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55)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54)可不可以一生只爱一个人



(55)胖芸结婚了

林文军的葬礼后,林木森来找我,同行的还有一位律师。

律师作了自我介绍,和我握手,正狐疑着,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我面前,“我是林文军先生的律师,根据他生前的遗嘱,他所有的遗产由您和林木森共同继承,二分之一赠予您——”

我很诧异,律师继续宣读遗嘱,碰上林木森微笑地向我点头的目光,“我叔叔很早就立下了,在我还未认识你之前,他想偿还对你母亲和你的亏欠,也希望我以后好好照顾你——”

“哼,照顾我?”我冷笑打断,“林先生,这也是遗嘱内容的一部分?”

“不是的,小鹿你听我说,”林木森欲向我解释,“我叔叔立的遗嘱和照顾你这两者没关系,即使我叔叔没嘱托我,我也愿意——”

我断然拒绝道:“谢谢,我想不需要这样,我和你叔叔没有任何关系,他的遗产都是你的,也用不着他安排你来照顾我!”

我没有在遗嘱上签字,林木森走之前清俊的面孔看着我,郑重地说:“小鹿,我知道很难,但我不会放弃的!”

洪亮仍去西湖看他的女神,傅雪画室生意很冷清,洪亮每次离开都会买走很多,傅雪不愿意,洪亮满不在乎地说:“雪儿,都是朋友托我带的,他们看了你送我的那幅荷塘青蛙图,都说你画得好极了,我们是老朋友了,买画你肯定算我优惠价了,我和我朋友们都赚了……”

想想那幅恶作剧般捉弄的画,傅雪拗不过洪亮,便随他去。

傅雪偶尔会去美院听课,为维持收入,她带了些学生,也给来西湖玩的游客画肖像画,但画室仍经营惨淡,有一次我去她那里,刚好碰上洪亮,突然提议,“雪儿,要不你画些大胆的艺术画,比如你以前给老许的那幅……小鹿的裸体艺术画……”

说到后面,洪亮的声音越说越小,瞅了我一眼,见我没什么反应,便不再顾忌,“咳,我是偶然在老许电脑里看到的,有一次那叼毛夜里加班不小心点开被我看到了,如梦似幻,真美啊,雪儿,这可是出自你的手,上帝的杰作!”洪亮的小豆子眼睛迷烁地望着傅雪,那德行就差匍匐亲吻他上帝的脚了。

傅雪审视我,我波澜不惊,无所谓告诉她和洪亮,“那叼毛不准我带走,说留着意淫的。”

傅雪的画室附近有一家甜品店,每次去西湖,我与她都会去光顾,与她点一样的曼特宁和提拉米苏,有时打包回她画室,有时我们就坐在甜品店靠窗的位置,湖畔杨柳依依,断桥上游人如织,湖光山色,佳期如梦。

爱情圣地的西湖从不乏甜蜜依偎十指紧扣的情侣,我和傅雪是未被带走的留在爱情的困顿中打转的沦陷者,只能借回忆品尝从爱情里提炼而出的苦涩。

很多时候,看傅雪静默作画,和她以前的风格一样,精致细腻的笔触,工笔画里的花朵都处于一种孑立伶仃的状态,更有甚者,已经离开枝干,静静地躺在大地的一隅。灰蒙蒙的色调,神秘的光影,画面流露出的是难以抑遏的孤独与伤感。

我常想起第一次看傅雪画画时说“世间好物不牢固,彩云易散琉璃碎”,爱情如花期一样,何来永恒,美丽的花会愁谢,越甜蜜的爱恋越容易破碎。躲在阴暗角落里的我是程岩傅深沉孤单的爱滋养出来的脆弱苔藓,无法平衡来自外界更多的爱,亦不会自处。

幸运的是胖芸,原本和薛向宇计划与泰国生产基地合同三年期满后结婚,因为她怀孕了,他们将婚礼提前了。

我和傅雪去四川参加他们的婚礼,正值八月,胖芸家乡的秋天绚丽多彩,瓜果硕累,胖芸的妈妈拿他们这里的特产蒲江柑子和红心猕猴桃招待我们。

婚礼前夜,我们在胖芸家楼房顶喝她妈妈自酿的提子酒,温柔的月光洒在楼顶上,乡村的夜间幽美而宁静,不远处的河水在月辉下,奏着潺潺欢乐的夜曲。

胖芸只喝了一点点酒,她张开双臂在楼顶上快乐地转圈圈,“明天我要嫁给你啦,明天我要嫁给你啦……”

爱情是一条河,我们都曾在河的此岸向彼岸眺望,或在岸上踟蹰徘徊,或已撩起裙裾赤足踏行,置身河中亦不知谁会先有结果,不知道自己会在河中跋涉多远的路程,甚至连路途会遇见什么样的人亦不可确定, 有人中途放弃退缩上岸,有人被河水淹没。

胖芸暗恋七年的守候终于等来薛向宇回首,并最快修成正果,胖芸曾以为是最无望的,如今已和薛向宇跋涉到对岸,而她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小仙女。

胖芸乐了一阵后停下来,也许是因为本是来祝福她和薛向宇我和傅雪各带着张愁闷的脸,她突然向我和傅雪道歉,“对不起,在你俩最难过的时候我没陪在你们身边,现在我一个人却先结婚了——”

“说什么傻话呢?都要当妈妈了!”傅雪慵懒地喝酒,挤出笑脸打断胖芸的自艾。

“胖芸,过来让我摸摸你肚子里的小宝宝!”胖芸已经怀孕三个月,她比以前又长胖一些,我将脸贴上她本就鼓鼓的肚皮,这里面有一个鲜活崭新的生命,不久他就会来到这个世界,会哭会笑,会长大,会叫爸爸妈妈。

本应该高兴,我却忍不住哭了。

从许尹正公寓收拾东西后离开广东回金华,飞机起飞不久我开始肚子疼痛,去卫生间发现自己的底裤上见红,以为是推迟的例假,后来感觉越来越疼痛,痛得牙齿打颤,额上冒出细密冷汗,空姐找来机上的医生乘客为我救治,医生却告诉我,我已经流产,在飞机的万米高空之上,我失去了我和许尹正的孩子。

是比心底的疼痛更甚一千倍的痛,窗外扑面而来的云层从我旁边又飞速掠过,那一刻,我以为自己会死掉。

下了飞机,我直奔沈芳芳的墓地,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仿佛是在我生命中打下了烙印一般,因为沈芳芳在我生命里的缺席,我失去太多,我不懂得爱别人,亦不配被人所爱,爱人、孩子都会离我而去,就像沈芳芳当年那样轻易地丢下了我……

那晚胖芸告诉我和傅雪,她在曼谷听过一个寓言,我们需要爱情就像我们有影子一样,但恋人不是影子,他(她)们只是一盏灯,夜晚有了这盏灯,我们被他(她)们照亮着,影子跟随我们就不会孤单,如果灯熄灭了,还有月光,月光才是真正守护你的爱人,所以不要对一盏已经熄灭的灯恋恋不忘。

胖芸穿上婚纱美极了,像团软软的洁白云朵缓缓飘向紧张等待的薛向宇,交换戒指时,我看到新郎的眼泪,薛向宇亲吻胖芸的额头后,动情地说:“我的小仙女,谢谢你,谢谢你一直做我身后的那盏灯,当我回首时,你一直都在,谢谢你像我的影子一样陪伴我这么久!我爱你,爱你照亮我的生命,以后我如爱自己的影子一样爱你!”

胖芸很羞涩,但也开心极了,也向她的新郎大声告白,“薛向宇,我也爱你,以后我们和我们的影子都不会分开,我们会永远永远在一起……”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上一节(55)可不可以一生只爱一个人

下一节(56)降香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41)爱情面包 (42)泰国之旅 泰国那边,胖芸的父皇母后由起初对薛...
    傅青岩阅读 217评论 22 31
  •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36)你是我的木棉树 (37)你共我挽手说梦话 胖芸从老家回来后,我...
    傅青岩阅读 329评论 23 31
  •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28)云端之上 上一节提示:胖芸去许尹正家考验我的男朋友完毕,问我和...
    傅青岩阅读 201评论 22 32
  •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26)那叼毛谁啊 (27)变态辣子鸡和热带水果男 今天星期六,胖芸晚...
    傅青岩阅读 173评论 22 31
  • 回学校以后还是继续开始三点一线的生活,教室,食堂,宿舍。每天也就这样,看似简单平静的生活却汹涌着不一样的情绪,...
    洛之亦阅读 83评论 6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