女子妖媚的看了凤九一眼便继续道"当日奶奶我被扫了兴致,今日我便要好好品尝品尝"说完便化作蛇形向凤九扑去。

凤九奋力一挡,虽说是挡住了这一击但也损耗了不少法力。

"你是......渺落?"凤九惊恐的说到,她早闻少绾说过渺落是这世间极美的女子,今日一见果真不假,凤九记得少绾说过这渺落是美但杀人从不手软,手段极其残忍,想到这里凤九不禁打了个颤。

"不错,未曾想你这三万岁的小狐狸竟也知道奶奶我"

"凤九.....只是路过.....并不想打扰.....凤九改日再访"说罢凤九便转身欲逃。

"想逃?"渺落一挥手便把凤九收了回来。

"不....是,凤九....只是觉得两手空空,打算日后要准备厚礼再次拜访.....仅此而已"

"我看你便是一个不错的礼物"渺落看着凤九笑了一笑"你这小嘴儿道是挺甜的,那我便会给你个痛快"

只见那渺落的右手指甲瞬间变的又锋利又长正要想凤九的心头刺去,突然间一阵风刮过,渺落向后退了好几步。

"渺落本帝君封你不到二十万年,没想到这么快你就醒了"

  凤九躺在一边看着自己前面站着的这个人一身紫衣,银发飘飘便觉得心里瞬间安全了许多。

"帝君"凤九无力的说到。

【东华帝君本是在大殿内同天君和墨渊,夜华商量出兵之事,突然感觉到自己给凤九的铜铃在响,便也顾不得一些礼数,捏了一个诀便赶了过来】这时东华回头看了一眼凤九没有任何话语。

"二十万年来,不知少阳君你可想我啊?"只见那渺落化作一阵红烟向帝君飘来。看到帝君不为所动便又说:

"你眼前的我只是三分浊气而已,战与不战对我而言都没有意义反而还会费你少阳君的力气,不如你把那小狐狸给我,我便离去,你觉得可好?"渺落媚笑到。

东华帝君什么也没有回答,只是眼神中充满了杀气,身上也燃着那妖红的法力。

渺落也变回了人形邪笑着说:

"我本想今日那这只小狐狸的血来补补身子,看来今日运气不错,曾闻那赤金血不仅可以调理气血,亦可增进修为,那今日便让我尝一尝吧"

说罢便同帝君打了起来。顿时周围布起了结界,结界内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不出一会渺落便败下阵来。渺落满身都是伤痕口角流着血,帝君看到了这里便放松了警惕一脸担心的向凤九看去,就在这时渺落化作一股风向帝君扑去。

"帝君!"凤九看到这里便用尽自己全部力气挡在了帝君前面,替帝君挨了这一掌。帝君看到后反过来用苍何插在了渺落的心上,渺落的那三分浊气立刻化为乌有。由于结界乃由渺落的浊气所化所以一时也无法打开,这时帝君抱着凤九找到了一处干净的地方以便给凤九输送仙力。

  "帝君"凤九无力的看着。帝君拿起手摸了摸凤九额间的凤尾花。凤九看到这里便笑着说"果然九儿每次受伤都会看到帝君,即使是梦也好"

  说话间凤九便拽着帝君的手坐了起来心想这既然是我的梦,那我可以做我自己想做的事了。想到这里凤九一改平日里的孩子气,转变了一种妖媚的态度向帝君吻去,虽说以前下凡历劫时同帝君有过一段夫妻之情,可那时毕竟是借着陈贵人的身子,到现在具体要怎么做还真是不知道 ,但是不知道也不能停,要不然梦醒后到手的鸭子便跑了,正在凤九还在想下一步要怎么做时突然感觉到帝君的舌头在强迫自己打开自己的嘴。

"九儿不愿意吗?"帝君笑着问到。

凤九想这梦里的帝君还真是不一样啊,便笑了一笑继续吻上去,正在凤九沉醉于这唇齿时,帝君便一个翻身把凤九压在了身下,摸索着要将凤九的衣服解开,凤九只是一个三万岁的小狐狸自然不懂这夫妻之事便随着帝君也解开了帝君的紫衣,这时凤九发现两人竟一丝不苟的亲吻着觉得有些尴尬,脸一红动作便也慢了下来,帝君发现后手一挥,便变出了一张云被盖在了两人身上。

帝君看着眼前这银雪般的肌肤和自己心心念念的狐狸便再也停不下来,凤九红着脸整个身子一起一伏的迎合着帝君,帝君也不甘示弱满足着凤九的每一份需求,渐渐地帝君轻柔而又有力的打开凤九紧闭着的双腿,缓缓的与凤九的身体融合。

"呃...."凤九突然叫出了声。

"是痛吗?"帝君关心的问到,不时的用手去撩凤九的头发。

  凤九害羞的摇了摇头,便也随着帝君尽可能的回应着帝君。

  帝君本是知道若是平时这是有为天命的,九儿是要受到天劫的,但是今日渺落苏醒并用人血为她修复法力本就是天地不容的, 便借着渺落的三分浊气做成的结界有不被天命所困的作用可以让他和九儿真正的在一起,在这里这副身子给你,这颗心也给你。他知道待这结界散尽后自己便又会是那个令九儿伤心的帝君了,但是千年的执念他管不了这么多,帝君看着熟睡的凤九,时不时的用自己的手去拨着自己的鼻子,他笑了,他只要九儿好好活着,他要护着九儿世世。

春宵一刻值千金,帝君这老神仙也是今日才知当中乐趣。

  "帝君?"刚刚睡醒的凤九睁开眼睛便看到帝君站在一旁,背对着凤九,凤九想到自己刚刚的那个梦,不知不觉脸已经红了。

    "你为何会出现在此处?"帝君面无表情的问到。

看到帝君如此举动一点也不像刚才那般温暖再次证实那仅仅是个梦而已,心便凉了半分。凤九这时想起阿凉所说的诛心之劫,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于是走了上去抱住了帝君,弱弱的哭泣着。

"帝君,你为什么都不告诉九儿?你为什么不让九儿陪着你?"

"凤九"帝君说到。

"我知道你是为了四海八荒,可是凤九舍不得帝君受诛心之劫,凤九舍不得"凤九一边抱着帝君一边哭着说。

"是谁告诉你的?"东华帝君问道,并且可以感到带有一丝怒火,他想知道他应诛心之劫的人并不多,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他不是不想告诉凤九实情,只是当日她得知三生石的事情时便就割了自己的尾巴,倘若让她知道自己是他的诛心之劫,他害怕凤九不知会干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便说"你看我这样像应劫吗?"

  凤九看了看帝君,貌似不像应劫之人,刚想要说什么,帝君便说:

"白凤九,我告诉过你当断不断,害人害己,如今大战在即,你是青丘女君,不可再胡闹了"说罢便捏了一个诀消失了。

  凤九在原地伤心的待了一会也便回了青丘,这时帝君才缓缓的现身看着凤九离去,心想妖神复苏,大战在即,自己若要强行封印渺落最后定会灰飞烟灭,若此时告诉凤九实情只怕凤九那时也不会独活,这便是他最不想要的结果,今日她怨他或恨他他都可以接受,他只要自己的九儿活着,好好的活着。

由于刚刚斩杀了渺落的三分浊气又为凤九输了三成仙力再加上那诛心之痛一时心气紊乱吐了一口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