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26)

96
傅青岩
2017.08.30 07:15* 字数 3348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24)时间陪伴人心



(26)那叼毛谁呀

回到东莞上午十点,许尹正在上班,胖芸也在车间里,宿舍另外四位下了夜班的室友还没休息,进门后,她们各自冷漠地看了我一眼,便又开始各忙各的,我也懒得理会她们的“注目礼”,放下行李后,开始整理自己的床铺和桌面。

一个月没住在这宿舍了,我的床铺和桌上堆满了不属于我的东西,这就是胖芸说得经常帮我整理来着。

把桌上的辣条面包方便面等零食,和床铺上的粗劣浮夸的衣裳统统还给她们,清理干净桌上的果皮和瓜子壳儿,将床单和枕套扔进了宿舍共用的洗衣机里去洗,一切完毕神清气爽后,我开始坐在桌前,在笔记本上浏览分公司这边的内部招聘职位的信息。

在训练基地,我的导师给我的推荐职位是去分公司的人力资源部,负责招聘工作,另一个建议是我还是回H公司非正式员工时实习的文秘部门。

在我纠结该重新去哪个部门应聘时,胖芸冲回了宿舍,她知道我今天上午回来了,特地在午饭时间找我下去吃饭,说是一个月没见我了忒想我。

胖芸开心地拉着我在宿舍里叽叽呱呱讲个不停,惹得另外几个快睡着了的婆娘们相当不悦,在她们开口咒骂我们前,赶紧拉着胖芸逃出了宿舍。

关门时胖芸故意把门撞出很大声响,我轻声责怪她,“以后你也要上夜班白天睡觉的,人家不是一样可以报复你?”

胖芸娇憨的摸摸头又冲我吐吐舌头认错说:“知道啦,下次不这样啦。”

去食堂的路上,胖芸开始问我一些在训练营的趣事,可能我这人天生冷场,再有趣的事从我嘴巴里讲出来都变得干巴巴的没意思了,胖芸听了会儿就不想听了,跟我讲起她千年不变的主题——她的男神薛向宇。

没多久胖芸跟我透露,薛向宇打算在七夕节再向我表白,也就是明天,他还拉着胖芸帮忙策划,并让她对我暂时先保密。

胖芸说这话时,心里应该很不是滋味,此时她正愁苦着一张白白嫩嫩水蜜桃一样的脸蛋,无措的望着我,我觉得是时候告诉胖芸了。

“你程小鹿的男朋友?那叼毛谁呀?”

中午餐厅里人很多,打好饭后,我们在靠近门口没空调的区域,好不容易找到位置坐下,刚告诉胖芸我有男朋友了,她正衔了根酸辣粉进嘴里,挂在嘴边都忘了吸吮进去,既惊讶又生气,不过很快就全部转化为对我的担忧。

胖芸简直就像串鞭炮,对我一连串地发问:“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你们怎么认识的,就你上个月去拓展训练的时候吗?才多久,你了解他吗,可靠吗?”

不容我一一回答她,胖芸突然放下了筷子,坐直身子后,深吸了口气像是下定决心似地说:“小鹿,我决定放弃薛向宇了,你选他吧,薛向宇比较可靠。”

“我不答应。”

正在心里笑胖芸这傻妞真是大方得可以,连自己的男神都舍得让我,正要拒绝她一番用心良苦兼俱割爱之痛的美意时,一道冷冷的声音在我头顶上响起。

在心里哀叹运气背,怎么会选这么个破地方吃饭,还刚好被许尹正看到了,也不知道我和胖芸的对话他听到了多少,虽然我跟薛向宇之间什么事也没有,但我发现自己居然很紧张,都不敢回头去看他。

胖芸看不懂我恳求她的哀怨眼神,直接瞪着许尹正毫不客气地问道:“叼毛你谁呀?”

坐我旁边吃饭的人,刚好这时吃完了,端着餐盘走了(H公司的员工餐厅里餐具是不锈钢餐盘和钵钵,所有职等的员工都是自己排队打饭就餐,吃完后也要自己收拾走并端到洗涮间交给食堂员工统一回收清洗消毒)。

许尹正接着在我旁边坐下,他往上挽了挽衬衣袖子,冲胖芸气定神闲地说:“叼毛我是她男朋友,所以你不用将那什么宇让给小鹿!”说完后转过头,盯着正低头“专心”吃米饭的我一直看着。

不知是因为给我做红娘,刚好被许尹正逮着了心虚,还是一时消化不了我男朋友就坐在她对面的这个事实,胖芸嘴巴张得大到可以吞进一只青蛙,她睁着一双因惊吓过度的眼神,向我求证,而许尹正也在等着我说话呢。

“啊——对,男——男朋友,”我红着脸对胖芸点头,心虚地看了眼许尹正后介绍,“他是许尹正,”又向许尹正陪着笑脸小声说:“我朋友庞芸。”

许尹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盯着我看得心里发毛,我忙解释, “正跟胖芸说你呢,你就进来了,她还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所以才说把薛向宇让……”

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了,心里想着这男的气量可真够小的,却听见许尹正突然开心地笑了,当着胖芸的面,丝毫不顾忌地双手抓起我手,笑吟吟地问:“想我了吗,小鹿?”

还来不及感觉到肉麻,我看到对面的胖芸已经打了个受不了的哆嗦,我尴尬得赶紧要甩开许尹正的手,甩不掉时就双手并用,用拿筷子的手去掰他手指,敲他手背,终于我的手重获自由了,我推了一下许尹正,让他去排队打饭。

“小鹿,你去帮我打。”许尹正将饭卡递给我,坐那里悠闲地说。

“凭什么呀?你自己吃干嘛要我给你打。”当着胖芸的面我很不服气又矫情地说。

“凭我做饭给你吃过,凭你在我家洗碗时,还打碎了我的一个漂亮瓷碗……”许尹正慢悠悠的语气很欠揍。

果然是个小气量的男人,为打碎一个碗跟我斤斤计较,时间这么久了还记得,记性可真好,怪不得韩娜娜涂防晒霜的事也能记这么多年。

我郁闷地反驳说:“你就因为这个吩咐我给你打饭,人家又不是故意的,你不也说过不会怪我的吗,而且那次把碗打碎本来是你的错……”

蓦地想起打碎碗之后接下来在水槽边发生的事,我突然就停住嘴不说了。额,那个缠绵深沉热烈的吻,现在想起来仍让人觉得脸红心跳浑身发烫的吻……

“我的错吗?”许尹正疑惑地反问我。

哼,这叼毛还真会装蒜,明明已经看出了我的尴尬,我在心里学着胖芸的话骂许尹正。

许尹正摸了摸鼻子终于承认,“嗯,是,的确是我的错。”说完用他深邃的眼,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一边唇角翘起,露出他招牌式的戏谑微笑。

“你们这么熟,认识多久了,小鹿你还在这叼毛——不——许尹正家里吃过饭?”胖芸终于从我和许尹正的一争一吵中反应过来了。

突然意识到,接下来胖芸将会对我严加“盘问”,便心虚地笑着,“呵呵——就去过一次。”说完抽了许尹正手里的饭卡溜去排队打饭去了。

我回来时,胖芸正赶着收拾餐具走人,“再不走进车间就要迟到挨叼了(被教训)!”又对我撂下了话,“小鹿,你敢瞒着我,等着我下班回来叼死你!”

将盛了饭菜的餐盘放在许尹正面前时我一脸懊恼,许尹正却幸灾乐祸,露出一脸无良笑容说:“你室友很可爱!”

“她又不叼你,你当然觉得可爱。”我拿过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机,小声嘀咕着,然后发现自己今天变得好粗俗,已经一连说了好几个“叼”。

“小鹿,坐下陪我吃饭。”许尹正夹了块清蒸鲈鱼放我餐盘里,嘴里又自言自语地念着,“小鹿对我可真好,给我打这么多好吃的菜!”

我有些汗颜,因为给许尹正点菜时想着反正是他饭卡里的钱,谁让他刚才让我在胖芸面前出糗,就把贵一些的荤菜全点了个遍,直到打菜的大叔笑眯眯看着我,估计他很想说别看这姑娘长得这么瘦可真能吃啊,我才不好意思地端着盛满饭菜的餐盘走了。

许尹正自己不吃饭,一直贪婪地盯着我脸上看,我被他看得实在吃不下去一口饭菜时,许尹正突然开口说“快吃啊,你朋友那儿不用担心了,晚上下班后我陪你一起挨叼。”

见我好像很困惑,他笑着向我补充解释道:“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菜,让庞芸一块儿过来,我们一起被叼,这样你就不会有压力了。”

被许尹正这么一说,我反倒不好意思了,推辞道:“你那么忙,哪有时间煮饭,别这么麻烦,我们就在这饭堂吃也挺好的。”

“不麻烦,今晚有空,我不用加班。”声音温柔而坚定,不容我拒绝,隔着餐桌许尹正伸手握住我的手温情脉脉地说:“小鹿,你又瘦了,看着好心疼,在训练营一定很累吧,每天既要上文化课还有军事训练,体能消耗太大,应该补一补,来吧小鹿,食材我已经准备好了。”

犹豫了下,便点头答应了,开始羞涩地打量眼前的这个大口吃饭的男子,许尹正不时抬头看我一下,催我也快吃,他把头发剪得很短了,眼睛和往常一样有红血丝,古铜色的面庞有些许倦怠,却丝毫不影响他的英俊和精神奕奕。

在我看着许尹正的俊脸犯花痴时,他又挑了几块糖醋排骨放我盘子里,“小鹿,干嘛愣着不吃啊?”

“哦,好啊。”回过神后,我赶紧低头去啃排骨以掩饰自己刚才的窘态,暗想幸好许尹正刚刚没看见我小迷妹般的眼神。

吃完饭后,我催许尹正回去午休(H公司中午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员工可自备一张折叠床在办公室午休),但他却恋恋不舍,赖着不愿走。

外面气温很高,许尹正拉着我坐在有空调的餐厅里聊天,直到穿白色工作服的食堂阿姨开始清理桌面,打扫餐厅的卫生,我们才不好意思的离开了食堂。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27)变态辣子鸡和热带水果男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