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29)

96
傅青岩
2017.09.04 12:15* 字数 3660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28)云端之上


上一节提示:胖芸去许尹正家考验我的男朋友完毕,问我和许尹正这枚暖男谈恋爱是什么样感觉,我的回答是下面开篇第一句


(29)女神驾到

“我也想躺到那朵云上睡瞌瞌,软绵绵滴,肯定好安逸哟!”

早晨从宿舍楼下来后,我们在篮球场碰到了薛向宇,胖芸突然指着强烈阳光照耀下的一朵白云,拉着薛向宇的胳膊撒娇道。

薛向宇吓一跳,看看胖芸,又抬手挡着额头,瞅了瞅天空中洒下的白晃晃的刺眼阳光,然后重重点了下胖芸额头丢了句:“天这么热,脑壳儿烧坏了是啵?”

薛向宇说完转向我,笑着问:“你和胖芸昨天去哪里玩啦,都不可以带我一起吗?”

“我们去小鹿男朋友家吃饭了。”胖芸已经嘴快的代我向薛向宇宣布了我的恋情,其实我本不打算这样直接告诉他的,因为想着今晚胖芸向他告白后,也许我可以什么都不对他解释了。

薛向宇看向我,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脸上却在笑着,“不可能吧,小鹿,怎么我们各去培训了一个月回来,你就有男朋友了呢?胖芸一定是乱说的……”

“是真的,我没骗你。”胖芸打断薛向宇说。

薛向宇忽然靠得我很近,低头深深地看着我,眼里流露出痛苦和不可置信的神色,还掺杂着一丝愤怒。

迎着薛向宇复杂的目光,我向他点了点头,“胖芸没骗你,她也是昨天才知道的。”

“他是谁?”薛向宇问道。

一瞥眼,看到阳光下正向我们走来的许尹正,今天他头上戴着和我那只一样的棒球帽,我指了指许尹正走过来的方向告诉薛向宇,“你认识的人,他就在那里。”

薛向宇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看见许尹正后突然垂下了头,手握得紧紧的不说话,胖芸过来轻轻拉着他胳膊安慰他。

许尹正头上戴的帽子,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一直用淡淡的表情看着我,我向他跑过去时,背后传来胖芸的声音:“薛向宇,我喜欢你,从初中到现在已经七年啦!”

在许尹正的建议下,我去了分公司的人事部,自己确实也不想再呆在每天只做些跑腿打杂工作,或是工作完后便坐在电脑前闲聊的文秘部门了,后来我发现其实两者也没多大区别。

没想到,去人事部的第一天,我遇到了前来报到的傅雪。那晚在百草园互说心事后,第二天我们像往常一样又恢复了沉默,接下来的日子没再有任何交流。

离开的前一天傅雪告诉我她会回去参加他的婚礼,“我只想远远再看一眼。”傅雪沙哑的声音充满了伤痛。

我看着傅雪——像黑暗中开出的迷离花朵般的女子,怅惘的不知所措,不知道说什么去安慰她,因为语言太过苍白无力,似乎根本慰藉不了她内心创痛的。后来她比我早一天离开,没有告别,没留下联系方式,她更不知道我是在东莞的分公司工作,但今天却不期而遇。

我还在惊讶时,这个高冷的女子一边的嘴角抽搐着笑了下,当是跟我打招呼,我也默契地对她笑了笑。

“他给你调的百香果汁?”我们在培训室坐下后,傅雪指着我手中的精巧水杯问道。

“嗯。”握着杯子我轻轻回答傅雪。

盛果汁的水杯是许尹正今天早上带给我的,杯子小巧可爱,杯身是半透明粉色的大大圆圆的肚子,上面有个乳白色可手拎的瓶盖,我看着封闭的杯子中像牛奶一样的液体里,浮着一些黄黄黑黑的果肉和种籽,“倒胃口”三个字到嘴边硬是又吞了回去,从昨天被胖芸出卖后我觉得在许尹正面前这个词要慎用了。

许尹正却已觉察出我不想喝这倒胃口的玩意儿,连哄带骗地说:“你是北方人,来到我们南国,当然要遵从南方的饮食和生活习惯,吃南方的蔬菜水果,不然会水土不服,身体也要和你闹别扭的。”

我在心里腹议,他这是哪门子逻辑,来广东这么久什么时候水土不服过了,好像一直都好的很,而且我的家乡浙江可是正宗的江南,算不上是北方吧。

许尹正拧开瓶盖让我尝尝,在他霸道目光的逼视下,我带着狐疑和不情愿吮了一小口,味道好像还不错,甜腻的乳酸菌牛奶混合了百香果强烈的芳香酸甜味道,好喝又不腻。

傅雪说: “南宁有个百香果生产基地,大街小巷都有卖这个的,那里的人都喜欢吃,也可以将它做成果酱调成饮料喝。”

在百草园的夜晚,我向她提过许尹正是广西南宁人,作为许尹正的老乡,又在南宁上的大学,当然一看就知道这乳酸菌果汁出自某人的手了。

傅雪办入职手续走后,人事部主管将我领到办公室,各位同事站起来象征性地表示了下欢迎,然后互相自我介绍一番。

在自己位置上坐下后,我开始阅读与H公司人力资源部相关的要学习的东西,这已是我进入H公司的第三次培训了,刚刚主管已吩咐我的直接上司对我进行再培训,还是从企业文化、发展策略开始,后来又讲了些部门相关职责及工作流程。

在我对着电脑看着这些资料犯困时,胖芸的电话打来了,她居然没上班(上班进车间自己手机不能带进去,一般会锁在储物柜里),然后我发现自己这个朋友做的很差劲,差点都忘了她早上对薛向宇表白了,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没料到暗恋了薛向宇七年的胖芸,竟会当着密密匝匝上班人群向薛向宇告白,而且我和许尹正也会在场。

可能是对薛向宇有些歉疚,以及看到许尹正脸上莫测的表情,我被许尹正拉着走时甚至没有勇气回头看胖芸他们一眼,但内心却无比真诚地祝福着他们俩,我祈祷薛向宇一定要接受胖芸,毕竟一个女孩子在心底深藏七年的情感是多么的难得。

我压低声音接了电话,胖芸竟然翘班了,她在电话里郁闷地说:“薛向宇当我在开玩笑,压根就不相信,还夸我这朋友当的也太撇砣了(四川话仗义够意思),说我是看他他从你这里受了打击想安慰他,也用不着和他开玩笑,洗他脑壳(忽悠),然后人家就丢下我,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上班去啦……”

作为刚进部门的新进职员,我不敢太长时间的接听电话,听胖芸的声音除了有些郁闷和气恼薛向宇外,好像没太多伤感,我安慰了她几句,约好中午在食堂吃饭时再聊。

中午见到胖芸时,她已跟没事儿人一样了,心情还倍儿爽,早就忘了薛向宇这档子事。

胖芸兴奋地讲起我们宿舍又住进来一女的,叼的很,一来宿舍就快准狠手撕了以前连胖芸也不敢惹的那个婆娘。

我知道胖芸口中所说的婆娘是一进宿舍门靠左边的上铺那位,目前宿舍住了有六个人,她一人占了两个床位。

我和胖芸的床是靠近阳台左右对着的下铺,我们俩上铺本来都是空着的,接理说是胖芸的上铺应当由她自由支配的,但那婆娘硬是将与自己相邻的胖芸上铺分割了一多半领地,作为自己放置各种闲物的空间。

放假时白夜班聚在一起的她俩,经常会为这方寸之地在宿舍里争吵,但胖芸总是会落于下风,所以她的很多衣服,薛向宇送我我不要她欢喜地收起的布娃娃工艺品等物品,只好转移到了我的上铺上,幸好我的东西不多,上铺上只放了我一个箱子和平时常读的几摞书。

那婆娘矮矮胖胖还满脸横肉痤疮,脾气很大,骂人的话更是不堪入耳,且报复心极强。

胖芸讲我搬进来之前,跟她上同一个班次的女的,就因为中午吃饭时回宿舍拿样东西,吵到了下夜班后已入睡的那婆娘,那婆娘竟然在自己上白班后天天回宿舍弄出动静来吵那女的睡觉,当然也吵着胖芸了。

她们和那婆娘理论争吵,饶是胖芸再刁蛮精怪,骂人只会骂锤子瓜娃子的她,也招架不住这婆娘开口就问候你祖宗,和夹杂着人与动物生殖器官乱交的不堪入耳的粗鄙脏话。

我在想这么叼的婆娘今天竟然碰上了更叼的御姐,胖芸却直接眼里冒着小星星的将人家奉为了女神,跟我说:“今天真解气!小鹿你是没看到那女神姐姐是怎样痛撕那八婆的,只用了一个杀手般冷冷的眼神,那婆娘就……”

“原来你今天翘班,就是为了在宿舍里观战?”

胖芸没理会我的揶揄,比划了个拿手刀劈人的手势继续讲她女神的事儿:她的女神进宿舍时,下了夜班的婆娘们都还没有睡,翘班回来的胖芸躺床上在玩王者荣耀,女神放下自己的行李后瞧了瞧两个没人睡的床位,也就是我和胖芸的上铺,然后她指了指胖芸的上铺,问大家上面的东西是谁的请拿走。

胖芸赶紧放下手机,起来将上铺床尾的几个娃娃抱走了,还霸占着一多半床位的那婆娘却躺床上不为所动,指了指我的上铺床位,不耐烦地对女神说:“你去睡那个床,我的东西多没地方挪。”说完又继续追剧。

女神看了看我床上的书籍和胖芸的一堆布娃娃,胖芸为了维护我和她的最后一点领地,她向女神解释:“那个床对着空调,睡觉特别吵,而且空调还有点漏水,再说上面放东西的主人现在在上班,没法清理走……”

女神没待她讲完,再次命令那正追剧的婆娘将自己东西弄走,那婆娘躺床上一直盯着手机屏幕,眼都没抬一下去看看女神,嘴里薯片咬得嘎嘣脆,丢了句:“姐正忙着了,没时间给你挪,要不你等那女的下班回来后,给你挪出来你再收拾床位吧。”

话音刚落,坐下铺上的胖芸就看见女神将自己上铺床位上的东西,全划啦啦地拖了下地,宿舍里的人也都吓了一跳,那婆娘剧也不追了,薯片也不吃了,坐起来就冲女神居高临下地骂道:“你个狗✘✘日地……”

女神只是马尾一甩,撇向她一个杀手般冷凛冽的眼神,那婆娘竟立马闭嘴了,乖乖收拾走了床上自己剩余的东西。

胖芸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景仰之情油然而生,开始偷偷打量这位女神的容颜,哇塞好家伙,女神不只个性叼得可以,还颜值惊艳逆天,高挑的个子,黑色修身衣裤凸显得身材一级棒,这不正是她王者荣耀里的女英雄花木兰的形象吗?

“就是没我白,不过在我心中还是很完美的。”胖芸最后捏着她们四川女孩引以为傲的白暂皮肤的脸蛋向我总结了对这位女神的印象。

难道是傅雪?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30)三个小仙女的七夕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