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月落乌啼3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七夕接龙活动
组内成员:喃以之语水精灵淑蕾见闻不是百晓生
上一章 | 目录


文 | 见闻不是百晓生

第三章 望月城

魔都望月城位于西荒不老山,落月是知道的。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不老山竟然是这般模样。烈日灼灼,不分昼夜;沙暴漫天,近似黄昏。

落月倚在窗边,看着外面的漫天黄沙,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滋味。

望月城呵~连黑夜都不曾降临的城市,如何能够望月?

被掳来望月城已经三天了,这三天里,魔君南屿除了第一天默默地在自己身边待了一天之外,就再也不曾出现。

落月实在不能明白,魔君把自己抓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跟父王谈条件?可是三天了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太奇怪了?难道是看上自己了?

落月苦笑着摇了摇头,脑海里忽的就冒出来一个身影,白衣胜雪,冰冷如霜。朔夜,不知道他怎么样了?那道箭伤要不要紧?

正想着,眼前忽然出现一道人影,落月下意识地就要叫出声来,却在看到那人容貌的时候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朔夜?你来救我了?”

落月飞奔着投入来人的怀抱,连她自己都不能理解,为什么看到面前那人的时候会如此失控,他们可是刚认识啊。

来人明显被落月吓了一跳,僵硬地伸出手臂,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

“咳咳,妖族的女子都这么大胆吗?看到男人就投怀送抱啊!”

“你……不是朔夜?”听到来人的声音,落月立马松开了紧抱着的双手。她虽然和朔夜交流不多,但是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她是绝对不会忘的。面前这人,不是朔夜。

“朔夜?那是谁?你的老相好?”来人撇了撇嘴,“有本君帅吗?本君可是魔族第一帅哥!”

“本君?”落月往后退了两步,“你是南屿?”

来人摇了摇头,“本君怎么可能是那个面瘫怪?哦,也对,他平时出门都是带着面具,你们都没见过他。不过没关系,不用搭理那个面瘫怪,搭理本君就行了。本君名叫南乌,南屿的亲弟弟,你也可以称呼本君为……魔族第一帅哥!”

“噗~”落月本来还有点紧张,听到南乌这段话,不觉笑出声来。好像 ,这个南乌比他哥哥好多了。

“你笑什么笑什么笑什么?”南乌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认真地盯着落月看了很久,然后眼神忽转,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束满天星,递到了落月身前,“嫁给我吧!”

“哈?”落月觉得刚才自己出现了幻觉,这个人是在跟自己求婚?

“嫁给我吧!”见落月没有反应,南乌又重复了一遍。

落月认真地看着眼前那人的脸,那白皙的脸庞跟朔夜一般无二,只是,这人不是朔夜。她微微地叹了口气,“可惜,你不是他。”

“啥?”

“没啥。”落月转过身去,看着窗外漫天的黄沙,不再言语。

“喂喂,本君在跟你求婚啊。你这是什么反应?”南乌跳到窗台上,挡住了落月的视线,拿在手里的满天星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束血色的玫瑰。他笑着,将玫瑰塞在落月怀里,然后坐在窗台上,期待地看着她。

“为什么?”落月问。

“啥?”

“我们才刚见面啊,你就向我求婚。别说我天生丽质,你一见钟情之类的鬼话。我是不信的。”

南乌挠了挠脑袋,似乎这个问题很难回答,静默了片刻,他突然笑了起来。

“我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南屿这家伙还说什么,如果是我这张脸的话,就一定能成功。”南乌凑到落月眼前,神情突然严肃起来,“可是,如果你不嫁给我的话,会死的啊!”

落月摇了摇头,“我选择去死。”

“有个性,我喜欢。”南乌似乎毫不在意落月的拒绝,自顾自地走到桌边坐了下来,端起酒杯喝了起来。

两三杯下肚,那白皙的脸庞竟然泛起了红晕,也不知是真醉还是假醉,他摇摇晃晃地又走到了落月身前,不管不顾地将落月抱在了怀里,“月儿,这些年,我好想你。”

落月伸手就想给他一耳光,可是不知怎的,听到这句话,忽然就迟疑了,一股莫名的心痛从心底升起,那只高举的右手却怎么也挥不下去了。

“月儿,一千年了。你终于又回来了。南屿那个混蛋,这次又想拿你献祭。这一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什么?什么献祭?”听到这里,落月有点迷糊了。魔君把自己抓来是为了一个什么献祭吗?那一千年又是什么情况?

这样想着,落月从南乌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想要问个仔细,不曾想,那家伙居然抱着自己睡着了。

落月无奈地笑了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果然比那个什么魔君有趣多了。

只是,看着他那张酷似朔夜的脸,落月心里又是一痛,却也笑不出来了。

“你会来救我吗?”

窗外,黄沙依旧。

离宫,修罗殿。

大殿里黑漆漆的,只有四角飘荡着微弱的烛光,却被不知从何处刮来的风吹的四处摇曳,好像随时都会熄灭。

黑暗深处走出来一道人影,一身黑袍,脸上戴着一副白骨面具,却是比南屿那副要诡异的多。

人影走到大殿上的龙椅边,掀起上面的白虎皮,坐了下来。

这时候,又一道人影走了出来,看到龙椅上的那位已经坐下,便走到大殿正中的位置,单膝跪了下来。

“参见白帝。”

“南屿,这些年,辛苦你了。”

南屿抬起了头,面具下的面容看不清表情,那双血红的眼睛里却是充满了崇拜的神情。

“为了魔族的未来,南屿万死不辞!”

“起来吧,好歹也是一代魔君,怎么能随便跪下!”

南屿站了起来,眼睛里的狂热却没有丝毫衰减,“白帝,月儿回来了。我们是不是要……”

“你敢!当年是我不在,不然怎么会让你们做这么荒唐的事情!”

“可是,不老山的水源已经快要枯竭,再不想办法,我族就要……”

“月儿的事不要再提,至于水源,不老山待不下去了,不是还有妖族的苍茫海,神族的不周山以及人族的大片疆域吗?”

那个被称作白帝的人从龙椅上走了下来,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只是简单地向前迈了一步,就来到了南屿身前。

“这一次,我不会再让当年的悲剧重演。哪怕毁了这天下,我也要护她周全!”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