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续写––东华凤九(六十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太晨宫

今日天气甚好,凤九练习完法术之后便亲自酿了酸梅汤做了些帝君平日里喜欢吃的点心打算同帝君一起品尝。

"这个好吃....呃.....这个也不错.....还有这个....."凤九吃着满桌子的点心说道。

正在凤九纠结要吃那一块的时候帝君和司命走了进来。

"九儿"帝君叫了一声。

"帝君,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凤九笑着跑到帝君面前拽着帝君的衣袖。

"女君"司命也辑了辑手说道。

"司命你也来了"凤九也笑着问道。

"帝君说女君给帝君准备了小点心,小仙记得女君的厨艺可是上上之作不知今日小仙可否有这个口福尝上一尝"司命笑着又说道:"小仙常伴帝君左右一直帝君对女君的厨艺可是赞不绝口啊"

"帝君....."凤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嗯,你昨晚不是说要给本帝君做点心吗?这怎么不等本帝君自己吃上了?"帝君玩笑道。

"帝君饿了吗?"凤九问道。

"方才去同元始天尊谈论了一番后便有些饿了"帝君笑着说道。

"那你回来的刚好我也正要吃呢"说罢凤九便拉着帝君坐在了榻上。

"帝君你尝尝"凤九夹起了一块点心递到了帝君的旁边。帝君便把头凑了过去吃掉了凤九手中的点心,凤九看到帝君这么做不知不觉便羞红了脸。

"不错"帝君说道。

"司命,你也尝尝"凤九为了缓解尴尬便拿起一盘点心对着司命说道。

司命本想着吃一块的可这时帝君缓缓的抬头看了司命一眼,司命立刻明白了帝君的意思便说到:"女君如此可是折煞小仙了,不知女君可否让小仙带些回府好慢慢品尝"

凤九看着司命拼命的给自己使眼色转而又看了看帝君顿时明白了什么于是说"那好吧,待会我叫仙娥给你送去"

"多谢女君"司命辑了辑手说道。

"司命你还是叫我小殿下好了,叫女君听着好奇怪"凤九说道。

"女君如今已掌管青丘并已与帝君有了滚滚小殿下,若小仙再将女君称为小殿下一来是不合规矩,二来岂不与滚滚小殿下重了名字"司命解释道。

"那你可以叫他滚滚啊"凤九说完后帝君的嘴角明显的抽了几下。

司命看到后立刻说到:"滚滚小殿下身份是何等的尊贵小仙怎可直呼其名,这话要传出去只怕小仙的脑袋不保啊"

"原来是这样啊,为了你的性命那你就叫我女君吧"凤九恍然大悟的说道。

"多谢女君"司命辑了辑手又说道"若帝君和女君没有其他事情吩咐的话小仙就告辞了"

"嗯"帝君说道。

司命看到帝君点了点头于是便逃命似得跑了出去。

"帝君觉得这酸梅汤怎么样?"凤九看着司命走了之后便坐下来笑着问帝君。

"有些酸"帝君喝了一口之后好看的眉头皱了一皱说道:"你近日里总喜欢做些酸的吃食"

"嗯,最近天也热了起来喝些酸的也可以去去火气,帝君觉得很酸吗?"凤九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只要是九儿做的就好吃"帝君看凤九有些不高兴便以为是自己的话伤到了凤九便说道。

"知道帝君喜欢吃桃花糕喝桃花醉改日我去折颜那处寻些"凤九笑着说道。

"你若想要何必亲自跑一趟我命重霖或司命去拿便是"帝君说道。

"不要....."凤九下意识的说出了口。

"嗯?难道九儿有其他目的?"帝君眉眼轻轻一挑问道。

"不.....是....."凤九的声音越说越低。

"滚滚虽然只有三百岁但天资聪慧,这时候正是他学艺的最好时机九儿可明白?"帝君猜到凤九的心思后解释道。

"我知道了"凤九听到自己不能去十里桃林便有些失望但是凤九生怕帝君在发现什么于是也不敢说下去了便岔开了话题问道:"滚滚这三百年来同少绾学了不少法术......"

"少绾毕竟是魔族之人滚滚又是仙魔同体若是不加紧学习仙法只怕会落入魔道"帝君说道。

"那.....那怎么办啊!"一听到这话凤九便有些着急。

"没事,我是他父君自然不会看着他这样"帝君安慰着凤九。

  听着帝君的话凤九急躁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安心转而凤九想起方才司命说的话便向帝君问道"帝君,滚滚的身份很尊贵吗?"

"嗯?"帝君不明白凤九在问什么。

"为什么司命都不可以直呼滚滚的名字啊?在我们青丘虽然也有君臣之分可没有如此严苛"凤九问道。

"我是东华帝君掌律法控生死,滚滚是我三十六万年来唯一的儿子你说呢?"帝君有些自豪的说道。

"哦,是因为老来得子的缘故吗?"凤九故意问道。

"你是说我老?"帝君略带有威胁性的说道。

"帝君与天齐寿怎么可能老"凤九献媚的说道。

"九儿...."帝君抬手刚要抚上凤九眉间的凤尾话便发觉门有人走来,还未等帝君说完夜华和白浅便已经进入了太晨宫内。

"帝君"白浅和夜华对帝君点头施礼。

"天君,天后请坐"帝君说道。

"姑姑,天君"凤九站起来扶了扶身子说道。

"一家人不必多礼"夜华说道。

于是凤九便同白浅坐在了大厅的南侧,帝君侧卧与东侧而夜华则坐于西侧。

"不知天君来我这太晨宫可是有什么事情"帝君的好事被打断后有些生气地问道。

"近日确有些事情颇为复杂,夜华不懂还需向帝君请教"夜华说道。

"哦,什么事情?"帝君问道。

"这事同青丘有关"夜华说完后看向凤九问道:"不知青丘近日是否有大量仙族失踪?"

"是有"凤九回答道。

"那是否找到了原因?"夜华问道。

"目前还不知道,来报的人说这些仙族毫无征兆的便不见了踪影而且均是百岁一下的童男"凤九如实答道。

"天君是有什么发现吗?"帝君似乎看出来端倪于是问道。

"近日有人在虞山发现了大量仙童的尸骨均为血尽而死"夜华说道。

"天君是觉得此事同渺落有关?"帝君问道。

"正是,只是本君对渺落和乾坤鼎了解甚少而且三百年前渺落已经被帝君化为浊气那又是如何做到食人精血?"夜华问道。

"三清浊气固然不会再三百年内化为人形若是有人心甘情愿作为这三清浊气的肉体倒也是个办法"帝君说道。

"帝君的意思是易冥?"夜华问道。

"可虞山方圆百里都被文昌帝君设下仙障,即使易冥同意那他又是如何逃出仙障吸食精血的呢?"帝君说道文昌帝君时看了一眼凤九。

这时屋内有些平静。

"这个我知道"凤九弱弱的说完后看到了这三人齐刷刷的看着自己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小九你知道什么?"白浅问道。

"不知天君说的易冥可是前任魔君?"凤九问道。

"正是"夜华回答道。

"帝君可否记得女娲曾与文昌帝君合力造过一个法器由女娲保管?"凤九又问道。

"钰"帝君回答道。

"当年女娲仙逝后那钰可有再次出现?"凤九又问道。

"并没有"帝君回答道。

"女娲仙逝之时认为补天既是用了魔族的魔石便想要还了魔族这个人情于是便把诛仙和成仙给了少绾重要的是在诛仙剑的下面挂着的一个看似普通的玉牌就是钰,女娲娘娘的原意本是要将这三件宝物交给少绾的然而后来三族大战阴差阳错的情况下这三件宝物便给了姬蘅"

"这有什么不妥吗?"白浅问道。

"都说魔后姬芮怀胎五年不产,魔君为此寻遍天下奇药均无果最后才将目标放在了滚滚的身上可是即便是滚滚的赤金血也是要有药引子的那么我想那个药引子便是钰,细想三百年前姬蘅如何仅凭一己之力就可以获得易冥一次又一次的维护,想必魔君定是爱子心切就是为了这个东西才会一次一次帮姬蘅的吧"凤九说道。

"不知女君如何确定这药引子便是钰"夜华问道。

凤九看向了帝君,帝君缓缓的回答道:"当日母神怀有双生子,墨渊出世但夜华君你却因胎中不足而无法化为肉身,为此女娲娘娘和文昌帝君才合力创造了钰为你保留仙气强行把你留在莲花之中,说白了这钰就是为固化仙体所用。自那次之后几十万年以来再无人见到过此物原来是在易冥手中"

"钰是女娲娘娘和文昌帝君合力所成所以只要拿了钰易冥便可以随意出入文昌帝君所设的仙障"凤九补充到。

"那帝君对此是何意?"夜华问道。

"天君不妨派人先探寻一下易冥的情况,此时易冥也许是被渺落所控制但仅仅三百年渺落诀不可能达到操纵易冥的程度"帝君说道。

"谢帝君提点,但是那么女君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呢?"夜华问道。

天君如此一问帝君也看了过来。

"啊......!"凤九一时不知道如何解释。

"是啊,小九你是怎么知道的呢?"白浅也问道。

"那个....那个....文昌帝君.....是他告诉我的"凤九有些心虚的说道。

"看来文昌帝君对女君果然有心"天君说道。

凤九还楞在那里没有来得及回话,可这在帝君眼里这种行为便是默认,帝君抬头看了一眼夜华又吃醋的说道:"不知天君还有什么事情要问的吗?"

"我和浅浅这次来还有一件事想同帝君和女君商量一下"夜华有些尴尬地说道。

"嗯?"帝君问道。

"历来天君继任便要立下下一任储君,而本君膝下只有一子一女,但阿离的性子随三叔实在无心储君之位,本君想着三月之后帝君迎娶女君那么滚滚也是太晨宫的小殿下这件事也要昭告四海八荒,而滚滚好学艺高又是帝君之子所以本君想帝君可否同意立滚滚为储君以绝后患"夜华说道。

"这件事本帝君本身并无异义但事关滚滚,几日之后便是灵宝天尊的法会到时本帝君需问过滚滚后再给天君答复可好?"帝君想了想说道。

"多谢帝君"夜华说道。

  "天君若立本帝君之子为储君并非不可,但问题是本帝君膝下也唯有滚滚一子,日后那本帝君的位子要传给谁?九儿你说呢?"帝君绕有兴趣的看着凤九问道。

"啊?!"凤九不知所云。

"咳咳.....小九还小以后有的是机会"白浅立刻明白了帝君话中的意思狠狠地推了一下还在迷糊中的凤九说道。

"啊?!哦.....以后有机会....."凤九也跟着白浅说道。

"九儿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帝君轻挑着眉眼说道。

白浅和夜华也忍不住翘了翘嘴。

这时凤九才反应过来三个人的意思立刻羞红了脸对着白浅说道:"姑姑!"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白浅立刻安慰道。

"不过天君要想立滚滚为储君可能有些难"凤九岔开话题说道。

"为何?"夜华问道。

"滚滚在青丘是我爹曾和爷爷说过想让滚滚承我爹的位子管理东荒"凤九说道:"所以这件事还要问一下我爹"

"要去问二哥?"白浅问道。

"是"凤九回答道。

"浅浅可有什么不妥吗?"夜华问道。

"那个....夜华我觉得小九还小....那个....我们还可以在等几年....."

"浅浅你就这么怕你二哥吗?"夜华问道。

"整个白家就除了阿爹和阿娘就没有一个敢同我二哥较劲的....光小九从小到大就不知道被我二哥打了多少回了"白浅说道。

"是啊,我爹的脾气最倔了"凤九也附和道。

"既然如此只要帝君同意那本君便亲自去同白弈上神说,想必白弈上神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夜华看着帝君说道。

"若滚滚同意那么天君请便"帝君说道。

凤九同白浅又谈了一会家常之后便离开了,之后灵宝天尊也派人来请帝君商议几日后的法会。

寝殿内

  凤九觉得陪着白浅和夜华说了一会话之后有些累,便吩咐仙娥把点心重新热一下便回了寝殿休息。过了一会之后仙娥把热好的点心重新端了进来放好,凤九迷迷糊糊的闻到了香味肚子便开始咕咕叫着索性也就起身准备吃点心。

"女君您睡醒了吗?"仙娥问道。

"嗯嗯,我最近是不是经常嗜睡?"凤九问道。

"是的"仙娥说到。

"那我最近是不是吃的比较多"凤九吃着点心又问道。

"是的"仙娥回答道。

这时凤九低头思索了半天,仙娥觉着凤九似乎有些忧伤便说:"女君近日日日勤于练习法术自然累些"

"嗯,下去吧"凤九说道。

"是"仙娥领命出去。

凤九睡在榻上手慢慢的抚上了自己的小腹静静地思索着【有些事情还是要尽快找折颜问清楚的比较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