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  月落乌啼2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者:水精灵淑蕾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七夕接龙活动

组内成员:喃以之语水精灵淑蕾、 见闻不是百晓生

第一章初遇

第二章神秘人

呼啸着的大火,光芒划破黑暗。火箭从每个黑暗的角落里放射出来。到处都是浓烟和纷乱。神族和妖族死伤甚多,到处都是呻吟声。

没有什么比偷袭来的更可怕了,这种没有预料的进攻让神族和妖族都感到惊慌失措。他们叫喊着,奔跑着。这种被袭击的情况下所有人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只能用悲惨可以形容这种状态,而刚刚还在远处的魔族已经近在咫尺。

“父亲,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现在一点法力都没有,如何抵挡魔族的进攻?”落月望着叹息不止的狐帝问道。

忽然魔族号角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男子慵懒的声音。

“办法是有的,只要你跟我回魔族我自会放你父亲和这些妖族一马。”

“你是谁?畏首畏尾的有本事出来。”落月环顾四周。

“小丫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都已经被包围了,还有什么筹码跟我谈。”男子说。

“你出来,既然你那么厉害怎么还躲起来不敢见人,快点出来!”

 落月用的激将法还是有效的,一个男子宛如火光一般出现在落月的眼前,速度快的出奇。

只见这男子脸上带着一张面具,高挑的身材 穿着一件略显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着奇怪的图案,一根蓝色的腰带系在腰间,外披一件浅蓝色的纱衣,腰间系着一块黑色的翡翠玉佩平添了一份神秘之气。

“我们见过。”男子凑到落月耳畔低声说。

“胡说,我们哪里见过?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做出如此卑鄙之事?你难道不知道偷袭别人的行为是可耻的么?我怎么会见过你这样无耻之徒,况且连名字都不肯说的人我落月是不会结识的。”落月狠狠的瞪着眼前的男子。

“ 在神族大典上你是仅次于首位。”

“   神族大典并没有邀请魔族,你一个偷窥之徒,我根本不想遇见你。再说你都不敢以真实的面貌示人,一定是奇丑无比。”落月咄咄逼人的看着带面具的男子。

“南屿,现在知道我是谁了么?可以跟我走了么?”男子道。

名叫南屿的 男子虽然脸上戴着面具,但黑眸锐利,面具边缘可以看到棱角分明的轮廓,尤其是眼睛像极了黑夜中的鹰眸,显得那么冷傲孤清。

南屿,众妖听到这个名字都被吓呆了。

南屿 ,魔族第七代魔君,孤傲冷漠著称。自他接管魔族以来从来没有人正真见过他,他向来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只要他想去的地方没有他去不了的,哪怕是神族。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只知道魔君叫南屿却不曾有谁见过其人。

“你居然是魔君?难怪能做出偷袭别人的事情,这样想想也就不令人感到意外了。”落月先是诧异后来反而流露出释然的目光。

“果然是妖族的公主,说起话来都伶牙俐齿的。”南屿没有生气反而似笑非笑的看着落月说。

“就算你是魔君,你也不能让谁跟你走,那个人就得乖乖的跟你走啊!我是不会随随便便就跟个陌生人走的,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你就不怕我杀了这群人么?本君可是不会手软的。”

“你不用吓唬我,你能耐再大也要顾及神族的情面的!”落月振振有词的说。

“吓唬?本君从来不吓唬谁。只要我想便会去做,神族也阻挡不了我!明白么?”

“你拿魔族威胁我,根本就不是君子所为,何况你是魔君怎么能做出如此龌龊之事。”

落月见南屿根本不吃她这一套,只好继续和他周璇好给自己的父亲腾出足够的时间想办法,可是就现在的情况看来好像这招并不好用。

 “从来没有没人能左右我的想法,不过你说的话也似乎有些道理。为了你着小丫头确实不值得和神族闹翻。”

一直站在落月和南屿不远处的朔夜终于看不下去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有好感的女孩被别人带走,尤其这个人居然还是魔族的,更可怕的还是魔族的君主。

“你不能带走落月。魔君难道就可以强人所难么?”朔夜说道。

“笑话就凭你也要阻挡本君?你虽在神族大典上出尽风头,但以你的能力就有把握能从本君手里夺走她么?”南屿冷冷的看着朔夜。

“魔君,不要忘了我等均在困仙湾,均无法力。就算你是魔君恐怕也不能施展吧?”

“哈哈哈哈!你提醒的对我们在困仙湾,你更是斗不过本君的。还有你应该知道我魔族圣物吧?困仙湾困住的是你们而非本君。众所周知我魔族圣物不受时间空间影响,难道你不知道?”南屿冷笑着。

“你少骗人,谁都知道你魔族圣物雪玉兰佩早就在上一届魔君羽化之时就一并带走了,它不可能在你身上的。”落月说。

“这种话也就是只有你们外族才会相信的鬼话吧?谁也不会把这么贵重圣物的去向随便就让外族知道。老魔君羽化了圣物自然会留给下一届魔君。”

“骗子,你们魔族都是骗子。你们明对外是这么说的。”落月听了南屿的话生气的骂道。

“对啊,你不也说了么对外么?况且在你们眼里魔族不就是骗子么,恶人永远都是魔族。”南屿盯着落月说。

“那就比试一下吧,我到要看看魔君的厉害,看看你如何从我身边夺走妖族公主的。”朔夜的剑终于出鞘了。

霎那间剑光, 光冲碧落,仿佛夜晚中划过的流星般。

“想和本君较量你还没有资格。”说着南屿伸手一把揽过落月的腰转眼瞬间消失在夜色中。

朔夜站在原地没有动,他不敢相信魔君居然为了一个小丫头亲自出马,他不捉狐帝却劫走一个狐女。他的企图到底是什么呢?

“   快追,去救落月。 ”   狐帝见落月被魔君带走,赶快下令命下属就要去追南屿。

“别追了,我们现在寡不敌众,去了只会吃亏。他暂时不会对妖族公主轻举妄动的。还是由我前去探视一番在做定夺吧。”朔夜自动请缨。

“不行,老夫要和公子一起去救落月,小女性命攸关我不能坐视不管。况且公子也受伤了怎么能一人去营救。”狐帝说。

“朔夜这点伤不算什么,落月公主被劫去魔族,也是我护送不周,我礼应去营救。”

“可是公子你的伤势真的不重么?我不能为了救小女而让公子有所闪失。”狐帝再三确认。

“朔夜没事,本来这次护送的任务就是保护众族安危,朔夜难辞其咎。况且,狐帝责任更为重大,这次魔族偷袭,妖族死伤甚多,狐帝还要继续护送其他众族回到妖界,避免再出差池。”

“公子说的有道理,那解救小女之事就有劳朔夜公子了,老夫在此谢过公子。 等老夫将众妖族护送到安全的地方再寻公子。”

“狐帝请放心,朔夜一定会把落月公主平安带回。朔夜告辞!”朔夜朝狐帝拱手道别便头也不回的朝魔族地界走去。

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朔夜,狐帝感激之情难以言表,他是多么希望能亲自救自己的女儿,可是正如朔夜说的他不仅仅是个父亲他还是狐族的帝君,他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朔夜身上,他现在甚至后悔不该带落月去神族参加大典更不该纵容他去比武!可是这一切都显得有些迟了。

而此时的朔夜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救出落月,因为他不曾和魔君交过手,更不知道魔君的法力有多强大。他只知道这次护送妖族一众是他的责任,如今妖族公主落入魔族之手是他的失职,无论是从神族的安排还是他自己的私心,他都会义不容辞的去救落月。自几日前神族大典上被自己打败屈居这次比武的第二名的落月出现后,他就开始注意这个女孩子。 比武之时落月虽着男装,可是她那双弯眉,那小小的鼻子。她的一举一动都被他收入眼中。今日一身女子装扮更是超凡脱俗,粉嫩的脸颊,颜若朝华,项颈中挂着一串明珠,发出淡淡光晕,映得她的脸颊更像玉琢一般。尤其是一双眼睛愤怒的瞪着南屿时的样子更是让他不能忘却。

下一章望月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