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续写-东华凤九(五十九)

 

图片发自简书App

  狐狸洞

待凤九把饭菜弄好端进来时,帝君和滚滚正在下棋,帝君倒是纯粹是为了消磨时光所以表情也便闲散了些,但滚滚可是憋着一股劲一门心塞思的想要打败帝君。凤九看到这一大一小的银发二人如此相似竟然有些出神。

"娘亲"滚滚看着楞在那里的凤九叫到。

"哦!"凤九晃了晃头端过饭菜来说到:"吃饭吧"

帝君起身便向着餐桌走去,滚滚在后面一脸不甘的说到:"父君,我们的棋还没有下完"

"这盘棋给你先琢磨着吧"帝君淡淡的说到。

滚滚一脸不快的也走了过来。

"帝君,你觉得滚滚的棋艺怎么样啊?"凤九饶有兴趣的问到。

滚滚也眼巴巴的看着帝君,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不错"帝君首先吐出了两个字,然后又说"他这个年纪便可以达到这个能力也是前无古人的"

滚滚听到帝君的赞赏后心里已经了开了花然后开心的问到:"那滚滚什么时候才可以打败父君呢?"

"再过个几十万年吧!"帝君说到。

"要这么久!"滚滚有些吃惊的问到。

"不久....不久.....一看我们家滚滚就是继承了帝君的聪慧和我的勤奋,只要你好好学习一定可以打败你父君的"凤九一边摆放餐具一边笑着说到。

听到"我的勤奋"这四个字后,帝君和滚滚都默不作声的看着凤九。

"咳咳.....吃饭.....吃饭"凤九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九儿,多吃一点"帝君夹了一块鱼肉放在了凤九的碗里。

"嗯,帝君你也是"凤九回答道并且不自觉的红了脸。

"父君,滚滚碗里也没有鱼肉啊?!"滚滚看到自己被娘亲和父君忽视之后有些不开心的说到。

"自己夹"帝君刚刚营造出来的氛围被滚滚生生的打乱了有些怨气的说到。

"唉!本以为找到父君是件喜事,没想到把娘亲也给弄没了"滚滚两手拖着下巴说到。

"咳咳.....咳咳咳....."帝君倒是没什么反应继续给凤九夹着菜,倒是凤九听滚滚这么一说立刻被刚刚喝下去的汤呛了一口。

"来,滚滚也吃....吃多才可以长高哦"凤九装模作样的给滚滚着菜说到。

"我要娘亲喂!"滚滚撒娇般的跑过来抱着凤九的胳膊说到。

"这么大了可以自己吃饭"帝君说了一句,心里想着得早点把这个小家伙送到折颜那处,免得每天缠着凤九。

"不嘛!娘亲!"滚滚开启了他磨人般的本领水灵灵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凤九说到:"娘亲说过滚滚是娘亲最爱的人,今天滚滚来找娘亲还被父君的法术弹了回去,现在滚滚的胳膊好疼啊!"

帝君的嘴角狠狠地抽了几下,心里【想这这孩子的机灵劲怎么都用到这上面来了,明明刚刚还手舞足蹈的要打败我,现在手便抬不起来了】然后又看了看一脸呆萌的凤九似乎完全相信了滚滚的话,然后便无奈的摇了摇头。

"啊!现在还疼吗?要不要找折颜看看"凤九担心的问道。

"九儿,一会收拾一下同我一起回太晨宫"帝君说到。

"啊,那我爹......"凤九有些为难。

"这件事我已经同白弈上神说过了,你不用担心"帝君说到。

"真的,我爹他....是同意了吗?"凤九好奇的问到。

"不错"帝君答到。

"那我呢?"滚滚问到。

"一会吃完饭我带你去找折颜看看,顺便说一下你拜师学艺的事情"帝君说到。

"不要....不要....滚滚和娘亲还没有待够"帝君自带威严,与滚滚虽然是父子但滚滚终究有些害怕,于是不等凤九回答滚滚对着凤九又是一顿死缠烂打。

"既然拜了折颜为师就要在十里桃林好好学,不能因为我是你父君你就总是逃学,免得落人口舌"帝君说到。

"也是,滚滚要听话好不好"凤九觉得帝君说的有道理便也开导起了滚滚。

  凤九这一顿饭吃的是焦头烂额的,好不容易才把滚滚喂饱然后打发他去找迷谷玩。

房间里只剩下了帝君和凤九两个人。

"多吃一点,刚刚你只顾喂滚滚了,自己都没怎么吃"帝君心疼的说到。

"帝君,你怎么不吃啊?"凤九问道。

"刚才滚滚碰了结界对我的反噬也不小"帝君说到。

"滚滚怎么会把你伤了?"凤九有些不解的问到。

"当时危急我便用法力去护着他...而且昨天晚上我看你太累了便度了点法力给你"帝君意味深长的说到。

"那有没有伤到哪里?"凤九一边在他身上寻找伤口一边担心的问到。

"并无大碍"帝君看着凤九如此关系他嘴角出漏出一丝胜利的笑容。

"帝君你喝点粥补补"凤九赶忙盛了一碗粥放在帝君面前。

"嗯"

"那滚滚多久才能回来"凤九有些舍不得滚滚。

"至少三万年"帝君答到。

"什么?!三万年!不行......不行"凤九的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

"当年你姑姑白浅上昆仑虚学艺也是一去便是两万年....你虽然是青丘女君但跟着墨渊也有几百年的时间"帝君解释道。

"可是滚滚还那么小"凤九有些伤心。

"那么九儿认为多长时间合适?"帝君不想让凤九伤心所以问到。

"一年回来一次"凤九说到。

"一年一次太短了,你这么宠他对滚滚不好"帝君解释道。

"那.....那就三年一次好吗?"凤九问道。

"好吧"帝君看着凤九这般的慈母之心也舍不得叫她难过便答应道。

"帝君对九儿最好了"凤九一时有些开心便想都没想的脱口而出。

"你是我的人,我当然最疼你"帝君把凤九拉到怀里说到。

"帝君....."凤九有些害羞了起来。不过这在帝君看来确实那么的美好。

凤九的手此时不偏不倚的按在了帝君心口的位子,虽然三年已经过去了,可那心口的伤痕还是那么明显突兀。

"还疼吗?"凤九一下一下的抚摸着问到。

"什么?"帝君问道。

"伤口.....还疼吗?"凤九想起帝君剜心就有些动容。

"不疼"帝君握着凤九的手说到。

"这狐尾已经断了三百年定是接不上了,帝君如何要费这般力气去养它"凤九问道。

"把你的尾巴唤出来看看"帝君看着凤九说到。

凤九虽不知帝君此番是什么意思,但还是遵照帝君的话唤出了自己的尾巴。

"咦?"凤九看着自己身后完整的九尾惊喜的看着帝君问到:"这是怎么回事?"

"这半颗心已经融入你的身体,九儿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帝君问道。

"什么意思?"凤九好奇的问道。

"我们会同生共死"帝君看着凤九说道。

"啊!那我岂不是连累你了?"凤九有些哀愁的说道。

"为了你和滚滚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帝君窝着凤九的手说到:"九儿,不要再离开我了"

"嗯"凤九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七蛇窖

  魔蛇丝丝的吐着信子,要不是少绾在其周围布下了法术,如今估计早已经被魔蛇吃掉了。只能看不能吃使的魔蛇的性子愈发烦躁不停地用尾部抽打着结界。

"啊!啊!"这一道道的力度全部打在姬蘅的身上,姬蘅痛苦的一声声喊叫着。

"给她上药免得她死了祖宗怪罪"一位魔族将领查看后命令手下的人说到。

这时两个魔族宫女端着药瓶小心翼翼的沿着结界走了进来。

"你说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其中一位宫女说。

"是啊,她做错了事情却连累咱们受累,每次我进来看到那魔蛇都心惊胆战的"另一位宫女附和道。

"要不是祖宗给咱俩下了咒,估计现在咱们也被那怪物给吃了呢"

"不过啊.....我听说青丘女君醒了,估计咱俩的苦日子也到头了"

"但愿吧......"

  姬蘅把这些话听的清清楚楚,待宫女们走后一种恨意涌上心头。

青丘

帝君正在教凤九佛经道义,凤九耷拉着眼睛听的云里雾里,九条尾巴在身后一晃一晃的很是可爱,帝君看到凤九这个样子索性也就放慢了声音就当做是摇篮曲。

"小殿下....."迷谷跑进来后看到这种场面立刻有些尴尬于是辑了辑手到:"东华帝君"

"啊?!"凤九的美梦被惊醒然后立刻摇了摇头说到。

"小殿下,北海大皇子元贞求见"迷谷看了帝君一眼后低头说到。

"让他等一下,我即刻就来"凤九看了看帝君有些不自然地说到。

"有什么事让他进来说"帝君用一种不可更改的语气命令到。

"帝君,这......"凤九说到。

"怎么?九儿觉得本帝君见不得人吗"帝君带有诱惑的眼神看着凤九。

"不是"凤九慌忙拜了拜手说到:"我是怕他年幼说什么话冲撞到你....而且在凡间就是我和他....你才....."

"哦!?九儿知道他要说什么了吗?"帝君调戏的问到。

"你让他进来吧!"凤九只好对着迷谷说到。

"是"迷谷辑了辑手后边转身出去了。

"帝君"凤九叫到。

"嗯?"帝君看着凤九说道。

"待会不论元贞说什么,你都不可以生气的好不好?"凤九撒娇似得看着帝君说道。

"本帝君是天地共主,难道在九儿眼里本帝君的心胸就如此的小吗?"帝君看着凤九一脸着急的样子说道。

  这时元贞有些激动地走了进来,在看到东华帝君后有些发愣。

"东华帝君,女君"元贞辑了辑手说到。

"嗯"帝君看都没看便哼了一声以作回应。

"元贞,你来了有什么事吗?"凤九看着帝君对元贞爱理不理的样子有些尴尬便说到。

"女君归来元贞没有及时祝贺特来请罪"元贞又一次辑了辑手说到。

"没事....没事"凤九说到。

"这是北海的灵芝虽比不上女君当日的紫灵芝但也是我的一番心意,还望女君笑纳"元贞拿出灵芝说到。

"灵芝我太晨宫有的是,九儿若想要去拿便是"帝君有些吃味地说到。

"你的心意我领了,可这我真的不能要"凤九慌忙说到。

"那女君可否答应我一个请求"元贞也没有拐弯抹角便直接的说道。

"什么请求?"凤九说道。

"我对女君的思慕知心日月可鉴,所以女君是否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元贞问到。

"这....."凤九有些心虚的看着帝君然后又转头看着元贞说道:"其实帝君已经向我爹提亲,而且我爹已经答应了.....况且我和帝君已经有滚滚了"

"可是在凡间....."元贞说道。

"凡间那次是在渡劫,我是按照司命的本子做事....不做数的"凤九解释道。

"。。。。。"元贞有些伤感。

"看样子北海大皇子是要当我儿的爹吗"帝君的话语冷冰冰的显然有些生气:"你如此行事不知北海水君知道吗?"

"那个....我一直喜欢的都是帝君......真的对你没有那个心思,所以.....你也要对我早些断了念想"凤九再一次解释道:"天色也不早了,大皇子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吧"

"那......"元贞还要说些什么。

"迷谷,送客"帝君立刻说道。

元贞走后凤九笑嘻嘻的来到帝君面前晃了晃帝君的衣袖问到:"生气了?"

"我生什么气"帝君貌似小辫子被抓住了一般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切!还天地共主呢?我看啊你就是天地醋王"凤九笑着说道。

"那你可是喜欢他"帝君一把把凤九拽到怀里问到。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凡间或是天界我从来都是只喜欢你的"凤九在帝君的脸颊轻轻落下一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