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续写–东华凤九(四十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太晨宫

"看来这姬蘅对你用情至深啊。"折颜笑了笑说道。

"你没有什么其它想问的吗?"帝君打住折颜好八卦的心。

"不过你刚才所说的匕首是....."

"我也是不久前听姬蘅说那是女娲仙逝时留给魔族的一件法器,可以逆改天命,如今二十几万年过去了辗转反折便到了她这里。"

"你是说这匕首可以在三生石上刻上你的名字?"

"也许可以。"

"那三生石既是女娲所造也应该是有破解方法,不过这件事换做是其他人说的也就罢了,那姬蘅向来憎恨凤九,对于这件事大可以闭口不言,这为何要将此事告知与你?"

"她自然是有她的目的"

"哦,可是有什么条件?"

"她要嫁入太晨宫,我看在孟昊的面子上应了她。不过如今也做不得数了"

"原来如此"折颜想了想说:"不知姬蘅说的是否属实啊"

"只要有机会我便要试一试,至于姬蘅我估计她没有胆量骗我。"

"凤九那边你打算怎么做?"

"暂且不要告诉她"

"哦?如今解决三生石的方法已经找到了,你这么做又是为何?"

"我如今也只是知道有这么个方法,具体可不可用尚且不知,况且我想着虽若可以逆改天命但诛心之劫尚无它法,所以还是等一切妥当了再告诉她吧。"

"这样也好,俗话说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若是让凤九知道了以她的性子一定为了渡化你的诛心之劫而跳下诛仙台"折颜看了看帝君又继续说:"不过如今凤九对你的误解很深啊!凤九的性子可是倔得很,她一个人离家又悄悄地独自生下滚滚躲着你愣是三百年没有回来,而且这次回来之后她不仅变了许多也未曾打听过你的只言片语,可见她这次的心意已决,怕是不好办啊?"

"滚滚的事情想必你早就知道了吧。"

"这倒不假,当日凤九受伤我为她把脉时就已经知道她怀有身孕了那时我还有些疑惑,本想着等她醒后问清楚了再说。"

  "疑惑?那孩子除了是本帝君的难不成还有可能是别人的?"帝君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倒也不是这么回事,只是当日文昌帝君的做法实在让我有些吃惊。"折颜看到帝君听到文昌俩个字后脸色有些难看便觉得好笑"不过当日凤九先是被扔入锁妖塔后又用自己的血重塑了文昌帝君的肉身而元气耗尽。我本以为那孩子会因此而留不住所以即使说了也不过是徒增烦恼,直到天劫之日我才知道那孩子最后竟还是活了下来,也许这就是天命吧。"

"本帝君的孩子自然不同些"

"不过那滚滚今日所用的法术可是帝君所受的?"

"不是"

"滚滚身上有少绾的魔力我先前倒也知道,不过他用的动魔姬倒是让我大吃一惊,不知帝君怎么看?"

"苍何和魔姬乃是上古神器,若非亲传外人绝不可能用得动这剑。"

"二十万年了,我想少绾也许是回来了吧。"

"她若是想通了自会回来。"

"我还有个疑惑不知帝君可否为我解答。"此时折颜脸上出现了一丝鬼魅的笑容。

"什么疑惑?"

折颜有些看笑话似得问道:"想当年你还身处魔族时并不缺少向你献殷勤的女子,即使后来你来到这太晨宫依旧总会有些痴情的女子仰慕但也未曾见你有什么举动,可为何那日对凤九你却如此把持不住还弄出个小的。如今那滚滚就是铁证如山,你这次对白家人恐怕不好交代啊。"

"当日凤九被渺落的浊气所伤而后又被困于结界当中,渺落乃是至阴之体必须要至阳之物才可以消除"帝君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看着一脸坏笑的折颜便转了话题说:"不过话说回来既然要答谢白家就要做的实一些,如今白家只有白真未婚,你觉得我给白真赐一门婚事可好?"

"你这嘴上的功夫日益见长啊。"折颜有些尴尬便说:"不说了我还要去看看墨渊,那小九...."

"有本君在凤九自然不会出什么问题。对了这丹药你拿去偷偷给凤九服下。"说罢便幻化出一个精致的瓶子交给折颜。折颜看了看里面说:"你如今修为已损又用赤金血强行炼丹,东华怎么说你也是上古尊神为何如此不分轻重。"

"我没事"帝君默默的说。

"你们两个人啊....."折颜叹了口气说:"那折颜告辞了。"

"上神慢走。"

瑶池

"诛心之劫?"姬蘅有些吃惊的确认着。

"是的,公主"旁边的一位仙娥答到。

"可有听到解决的办法?"

"奴婢只是隐约的听道这解法大约是同女君和诛仙台有关,其余的奴婢也没有听到。"

"你该不会是在骗我吧?"姬蘅脸色一狠的说到。

"奴婢虽然日日待在太晨宫但永远都是魔族的人,事事都要以魔族为先,自然不会欺骗公主。"

"那便好,你退下吧。"

"是"

"白凤九,我一定不会让你得逞的。"姬蘅恶狠狠的说。

太晨宫

凤九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看着寝殿内的装饰不由的痴笑了一声。

"小殿下你醒了"司命走过来说。

"司命,我怎么又到这里来了"

"小殿下还是先把药喝了吧"

"什么药?"凤九端起碗看着说。

"小殿下误食了魔族的寒服散昏迷了过去,是帝君及时赶到才救了小殿下。这是折颜上神嘱咐让小殿下服下可以帮助小殿下恢复元气。"

"怎么这药里有种血腥味?"凤九一饮而尽后皱了皱眉又问到"我怎么会误食那种东西啊?"

"原是因你在大殿上骂了几句服侍姬蘅的婢女,她心有怨恨所以才在你的酒里下了药。"

"这仙娥好大的胆子,她现在在哪?"凤九饱含怒气的说。

"小殿下不必生气,帝君已经将那人打入畜生道了"

"一个仙娥竟敢如此,恐怕这后面是有人指使吧。姬蘅呢?"

"如今此事已经盖棺定论,小仙劝小殿下还是不要再追究了。"

"她既伤了滚滚,我便容不得她放肆。"说罢凤九起身要走。

"小殿下不向帝君说一声吗?"

"滚滚受了伤,我心里放心不下还是先回青丘看看,帝君那里就有劳司命告诉帝君说白凤九谢过东华帝君的救命之恩。"

"小仙觉得你身为青丘女君既然受了帝君的恩情,便应亲自答谢才对啊"

"司命,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我与东华帝君......都过去了"

"小仙明白。"

凤九急匆匆的出了寝殿,有些心烦意乱的往青丘的方向去,忽然间凤九没有注意到便撞在了一男子身上。

"啊!"凤九摇了摇头。

"好些了吗?"

此时凤九听这声音有些不想抬头但也不想失了规矩便低着头说:"青丘白凤九见过东华帝君"

"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头还疼吗?"说着帝君便拿起手要去摸凤九的额头,凤九从未看到过帝君如此关心自己便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徒留帝君的手尴尬的悬在那里。

"我已经好了,多谢东华帝君。"

"你当真要对我如此生疏吗?"

凤九看着有些憔悴的帝君心里有些不忍刚想说些什么,便感觉自己背后凉嗖嗖的。

"东华帝君"

"爹"凤九看到白弈上神黑着脸的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成玉。白弈无奈的看着凤九,凤九知道自己阿爹的性子便害怕的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

"小殿下你没事吧?"成玉担心的问道。

凤九对着成玉摇了摇头。

"那就好,我方才听司命说有人偷了我的酒给你下了药,真是把我担心坏了。"成玉松了口气说。

  帝君看着自己那只已然没有了刚刚扬言要收拾姬蘅时的那份霸气而是被白弈吓得如今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小狐狸有些可爱,便向前走了一步把凤九挡在身后说:

"白弈上神可是来寻凤九的"

"正是,小女年幼不知天高地厚打扰了帝君清净还望帝君不要怪罪"

"白弈上神多虑了,此事怨不得凤九,凤九受伤是本帝君将她带回太晨宫疗伤的"

"那我便在这里谢过帝君,只是方才墨渊上神来了青丘说寻凤九有些事。既然凤九如今已经无碍,那便让她随我回去吧。"

帝君看着凤九说到:"你想要回去吗?"

凤九有些吃惊觉得帝君今日真的很不一样。

"凤九"白弈给了一个眼神,示意她同自己一同出去。

  凤九此时正想着【虽然害怕自己阿爹但觉得帝君今日很明显是在维护自己。如今帝君又把责任都揽了过去,即使阿爹的性子再倔强想来看在帝君的面子上顶多受些皮肉之苦也不会把自己往死里打的,要是姑姑和四叔再来劝一劝那样便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但凤九转念一想【可若是自己就这么走了,那滚滚岂不是白白让姬蘅给伤了】想到滚滚小小的胳膊被姬蘅划了一个口子凤九便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凤九看了一眼白弈便叹了一口气又想着【来日方长,还是先自己的保小命要紧】,想到这里凤九便小心的跟在白弈后面出去了。

"小殿下?"

"去找我姑姑"凤九小声的说。

"什么?"成玉还想问清楚一些。

"凤九"白弈上神又一次叫到。

"快去啦....."凤九喃喃的对着成玉说了一句后便又一次跟了上去。

"小仙也告退了"成玉刚刚反应过来凤九嘱咐的事情便急忙的去了洗梧宫。

洗梧宫

"天后呢?"成玉着急的问奈奈。

"君上和娘娘此刻正在老天君的宫里,不知元君找我家娘娘有何要事?"

"这可如何是好啊?"成玉默默的敲着自己的头说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