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月落乌啼1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七夕接龙活动


组内成员:喃以之语水精灵淑蕾见闻不是百晓生


第一章    初遇

雪,一直下。

几只乌鸦在树梢上,不停地叫嚷。

她倚着树坐在地上,手里握着一封信来自苍茫,面前是血的汪洋。

她叫落月,妖族狐帝幼女,正值青春年华。

三个月前,她与狐帝一同参加神族大典,认识了一个俊俏的男子,他叫朔夜,长发飘飘,白衣加身,仙风道骨。

那是一次比武切磋。落月贪玩,偷偷扮了男装,就代表妖族参赛,没想到竟然一路到了决赛,站在她对面的正是朔夜。

“请指教。”落月见他风采出众,也是决赛的对手,特意做出谦逊的姿态。

此时,朔夜怀里抱着一柄剑,可似乎他所有的对手未见他拔剑都已经纷纷败下阵去。

落月自是知道他的厉害,因而打量许久,也没有发动攻击。

一向沉稳的朔夜,倒是先动了手。一个箭步飞身,接着旋转侧向绕到落月的身后,左手锁住她的喉。

“开始了吗?”

“已经结束了。”

人群开始躁动,神族子弟叫嚷尤甚。

“对……对不起。”朔夜的左手锁住她的喉时,右手执剑已揽落月身,自是发觉她的女儿身。

落月迅速挣脱,红着脸跑开,束发的头绳却依恋着朔夜的身,不肯离开。于是,长发散开,触在他的手臂,突然,心动了起来。

朔夜自小就是佼佼者,他被看作神族千年来最杰出的人才。他无父无母,也没有任何玩伴,从小到大,他熟悉的只有心法和剑法。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接近一个女孩,肢体碰触的刹那,心突然就安静不下来。

大概,这就是爱吧。他听过这个字,听人说起过那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大典还没结束,落月就一个人跑到一处十分幽静的地方。亭台水榭,曲径通幽,唯独让她感到不足的是,这里没有鸟叫虫鸣,比不上他们妖族自然音乐的美妙动听。

她不由自主哼唱起来,一是想为这景色添些彩,二是庆祝自己比武拿了第二,嗯,不为其他的什么,就是没有什么,她告诉自己。

落月一个人在这神族溜达,搁往常一定是随处是站岗的卫兵,无法这般自由的。但毕竟今天是神族大典,为了防止魔域入侵,所有能战斗的都被唤去边防守护了。

她就这么四处闲逛着,走着走着,突然听到有两个声音在对话。

“我可能喜欢上了一个女孩。”

“那一定是个很有意思的姑娘。”

“这真是值得庆祝的一天啊。来,喝酒。”

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听到酒杯碰撞的声音。她抬头望向窗口,多么希望探出他的头,告诉她,他爱着她。

听到这样似情窦初开的话,她的脸不自觉红了起来,此时,她心心念念都是那个长发白衣男子。或许当时她应该赖上他,或者打他一顿骂他一顿,让他记住自己。

“唉,你说我当时为什么就跑开了呢?我从小到大怕过谁?”落月撅着嘴自言自语道,她十分不满意自己之前的发挥。

她刚才经过的那栋房的二楼,朔夜正坐在窗边独饮,他没有发现窗下这位女孩,只是一个人对着酒杯笑嘻嘻的。

次日,神族君主恰巧派遣朔夜作为代表,护送妖族一众至妖界。当他见到落月时,确实隐隐觉得她美丽动人,可爱无限。为了完成护送任务,他尽可能避免与她的相见,这样他的注意力才能集中在护送任务上。要知道,从神族到妖族中间可是有三天的路程,万一出了差错,让魔族有机可乘,魔族将很有可能先灭妖族,再破神族,后果不堪设想。

落月本以为他的到来是为了与自己多相处,这护送任务是他努力争取来的。可是,摆在眼前的状况是从护送到现在,他理都没有理会她。想必,这只是她自作多情,自以为是罢了。

护送的第二天夜晚,他们即将达到困仙湾,一片传说能把神仙都困住的河湾。在这里,无论神魔,都会暂时丧失法力,如同普通人一般,意味着他们只能靠人力穿越这片区域。

当然,困仙湾也是魔族能找到的最好的偷袭地方。方圆几百里的湖面,他们只有坐船才能通过,而刺客们只需弄翻船,就基本实现了目的。

当妖族一行人到达困仙湾时,只觉得周围鸦雀无声,与他们来时不太一样。稍有迟疑的狐帝怕发生什么事情,要求大家先原地休整,第二天天亮再考虑过河。

是夜,风高气爽。朔夜站在高处不停眺望,不敢休息。月光洒在他头发上,发出银色的光芒。

落月躲在自己的帐篷里,拉开门,探着头,仰望着眼前这个认真的男人。

突然一支冷箭从她的眼前穿过,直击高处的朔夜,那个在夜晚散发着光芒的男人。

是魔族,魔族来偷袭了!

“小心!”落月想动用法力控制那箭,却忘记这周围所有人的法力都是被极大程度削减的。

嘣。那箭没有射中朔夜,而是射在他站着的那棵树的枝桠上。倒不是因为射箭人箭术不精,而是在箭贴近他时,他用怀里一直抱着的那把剑挡开了它。

目睹这一切的落月还没来得及为朔夜庆幸,就又看见千百支箭,如雨水般射向他。没有法力的普通人,要如何来抵挡这突如其来的箭雨呢?

朔夜这一次并没有用剑高接低挡,而是一跃而下,站在整个区域的中央,等待着妖族众人的苏醒,好一同抗敌。

可是还没等所有人聚集,魔族的下一波攻势就已经发起,这一次是火箭,所有箭的箭头都被绑上了类似松油的东西,燃烧着火焰,奔向他们。

有的帐篷开始着火,慌乱声开始响起。

“去空地,去空地。”一个声音在火箭形成的箭雨中呐喊。

或许有人被火烧到,一声声惨叫,一阵阵啼哭。

落月靠近朔夜,才发现不知何时,他的身上中了一箭。他见她过来,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身侧,继续用剑将箭击落。

火箭终于结束,眼前已是半个火海,狐帝叹息着召集还能战斗的士卒,竟不足十人。

“看来,是注定我要命丧于此。”狐帝不住叹息,望着眼前被烧伤烧死的妖民,内心不禁忏悔,或许自己不该趟入神魔之争这滩浑水。羸弱的妖族,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对手。

“冲啊!”四周响起了魔族的号角声。


目录在此

下一章在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