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续写-东华凤九(五十八)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昆仑虚

  滚滚在床上习惯性的要抬手去抓凤九的衣服结果扑了个空,这时滚滚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楞楞的看着自己的房间。

"滚滚你醒了,饿了吗?"少绾端了一碗粥走了进来说到。

"阿娘"滚滚点了点头说到。

"嗯,快些吃吧要不一会就凉了"

"阿娘,我怎么会在这里啊?我记得我是在娘亲的房间里睡着的呀"滚滚用小手揉着眼睛说到。

"我可不知道,这个啊你要回去问我亲姐喽"少绾答到。

"哼!又是父君....父君总是不让滚滚同娘亲待在一起...."滚滚嘴角一撇有些生气的说道

"丫头和我亲姐好不容易才和好,你这个小娃娃就大度一点不行吗?"少绾又问到。

"可滚滚也想娘亲啊....娘亲好久都没有抱滚滚了"滚滚一脸讨好的地说到:"好阿娘你这么聪明....给滚滚出个主意好不好?"

"一个大东华....一个小东华....."少绾想了想说道"那就看你娘亲更喜欢谁啊...."

说完少绾便在滚滚的耳旁嘀咕了几句

"要这么做吗?"滚滚有些无奈地说到。

"你呀这么垂头丧气的....比赛还没有开始便败给我亲姐喽"少绾打趣到。

"那我现在就去找娘亲"说完滚滚便一钴溜的化作原身跑了出去。

"你倒是先把粥喝了呀!"还没等少绾说完滚滚便不见了踪影。

青丘

  凤九有些微微睡醒的样子,这时感觉自己身上不知被什么东西压着有些不舒服,于是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凤九挣扎着看着那把自己抱的紧紧的手臂,又抬头看到自己身边只穿了里衣安然休息的帝君然后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于是便不由自主的摸着帝君的脸颊不禁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有些羞涩。

"累不累?"帝君缓缓的睁开眼睛对着凤九说道。

  "啊!"凤九被这一声吓了一跳刚要收手帝君便用自己的手握着凤九的手说到:"怎么?吓到了?"

  凤九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诶?"凤九低头看到自己腰间挂着的狐尾和箭头说到:"这是.....?"

"不许摘下来!"帝君看着凤九有想要摘下来的意思后故作生气地说到。

"这箭头帝君是怎么找到的?"凤九问到。

"自然有我的方法"帝君把凤九往里搂了搂说到。

"这狐尾亏得帝君你还当宝一样的留着"凤九有些甜蜜的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一弯明月。

"你的东西向来都是最重要的"帝君看着凤九说道。

凤九反复抚摸着狐尾突然想起了三生石便有些担心的问到:"帝君,那三生石.....?"

"自你掉下诛仙台那一刻三生石上便没了你的名字"

"这是怎么回事?"凤九有些不解的问到。

"我也不太清楚"帝君抚摸着凤九的头发说到。

"那我们......."凤九有些害怕地问到。

"以前我知道结果所以不敢赌,如今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那便不妨赌一把"帝君坚定的说。

"我们倒是没什么....只是滚滚......"凤九补充到。

"有我在没有什么可以伤的到我们的滚滚"帝君说到。

"帝君....你喜欢滚滚吗?"凤九问到。

"滚滚是我唯一的骨血,何来不喜欢之说?"帝君有些疑惑的问到。

"折颜说......."凤九顿了一下。

"他同你说了什么?"帝君看到凤九欲言又止的样子问到。

"说....滚滚是你为了就我才......所以...."凤九想到那日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

"我是故意这么说的"帝君听到凤九的话笑着说到。

"什么意思?"凤九不解地问到。

"闺房之事像他这种万万年不经人事的神仙怎么懂得,我只是寻了个借口罢了"帝君平躺在床上说到。

"......."凤九跟着翻起了身子,两手抵着床榻。

  这时突然凤九发现自己一丝不苟的身子有些尴尬,刚要用被子把自己盖严,帝君便又压了上来。

"不过......."帝君坏笑着说到。

"不过什么?"凤九有些惊恐的睁大了眼睛问到。

"不过本帝君觉得只有一个滚滚似乎少了些"帝君说到。

"......"凤九没有再说什么。

"九儿"帝君有说到。

"嗯?!"凤九答到。

"再给我生个孩子好不好?也是了了我们在凡间夫妻一场时的念想"帝君说到。

"帝君还记得?!"凤九有些开心的说到。

"我说过只要是关于你的我都记得"帝君在凤九的耳边轻语到。

"帝君......."凤九有些动容。

"滚滚是个男孩,我们再生个女儿"帝君说到。

"这种事情又不是我说了算的"凤九有些害羞的说到。

"九儿的意思是我说了算"帝君笑着说到。

  正在凤九更加害羞的无处躲藏时滚滚急急忙忙的跑回了青丘。

"九儿,把衣服穿好"帝君突然从凤九身上起来说到。

"啊?!"凤九有些茫然。

"滚滚回来了"帝君解释道。

"啊?!"凤九正在慌乱的穿着衣服,越着急越慢总是穿不好。

"啊呀!"滚滚跑进来的时候碰到了帝君在洞口的结界被弹了回去。

"帝君,这结界是不是伤到滚滚了?"凤九听到外面的声音说到。

"男孩子不碍事"帝君平静地说到。

"是吗?"凤九有些放心的问到。

  滚滚刚要爬起来便听到凤九和帝君的谈话,突然想到少绾给他出好的注意,便又一屁股坐在哇的一声哭到:"娘亲!娘亲!"

"你快把结界打开"凤九听到滚滚的哭声一下子便有些着急的对帝君说到。

  帝君看到凤九的样子,又听到滚滚的哭声心里也有些犯怵,于是手一挥结界便消失了。

"娘亲......"滚滚瘪着嘴眼泪汪汪的看着凤九。

"不哭,娘亲看看有伤到那里吗?"凤九心疼的抱起滚滚。

  滚滚的头埋在凤九的颈部,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凤九一心都是滚滚的伤丝毫没有发觉,但是帝君却把滚滚的这些小把戏完全看在眼里。

"娘亲......."滚滚哽咽道。

"怎么了?"凤九把滚滚抱了进来问到。

"娘亲是不是有了父君就不要滚滚了....."滚滚一眨一眨地眨着眼睛问到。

"你怎么这么问啊?"凤九有些好奇地问到。

"以前在凉山的时候滚滚都是同娘亲一起睡的,可昨天滚滚明明是睡在娘亲的房间里,可为什么今天早上却是在阿娘的房间醒来的?"滚滚看着帝君和凤九问到。

  凤九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便有些求救似得看着帝君。

"咳咳......"帝君被滚滚和凤九两个人看的有些不舒服。

"滚滚你这早就过来吃饭了吗?"凤九立刻转移话题问到。

"没有....."这时滚滚的肚子也咕咕地叫了起来。

"我去给你煮些咸粥吃好不好?"凤九问到。

滚滚点了点头。

"帝君也在这里吃吗?"凤九看着帝君问到。

"嗯"帝君也点了点头。

"滚滚要吃咸粥,那帝君你也随滚滚一起吃吧"说完凤九头也不回的便出去做饭了。

"装的不错"帝君对着滚滚说到。

"娘亲最爱的是我"滚滚也一板一眼的对着帝君说到。

  帝君没有再说话,反而滚滚便像一只战胜了的公鸡一样得意洋洋地晃着小腿。

虞山

"东华帝君你杀我妻儿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易冥看着躺在冰床里的姬芮喊叫道。

"就凭你也妄想斗得过东华帝君吗?"一个声音飘了过来。

"你是谁?"易冥问到。

"我可以帮你报仇....."那个声音又说到。

"你?你是什么人?"易冥问到。

"你不知道吗?"那声音轻蔑地说到:"魔君也不过如此嘛!"

"你为什么帮我!"易冥有问到。

"东华帝君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他的仇人自然便是我的盟友"那声音说道。

"你是妖神!"易冥有些恐惧地说到。

"看来奶奶我被你猜出来了"这时突然有一丝烟气弥散了出来聚集在姬芮的周围。

"你.....你要干什么!"易冥问到。

"你压我数百年,你说我要干什么!"渺落威胁到。

"不要伤害她"易冥请求到。

"你这么爱她?"渺落说到:"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帮你,让你的报仇"

"什么办法!"易冥问到。

"我有法力却无躯体,你有躯体却被少绾废了法力....你我结合岂不是天合之作?"渺落说到。

"你是要........"易冥有些退缩。

"我要你心甘情愿!"渺落说到:"否则你的妻儿将在这四海八荒永世不得超神......"渺落奸诈地说到。

"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