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27)

字数 4455阅读 147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26)那叼毛谁啊



(27)变态辣子鸡和热带水果男

今天星期六,胖芸晚上又可以不用加班,她成功甩掉要跟过来找我的薛向宇,打算去我这个突然冒出的男朋友家一探究竟。

许尹正在公司正门口等我们,胖芸搔着脑袋跟他客套了一下,说我们俩已有一个月没见了所以不想去当电灯泡,其实她心里巴不得想去,名为考察我的男朋友合不合格,还有她对我这个修女般的女子突然就恋爱了的事实也始终不太相信。

刚刚在路上一直审问着我,要我坦白和许尹正的恋爱经过,我避重就轻简单的从刚来H公司第一天在木棉花树下遇到许尹正开始讲起,到后来毕业前许尹正向我表白俩人就确定了恋爱关系结束。

胖芸听得不过瘾,懵着一张脸问我,“没啦,?就这么简单你俩就耍起朋友啦?”

我点点头告诉她是啊,傻瓜才会跟她讲自己数次看到许尹正和韩娜娜在一起,特别是松山湖骑脚踏车那次吃醋嫉妒伤心的糗事呢。

许尹正再次诚恳的邀请胖芸后,胖芸立马就爽快地答应了。她盯着许尹正看了一会儿,拉着我说:“小鹿,他看着好面熟哦。”

我没回胖芸的话,在心里笑她这不废话吗,能不面熟吗,上次从松山湖回来你念叨着那个肌肉男好帅好酷,念叨了一个星期,那一个星期连薛向宇都被你冷落了不挂嘴上了。

许尹正想了想回答胖芸说:“我们应该在车间里见过,有几次看见你和薛向宇在一起。”

“你认识薛向宇?”胖芸显得很兴奋。

“认识啊,最近刚进研发部的员工,我是他考核导师。”许尹正说完又八卦一句,“他是你男神对吧?”

“小鹿,你好讨厌哟,连这个也告诉他……”胖芸被许尹正猜到她心里的秘密后,以为是我告诉许尹正的,拉着我的手腕摇晃,对我害羞地撒娇。

“哎哎,别欺负我的小鹿。”许尹正伸手过来将我的手腕从胖芸手中“解救”出来,“不是小鹿告诉我的,我猜的,中午在餐厅还听你说要把他让给小鹿,不是你男神是什么?”

本来还在为以前跟许尹正撒谎,说薛向宇是我男神而尴尬,却听见许尹正当着胖芸说他的小鹿,不由得脸红了,低着头任由他拉着我手腕。突然许尹正抬起我手腕问道,“手表呢,怎么没戴着?”

“听人家说那手表很贵的,我把它收起来了。”傅雪说过那款小鹿手表绝对是正品,她见过她有个富二代的同学戴过,不可能是淘宝上买的山寨货,原来老专家说要花三万多块才买的到是真的,许尹正说是定情信物,这也太贵重了吧。

回来后我将手表摘了下来,真皮表带的反面已浸润上我的汗液,变得有些脏了,我用肥皂水小心地擦拭干净又重新装进了包装盒里,现在它安静地躺在我的储物柜里。

许尹正却有些不满,霸道地说:“又不是古董还收起来了,手表就是戴手上的,你管它贵不贵。”

“天热戴着会流汗,不但难受,气味也有点难闻。”

“这样啊,买的时候只觉得皮的好看,没考虑过出汗,那等天凉快了你再戴吧。”

“喂,许尹正,你拉着我们小鹿在街上秀恩爱吗,说好的请吃饭的呢?”胖芸一定是看我们只顾着说话,等得不耐烦了,开始拉我的手催我们快走。

胖芸以为许尹正会在外面请客,没想是去他家许尹正亲自下厨煮,路上不停地问我许尹正煮菜好吃吗,上次做什么给我吃了。

我笑着回答胖芸:“还行,反正我吃得习惯。”

走在我和胖芸前头的许尹正听见后很是得意,回头妖孽地冲我眨眨眼,“我的小鹿不挑食,很好养啊!”

我在心里埋怨,许尹正干嘛当着胖芸的面也讲这么肉麻的话,胖芸却乐得哈哈大笑,并立刻逮着了机会取笑我,“小鹿,这家伙是拿你当鹿养呢,哈哈,你看不只我笑你是喝露水的小鹿了吧!哈哈……”

我的准男友这这时立马和我的好闺蜜统一了战线,一起损我来着,“胖芸讲的真对,你看她那瘦不拉叽的样儿,可不是常年喝露水养成的。”

在我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瞪着他们俩时,胖芸还在拿我打趣,她对许尹正说:“你可要小心喽,小鹿说她生气的时候,如果有一对鹿角一定会对准人家一头撞上去的,哈哈……”

许尹正开门让我们进去后,耿直的胖芸开始忿忿不平地抱怨,同样是为H公司卖命,可他们工程师住的公寓比普通员工宿舍舒适多了,不过很快胖芸的嫉妒就没了,因为她发现了更高级让她更兴奋的玩意儿。

房间里很凉快,空调是开着的,厨房里还有香味飘出来,胖芸鼻子灵敏,马上嗅出来是鸡汤的味道。

“有人在家?”我看着许尹正疑惑地问道。

许尹正笑着向我解释, “不是,没人在家,我最近安装了个智能家居,公司新研发的,我们负责体验。”

“哇塞,高级呀,我还只在电视广告上看到过,那你家有哪些东西是被智能控制了?”胖芸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的在客厅里晃悠着,瞧瞧这里,摸摸那里,“我知道空调是你提前在手机上打开的对吗,厨房的饭菜你也早就预备好了…… ”

许尹正拿出手机在上面摸索了下,隔着阳台的窗帘便徐徐打开了,他又在门厅口的一个壁式控制器上按了下,客厅里的灯亮起柔和的光线,桌上的电脑开始嗡嗡地启动了,他的发烧音响还传出了轻快的爵士乐。

“真好玩,太神奇了,小鹿你看像不像魔法,像哈利波特的魔法扫把一样……”胖芸将目光锁定在墙上突然闪过一点绿色光亮的白色插座上。

“其实这些不算什么,以后每个家庭都会普及到,就像现在我们人手一部智能手机一样。”许尹正谦虚地说。

他从冰箱里拿出冰淇淋放餐桌上让我和胖芸吃,还有一瓶果酱,“这个淋冰淇淋上,口味会更好。”说完掀开瓶盖让我们用勺子舀得尝尝。

胖芸探过头去看了眼玻璃瓶中的黄色果肉包裹着一颗颗黑色种子的果酱,立刻嫌恶地摇头,“不要不要,这个东西难吃的要命,有一次小鹿给我尝过……”

胖芸眼喂了口冰淇淋在嘴里,眼珠子一转恍然大悟,指着许尹正说:“喔喔,我明白了,你就是那个热带水果男。”

“热带水果男,我还有这么个绰号,小鹿,是你起的?”许尹正不顾我反对,直接往我冰淇淋上舀了一勺百香果果酱,“加了蜂蜜和冰糖的,没那么酸的。”

他又弄了些在胖芸的冰淇淋盒子里,胖芸带着底下的冰淇淋尝了一口,连呼好吃,让我也尝尝。

热带水果男这个绰号的确是我给许尹正取的,那次我把那些水果还许尹正后,胖芸突然又想起来要拿些去给薛向宇,理由是我们俩都不喜欢吃,说不定薛向宇会稀罕这些没见过的新鲜玩意儿。

我告诉胖芸已将水果还人家了,她一直追着我问还给谁了,是不是谁想追我来着,因为许尹正跟韩娜娜的那些破事儿,我心里赌气,回答了句:“就是一热带水果男,长得德行跟那些水果一样倒人胃口。”

可能是因为吃人嘴软吧,胖芸这傻白甜的妞儿,不知不觉竟把我给出卖了, 她盯着许尹正看了会儿说:“你长得这么帅,哪有倒人胃口呀,小鹿以前的眼神是怎么看的……”

许尹正听了胖芸的恭维后,脸上又露出了他招牌式戏谑的笑,看着我不紧不慢说:“应该是她以前吃了比较倒胃口的东西,比如说醋……”

许尹正特意将“醋”字发音咬的很重,接着又叹了口气幽幽地问胖芸,其实是说给我听的,“有些醋吃得莫名其妙稀里糊涂,你说能不反胃吗?”

胖芸听后很配合地拍着桌子大笑道: “哈哈,小鹿,我一直以为你不恋红尘呢,没想到能听到你这么有趣的事儿……”

求此时我被这俩人一唱一搭嘲笑的的心理阴影面积是多少,我希望有一种能将这俩个胡说八道的家伙石化的魔法,或是我吃了这百香果口味的冰淇淋可以遁地术也行。

许尹正去厨房张罗去了,胖芸总算是良心回归了,悄悄地问我之前为许尹正吃谁的醋,全然忘了刚才自己是同许尹正一道“欺负”我来着,放狠话道:“他要是有备胎或是敢拿你当备胎,我绝不答应,削死他。”说完用手里拿的挑冰淇淋木勺做了个削人的手势。

我扳下胖芸的手,问她还记不记得六一儿童节在松山湖骑车碰到的那对俊男靓女。

胖芸回想了下,把木勺往冰淇淋盒里一戳,惊叫道:“唉呀妈呀,我想起来了就是他呀,我说怎么会这么眼熟呢。”

胖芸似乎觉得很不可思议,将我浑身上下扫描了一遍笑得特贼地说:“小鹿,这么帅的男神怎么就被你收了呢?”想想又觉得不对,“啊,我知道啦,你是吃他旁边的那女的的醋……”

唉,胖芸总算忽略掉了许尹正的帅,想起当时他旁边还有个女的,嗅到了我是因为韩娜娜才吃醋的。

我点点头表示承认,不过很快又向胖芸解释,“他们是朋友,不是情侣关系,我们都猜错了。”

“真的?”胖芸怀疑地问道。

“真的,我给你看这个。”瞄了一下在厨房忙碌的许尹正,我拉着胖芸去看许尹正电脑桌上放的手机,摁亮屏幕,如我期待的壁纸,还是那张我站在西湖曲桥上请别人帮忙拍的照片,胖芸看后忍不住笑许尹正这么大的人了还像小伙一样傻冒。

我知道胖芸手机里的锁屏壁纸,一直都是那张两年前她在学校所拍的照片,那时胖芸还不叫胖芸,跟我一样清瘦,之所以很宝贝这张照片并一直用作壁纸,是因为照片是薛向宇帮她拍的,据说是去看薛向宇系里的篮球赛,她去给他加油助威。

如果不是心底这份深深笃定的喜欢,以她喜欢将花花绿绿的主题换来换去的性格,却始终沿用着这张像素不好,画质已不太清晰的照片作为壁纸,用她的话说不好意思直接将薛向宇的照片贴她的手机壁纸上,但打开手机看见这张照片,就会想起站在对面拿着手机帮她拍照的薛向宇。

“小鹿,许尹正这叼毛还可以哟。”这是胖芸最后对许尹正的评价。

手机屏幕暗下去后胖芸将它又摁亮了,开始对照片上的我品头论足,从我身上皱巴巴的裙子,到脚下老土的帆布鞋,以及背光下阴暗的脸庞,唯一可取之处是身后的西湖荷池,然后她强烈建议我用许尹正手机重新拍一张人比花娇的美照换上去,我觉得没必要想拒绝来着,胖芸忽然很神秘地问我:“你对他手机里的东西没兴趣吗?”

脑海里瞬间闪过许尹正微信朋友圈里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动态推送,因为我有些好奇他的好友是如何评论这条推送的,但终究觉得没经过主人允许就翻看他手机似乎不太道德,然后我们发现也没有触犯道德底线的机会,胖芸用手指划了下屏幕发现许尹正将手机设置了密码的。

这时听到许尹正叫我们过去吃饭,我们赶紧心虚地将手机放到桌上,放下时胖芸碰翻了桌上的一只帽子,我早就注意到那是上次我从许尹正床头柜翻出来的藏青色棒球帽,不知许尹正什么时候从卧室拿了出来,可能最近戴过吧。

胖芸拿着帽子颠过来倒过去瞧了会儿后终于问道:“这不是跟你找我死乞白赖要回去的棒球帽一样的吗,情侣款?”

我将帽子从胖芸手中一把拽了过来,小声不服气地说,“什么叫死乞白赖的,那不本来就是我的吗,还好意思讲,宰我五顿疯狂烤翅——”

“哎哎,我可是问过你好几次你都说不要了的,我看你是忘了,自己喝多了酒就把它扔垃圾桶里了……”

许尹正听见我和胖芸的吵闹声后走了过来,高大的身躯上还挂着他的方格纹围裙,“讲什么呢,这么热闹。”

我正捂住了胖芸的嘴巴,让她别嚷嚷我会喝酒的事,胖芸掰下我的手还满不在乎地说:“干嘛呀,薛向宇不也知道嘛……”

“许尹正滴酒不沾,怎能让他知道我一女的还酗酒……”我附在胖芸耳朵小声地求她。

“那可以呀。”胖芸眼里闪过狡黠的光,然后提出了个让我疯狂的建议,“疯狂烤翅十次,你请客,还要陪我吃变态辣鸡翅!”

胖芸抛下我往餐桌那里跑去时,可得意啦,学着周星驰唱道:“鸡——翅膀,我——喜欢吃,可你老娘说你——快——升天……”

许尹正听后不明所以,还不知道自己女朋友被这四川变态辣子鸡给欺负惨了,拉着内心抓狂的我过去吃饭时,竟然笑呵呵地说:“你们喜欢吃鸡翅膀啊,那下次我做可乐鸡翅……”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28)云端之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