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28)

96
傅青岩
2017.08.31 23:26* 字数 3224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27)变态辣子鸡和热带水果男



(28)云端之上

许尹正听后不明所以,还不知道自己女朋友被这四川变态辣子鸡给欺负惨了,拉着内心抓狂的我过去吃饭时,竟然笑呵呵地说:“你们喜欢吃鸡翅膀啊,那下次我做可乐鸡翅……”

胖芸喝了一口碗里的汤后,忍不住由衷赞叹,“啊,真香!只有我妈才煲的出这么好喝的鸡汤,”再看向许尹正时眼里冒着崇拜的小星星,“许尹正,你竟然连做饭这种事也会,还这么好吃,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暖男吗?”

许尹正谦虚地笑了,用勺子往我和胖芸碗里添着鸡块和香菇,“我妈做菜也好吃,跟她学的。”

胖芸心直口快,想到什么话一溜就出口了,“你妈让你一男的学这个,学会了长大后好讨好女孩子是吧?”

许尹正看了一眼坐他旁边的我,大大方方的承认说:“是啊!”

喝着热气腾腾的鲜香鸡汤,我的胃和心里头都被许尹正这一声“是啊”给温的暖暖的,胖芸此时却像浇了盆凉水似地问许尹正:“你给别的女孩子也煮过吗?”

忽然有些紧张许尹正接下来的回答,也许是自己不愿意听到的,我轻轻瞪了眼胖芸,她也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气氛在我们三人之间变得有些微妙,我和胖芸不喝汤了,都在等着许尹正的回答。

“嗯,煮过。”

许尹正的回答果然让我们失望了,只听他又接着说道:“以前我妈他们做生意很忙,我有时候要给自己和我妹妹煮饭,帮我妹妹梳头送她上学,这些我都做过……”

胖芸咬了口香菇,听她在嘴里小声咕哝了句,“那还差不多。”

我的心也轻松下来,许尹正开始讲他家里的事,听他说过,他家是做水果批发生意的,他爸爸经常去外地收购应季新鲜水果,妈妈从早到晚要守在水果摊位上忙碌,他妹妹比他小十多岁,许尹正从小就很懂事,除了照顾好妹妹外,还尽力帮助妈妈打理摊位上的生意,放假了随他爸爸出去收水果,许尹正还注册了个网店,让他们家水果在网上卖,他爸妈便经常给他寄一些过来。

想到那些红毛丹百香果,我说:“难怪你家经常会有些稀奇古怪的水果。”

许尹正笑着对我解释,“那些水果一点也不稀奇古怪,我从小吃它们长大的,很多品种的水果在南国是常见的,你以后也会习以为常的。”

听了许尹正说的一番话后,我突然想起以前书本上的一个典故: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敢情他是想将我这株北方(估计在理科生广西人许尹正的眼里,广东广西以北的地方都是北方)的枳移植到他的家乡,而且确定能培育成蜜橘的意思吗?

“你不是浙江的?”胖芸忽然问许尹正。

许尹正觉得很奇怪,“我没说过我是浙江人啊,我家是广西的。”

“那小鹿怎么会喜欢你,她拒绝薛向宇时就用的不想谈外地男朋友当借口的。”胖芸说完看着我,目光竟有些愤然,我知道她是在心疼薛向宇。

许尹正没料到胖芸会这样问他,他也把目光投向我求证,“小鹿,是真的吗?”

在他们俩的注视下,我低下头没说话,用汤匙轻轻搅着碗里的鸡汤,听见胖芸用指责的口气对我说:“你并不是因为薛向宇跟你不是一个地方的才拒绝他,而是你根本不喜欢他。小鹿,其实你是个极自私的人,表面上对谁都温和有礼,实则对所有人都冷漠疏离,即使在你微笑时,也从不会与人目光交接着,因为你从没让别人走进过你的心里,包括我和薛向宇!”

我张了张嘴想解释,却不知道对胖芸说些什么,其实她谴责我说的一点也没错,就像我从不愿意对别人倾诉内心冰冷晦暗的往事一样,而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偏偏会让许尹正走进我的心里,而不是别的男子。

三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我们面前的鸡汤袅绕着丝丝微弱的热气,许尹正突然用轻松的语气劝慰胖芸说:“你傻呀,小鹿要是真喜欢上薛向宇,你不得去厕所里哭晕啦!”

胖芸听后咬着唇不说话,这时许尹正很郑重地说:“胖芸,明天七夕你去找薛向宇告白。”

我和胖芸同时看向许尹正,然后就看到胖芸将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不行,绝对不行,薛向宇明天要找小鹿告白,我这样倒插一脚算什么事儿。”

许尹正忽然抓起我放桌上的手,挑衅地问胖芸,“你觉得薛向宇还有机会吗?”

胖芸对着我和许尹正握在一起的手翻白眼不说话,还未挣脱掉,只听许尹正又超自恋臭屁地对胖芸说:“因为我的出现,你和薛向宇才得以被拯救,还有我的小鹿,当然我也被她拯救了!”

胖芸才不认同许尹正的自恋呢,撇嘴道,“得了吧,你抢走了小鹿,薛向宇都被你害惨了,还拯救呢……”

许尹正狡猾地说:“所以你应该这个时候出手去拯救他呀,多好的时机呀!”说完后又纠正胖芸,“小鹿本来就是我的,她来H公司第一天我们就认识了,薛向宇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怎么能说我抢呢?”

许尹正握着我的手一直没有松开,他的表情变得深沉,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我和胖芸说着,“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人和人之间是需要缘分的,而且先来后到很重要。”

“唉,心好累!”胖芸又开始她的“芸式叹气”,“若论缘分和先来后到,我和薛向宇不是比小鹿渊缘更长吗?”

叹完气后,胖芸终于觉悟到,对我没喜欢上她的男神而指责我,是有些莫名其妙的,脸上的愁容突然就一扫而光了。

胖芸端起了面前的鸡汤,吆喝我和许尹正,“为了让你们第一个情人节过得安稳些,我决定了,明天去向薛向宇告白,来,干杯!”

瞧她这话说的多么的大公无私,像是为了我牺牲奉献一样,把鸡汤当喝酒,还干杯呢!看许尹正满脸的疑惑,我急中生智,忙端起自己的碗笑嘻嘻地掩饰说:“对,来干杯,干了这碗心灵的鸡汤!”

后来这锅心灵鸡汤被我们三个人干了个底朝天,收拾桌上的鸡骨头时,胖芸竟埋怨我吃多了,她向许尹正告密:“你今天夹什么菜给小鹿,她都统统听话地吃完了,你知道我以前让她吃东西她怎么说我的吗,她说只要坐我对面看看我壮观的体格,她就胃口全没了……”

我埋怨地瞪了眼我这位傻白甜的损友,碰到许尹正看向我的温柔目光,我们俩相视笑了,胖芸更来劲了,指着我佯装生气地说:“小鹿,这样可就太过份了,你说是我人格魅力不足,还是你重色轻友?”

“当然是她重色轻友了。”许尹正代表我毫不害臊地回答胖芸,又惹得她一阵哄笑。

我去厨房洗碗,胖芸跑到客厅里用许尹正的电脑玩游戏,本来她说要帮我一起洗的,许尹正别有用心的将她给支走了,其实胖芸也很想在他那台顶级配置又超大屏幕的电脑上,打她喜欢的英雄联盟玩来着,便欢喜地上网撸去了。

即使背对着看不见,我也感觉到了许尹正的靠近,从身后搂着我,轻咬着我耳朵呢喃说:“我的色小鹿。”

同样的情景,同样亲密无间的拥抱,同样熟悉的还有他的炽热气息,酥酥麻麻的电流从我身体里窜过时,我的手又不自禁地轻抖了一下,这次我握紧了手里的精致瓷碗,没让它掉下去变成碎片,我用胳膊肘将许尹正往后推了推,不满地说:“你才色呢。”

“嗯,我是很色。”许尹正轻声答应着,扳过我的脸开始吻我,吻了很久后不舍的放开说:“小鹿,这么久了,可有想念我?”

唉,又是这个我已在电话里,用“嗯”回答了他无数次的问题,今天中午他在食堂也问过我,当着胖芸我连个“嗯”也没给他,现在应该是来讨的吧。

许尹正将手插进我头发里,轻揽着我的脖子,我们额头轻靠在一起,脸上承受着从他鼻腔和嘴巴里喷薄而出的热烈气息,他还不时在我脸上唇上轻啄一下,急切的样子,似在不耐烦地等着我的回答。

“嗯,想。”我红着脸轻轻回答,一只手不安的捏着自己的衣角。

“真好,比以前多说一个字,有进步。”许尹正拉着我的手开心地夸奖。

离开许尹正家时,胖芸拒绝了许尹正送我们走,她义愤填膺地说:“你们俩是想让我这超大号电灯泡做到底,今晚一路照亮你们的罗曼之路吗?”

许尹正望我笑着不说话,我忙告诉他自己和胖芸可以回去,不用担心,他便答应了,不再坚持。

回去的路上,胖芸问我跟许尹正这枚暖男谈恋爱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抿嘴笑,抬起头看了看夜晚的天空,然后告诉她:“像是很好的天气,太阳照射着湛蓝天空的一朵云,而我就躺在这洁白柔软的云上。”

胖芸也跟着我抬头看天,今晚的夜空里连一颗星星也找不到,胖芸对我不满地叫道:“程小鹿,你就扯蛋吧,乌云来了还差不多。”

我在心里乐着,胖芸哪里知道许尹正第一次在办公室约我去看电影,坐我位置上望着我笑时的眼神,就像太阳温暖的光包裹着云朵一般。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29)女神驾到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