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月落乌啼6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七夕接龙活动
组内成员:喃以之语水精灵淑蕾见闻不是百晓生
上一章 | 目录


文 | 见闻不是百晓生

第六章 分身

有风从黑暗深处吹来。

院内的梧桐树下,一片新叶随风飘落,摇摇晃晃地,恰巧落在了二人之间。

“嘀嗒!”

不知从何处滴落的水珠,轻飘飘地落在了叶片上。

刹那间,光芒四射。金色的光芒从叶片上射出,组合成一张巨大的光网,顺势就朝南屿笼罩过去。

“谁?”南屿轻喝一声,身形猛退,从光网的包围中退了出来,而后剑锋一转,却是劈向了那棵百年梧桐。

“呵呵!”从树影中窜出来一道人影,身形如电,一息之间便到南屿身前,就见剑光一闪,数十道剑气直取南屿面门。

南屿不紧不慢,轻挥了几剑,便将来人的攻势全部接了下来,“有客从远方来,倒是我这主人家失礼了。”

这时候,南乌也围了上来,虽然和南屿有矛盾,但是他终究还是自己的哥哥,有外敌在,却也不能放任不管。只是,当他抬头看见来人面容的时候,却惊的说不出话来。

那是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南乌看过去,就像是照镜子一般,除了身上的衣服不一样,其他的所有都像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你……”

来人似乎也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静默了许久,终于抛出了一个问句:“你是谁?”

“你又是谁?”南乌反问。

“朔夜。”

“你就是朔夜?”

“那么,你便去死吧!”

落月回来的无数个夜晚,南乌常常躲在窗边,偷偷看着熟睡的人儿发呆。那时候,睡梦中的落月总是重复叫着同一个名字——朔夜。

“无论是谁,都不能抢走我的月儿!”

南乌拔剑突起,向朔夜冲了上去,一瞬之间挥出数十道剑影,每一剑都带着铺天盖地的杀气。

朔夜侧身退了几步,躲过先到的几道剑风,而后长剑出鞘,脚步轻挪,轻松化解了南乌的剑势。

“不愧为神族年轻一代的第一人 ,这一手剑招,怕是没有几人能做到。”南屿拦住了还想继续挥剑的南乌,继续说道,“只是,你确定你要和我们继续打下去吗?”

“落月在哪?”

“还真是不离不弃啊。只是这妖族公主,又与你神族何干?”

“落月在哪?”长剑轻挥,又是一道剑气划了过去。

南屿也不恼怒,反而笑嘻嘻地凑到朔夜身前,指着南乌,轻飘飘地说了句,“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你竟然和他如此相像?”

朔夜一怔,再次看向了不远处的南乌。那是一张自己无比熟悉的脸,现在却出现在另一个人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谁?”朔夜提剑指向了南乌。

南乌没有答话,倒是南屿伸手压下了朔夜提剑的手,呵呵一笑,“我记得,神族有一门秘术,能探知一个人的过去,你何不试试?”

玄机术?

朔夜狐疑地看了南屿一眼,却也没有犹豫,眼前的一切太过奇怪,他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束光从朔夜指间窜出,晃晃悠悠地直奔南乌而去,南乌却也没躲,任由那光束没入脑中,而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再睁眼,却是出现在了一扇城门前。

“栖息城?”

偌大的城门上赫然便是“栖息”二字,在残阳的余晖下,熠熠生辉。

“这是,一千年前?”一千年前的栖息城,也是能看到落日的。

“确切的说,这是你,关于一千年前的回忆。”

朔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南乌回身看去,正好看到他穿过不远处的树林,朝自己走了过来。

“这就是玄机术吗?带我们回到过去?”南乌问道。

“不,所谓的玄机术,其实并不存在。没有人能够窥探过去,哪怕是神也不可以。”

“那这是?”

“引梦术。要想知道过去,不一定要什么窥探过去的法宝。记忆最不会骗人。”

“可是,我的记忆里,没有这样的场景。”南乌望了望笼罩着整座城市的血色残阳,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恐惧。

“或许,只是你将这段记忆藏起来了吧。走吧,我们去看看,你藏起来的这段记忆,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说着,朔夜便穿门而过,消失在南乌的视野中。

南乌再次看了看头顶的血色,眼睛里有着更深的茫然,这,真的是我记忆中的场景吗?

轻轻摇了摇头,他便随着朔夜走了进去。

从城门穿过,映入眼帘的却不是印象中该有的街道,反而来到了一处祭台之下。

这是魔族历年举行祭天大典的地方,每年的七月初七,这里都是整个不老山最热闹的地方。

只是,此时的祭台前,却格外的冷清,就连印象中该有的守卫都不见踪影。

“小乌,别胡闹了。为了我族的未来,月儿的牺牲是值得的。”

这是,哥哥的声音。南乌抬头,看到祭台之上,南屿持剑而立,而跟他对峙的那个人,赫然就是千年前的自己。

“为什么一定要是月儿?要祭品的话,我不行吗?”

南屿摇了摇头,“飞家典籍记载,只能是飞月。为了我族大业,小乌,区区儿女私情又算什么?”

“好一个为了我族大业。南屿,你敢说你不是为了魔君之位?飞阳什么都告诉我了。”

“闭嘴!南屿也是你叫的吗?”南屿大怒,挥手一掌朝南乌打了下去。

小南乌不躲不闪,硬吃了这一掌,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即日起,你我恩断义绝!”

看到这里,南乌皱了皱眉头,张嘴欲说些什么,不曾想眼前的场景突变,却是来到了一处墓地。

这里是不老山的最高处,南乌的记忆里,自己从未来过这里,这里,是魔族的禁地。

此刻,展现在朔夜和南乌眼前的,是一座一人高的墓碑,碑前跪坐一名黑衣男子,痛哭流涕。

没由来的,南乌便觉得,那个人是自己。

“月儿,你等着我,等我毁了南屿和他的魔君之位,我就去找你!”

跪坐着的那人站了起来,一边呢喃,一边朝后山走去。

“你,想报仇吗?”不知从何处飘来一团黑影,黑漆漆的,没有人型,却能口吐人言。

“谁?”黑衣男子停了下来,回身望着这团黑影,警惕地抓住了身侧的长剑。

“不要怕,我不是来害你的。你说你想报仇,所以我才出现的。”

“你能帮我报仇?”

“桀桀桀桀……这世上,除了我,恐怕再也没人能帮你了。”

“你是谁?”男子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我是谁重要吗?重要的是,我可以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怎么样?交换吗?”

“交换?”

“桀桀桀桀……我给你力量,你给我身体,很公平是不是?”

“不,我不换。你走吧。”男子再次后退了几步。

“那可由不得你了!来吧,和我融合吧,我将赋予你无上的力量,帮你报仇,也帮你得到无上的权力!”

黑影迅速将男子笼罩起来,片刻后,黑雾散去,露出三个一模一样的身影,一黑,一白,一蓝,每一个都是南乌的样子。

“这这是……”南乌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是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吗?那他和朔夜,是同一个人?

“分身嗜血术。”朔夜说道。

“那是什么?”

“一种邪术。施术者强行将自己分作三个分身,每一个分身体内承载一部分自己的灵魂。待所有分身体内的灵魂成长完全,再由主体将其杀掉,吸收灵魂力量,强化自身。”

朔夜看了看黑雾散尽留下的分身,又看了南乌和自己,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

如果说,自己和南乌都只是分身之一的话,那主体又在哪里?

正思考着,眼前的场景却突然破碎,一股强大的力量闯进了梦境中,打破了朔夜的法术。

是谁?

朔夜抬头,看到了一个戴着白骨面具的人,而不可一世的魔君南屿,此时却单膝跪在他面前。

“恭迎白帝!”


下一章在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