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54)

96
傅青岩
2017.11.29 12:51* 字数 2249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53)未亡故人



(54)可不可以一生只爱一个人

姑姑知道林木森和林文军叔侄关系后,姑父被她大骂一顿。感冒好了以后我去上班,姑父搓着手给我道歉,“小鹿,真不好意思,给你介绍林木森是别人主动找我说的,而且我还真不知道林文军和你妈妈的事……”

我默然道:“好了,姑父也别怪自己,我都知道了,林文军只是希望让我把我妈以前的小红木箱还他,和他侄子相亲应该不是真的。”

姑父听后却更生气,大力拍桌子,连杯子都跟着跳了起来,“混蛋,那他之前还说要追求你,是耍流氓吗?”

“姑父,您说对了,人生不耍几回流氓,怎能遇上真爱?”我用姑父的之前调侃我的原话怼他。

“咳咳……”姑父喝嘴里的水呛到了,“不错不错,小鹿居然怼我,去外面工作几年学会了嘴巴不饶人,怪不得还敢开车撞人……”

林木森被我撞得并无大碍,不过是手肘擦伤了一点,不明白其中原因的程小黎在我病榻前埋怨了很久,特别是知道她的男神还穿着身湿衣服在我窗前站了一宿,咂着嘴,别提多心疼了。

因为和江南芳有业务上的往来,林木森来公司,姑父和我对他还算客气,他仍坚持让我在林文军清醒时去见他一面。

临走前,林木森将一封信交我手上,看着黯然说:“小鹿,我从不想去伤害你,你妈妈死后,我叔叔虽然活着,但他没有一天是快乐的,随着我日渐沉稳,他被查出身患绝症,当时就放弃了可以治愈的疗法,他把它当成是去你母亲的世界的解脱之路,他一生未婚,一直在悔恨和自责中度过,你可知他的命是用我爸爸的命换来的,不然他怎么可能让你妈妈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走,……”

林木森走后,我拆开信封,是和沈芳芳小红木箱上一样的俊秀字迹,我怀着复杂的心情读完整封信。

“小鹿,你是阿芳的女儿,第一次在她墓地见到你,我浑身如遭雷击,以为又见到了阿芳,我知道自己这辈子根本不配再提她的名字,但我又没有一天忘记过她,我无时无刻不是在对她的回忆和悔恨中度过的。

你妈年轻时长得极美,她来我们这里她的舅舅家,我对她一见倾心,偏偏我只是个穷木匠,虽然我有出色的手艺,但那时跟你妈妈的家境相比差太多,我拼命努力工作,为的是多挣点钱让你外公同意我娶你的妈妈。那一年,我主动向家具厂老板请示,去老挝等东南亚国家采购红木,没想到遭遇横祸,我被当地人一扣押就是五年,我逃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阿芳,那时她已经嫁给了你爸爸,还有了你,她哭得伤心极了,她以为我已经死了,确实那时连我父母兄弟都以为我没了,一同去采购的同事亲眼看到我被当地土著绑在一棵缅花木料上沉入水底。

因为我的不甘心,纠缠着你妈妈,破坏了她和你爸爸的家庭,因为我的执念,那两年夹在我和你爸爸中间,阿芳痛苦极了,但她不想你爸爸被人耻笑被老婆背弃的名声,才做出与我一起殉情的决定。

那时太年轻,将爱情看作人生的全部,没有考虑过生而为人所应承担的责任,以为殉了情就可以抵过所有的爱恨离愁,冻结住像风云样善变的爱之时光。

阿芳死了,我却不幸地苟活于世,是我哥哥拿他自己的命换的,我愧对他和木森,多年来却一直恨着你爸爸,直到有天在阿芳墓地遇见了你,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不仅害死的是阿芳和自己的哥哥,你甚至比木森更可怜,我永远向你忏悔……”

程岩傅读完信,老泪纵横,将信笺还我手上,目光漠漠望向远处,像是对遥远的沈芳芳在说话,“还他吧,让你妈妈和她爱的人在一起……”

林木森将小红木箱上被我砸坏的铜环锁扣重新换上新的,坚硬木质上留下的钝物痕迹也巧妙地修缮完妥,我将沈芳芳的遗物——那条酒红色丝巾也折叠好放入了小红木箱,里面还有些洁白清香的茉莉花和林木森特意去乡间捕捉的萤火虫。

带着小红木箱还给弥留之际清醒过来的林文军时,这个我仅见过三次面,将要气息奄奄的男子对我流下了感激愧疚的泪,他用一双孱弱的老手将小红木箱紧紧地抱在怀着,那里面有着他和沈芳芳相识相爱时的所有美好回忆。

林文军,这个害死沈芳芳让我生命里留下了巨大空缺的男子,我突然恨不起来了,他是真的一生只爱了沈芳芳一个人。

那天我强忍着泪离开医院,回去路上接到林木森的电话,他告诉我林文军已溘然长逝,“他走得很安详,谢谢你,小鹿!”

我没有说话,挂断林木森的电话,索性将车停到路边,黄家驹《喜欢你》一遍遍循环,在封闭的车厢空间内,我伴着歌声肆无忌惮地哭泣流泪。

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道

抹去雨水双眼无故的仰望

望向孤单的晚灯

是那伤感的记忆

……

再次泛起心中无数的思念

以往片刻欢笑仍挂在脸上

愿你此刻可会知

是我衷心地说声

喜欢你

……

那年在广东,去深圳小梅沙的地铁上,我随手翻看木心诗集《云雀叫了一整天》,其中有一首《从前慢》,我只记住了其中的几句——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也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恰在这时,许尹正合上我手里的书本,对我说:“小鹿啊,生活不只书本里的诗意和从前,还有远方和我们的爱情。”

然后许尹正将耳麦塞进了我耳朵内,放的正是这首《喜欢你》,不同于beyond乐队别的歌曲激情昂扬,这首歌听着细腻柔情,当时不经意,也没那么走心。

后来又有几次,许尹正在KTV里给我唱的这首歌,与洪亮他们拼酒玩闹,饮酒后的我微醺惬意,回去的路上与许尹正一路挽手说梦话的南国冬日温暖夜晚。

和许尹正分手后,手机上的歌单一直循环的是这首歌,车载音响上也是,我也知道了这是黄家驹送给已分手的女朋友的歌。

许尹正,这个给我温暖爱情的男子,教会了曾经只停留在书本和从前的封闭的我爱和远方,已经不在我的生命里了。

可是阿正啊,在如今什么都变得很快的时代,小鹿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一生只爱一个人,但一直都觉得《喜欢你》是最好听的情歌!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上一节(53)未亡故人

下一节(54)胖芸结婚了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