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在的杀手                              ___《无声告白》

    “是的,是的,是的” 莉迪亚微笑着回应她的母亲玛丽琳。玛丽琳自以为了解自己的女儿,觉得女儿是未来的医生,认为自己给女儿报的辅导班、制定的计划都是为女儿好,可是这真的使女儿感到幸福吗?她认为自己安排的一切都是为女儿好,但是她并没有注意到莉迪亚的不快乐。她一口一个“我觉得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你的生物学的那么好”,她总是想象“莉迪亚床着高跟鞋和白大褂”“莉迪亚站在手术台前,周围一圈男生敬畏的观摩她熟练的技术”。她注意不到当她无意提起成绩时,莉迪亚的畏惧,她不了解女儿听不懂课完不成了作业的无助低落。她在莉迪亚小的时候离家出走,以致在莉迪亚幼小的心灵中留下极深的划痕,小小的莉迪亚在母亲重回家的那刻就暗下决定:母亲所有要求她都会去执行。莉迪亚几乎没有朋友,她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只信赖哥哥内斯,不敢也不愿和外界接触,但是怕父亲失望,营造出有很多朋友的假象。

      莉迪亚15.5年的生活,10年是为家人而活,她从来不敢对父母说心里话。她害怕物理,听不懂生物,不会与人相处,但是她更怕父母的失望。

         而汉娜的到来更是一个意外。若不是查出怀孕,玛丽琳根本不会回家。当汉娜降生之后,就像出生前一般,这个孩子一直处于计划外的境况。她小心翼翼的活着,不敢向哥哥撒娇,不能享受姐姐小时候父亲的臂弯,不能得到家人的目光,不敢触碰父母对姐姐的宠爱。她自己总是躲在角落里,餐桌下,沙发后。她悄悄收集着家人不需要的东西,哥哥的铅笔,姐姐的书,母亲的旧勺子,父亲的旧钱包,这些都是她的宝藏。她总认为要是她坚持不动,悄悄的在角落,一切都会安然无恙。

      内斯爱自己的家人,对莉迪亚很好。无微不至的照顾,使莉迪亚过分依赖他,以致莉迪亚在收到哥哥的哈佛录取通知书时藏起来,避免哥哥离开。内斯热爱航空世界,并为之而努力,获得哈佛的录取通知书。内斯是优秀的,可是在父母的心中,并没有留给他太多的位置,常常妹妹一说话,父母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但这没有影响内斯对妹妹的疼爱,他依然会在等校车时为妹妹留下空座,放学等妹妹回家。在莉迪亚死去很长一段时间,他十分难过,他挣扎着找出证据,向警察证明杰克是凶手。于莉迪亚来说,他是一个很优秀贴心的哥哥,但是对汉娜来说,他像父母一样,不怎么关心她。

无声告白

      那么,他们到底是真正的家人,还是潜在的杀手?似乎所有人都为莉迪亚的死埋下一个隐形的种子。父母把自认为对莉迪亚的最好安排变相强加给她;内斯长期的细微照顾,使莉迪亚过分依赖他,当得知哥哥要离开家,莉迪亚无法接受;杰克告知莉迪亚他爱的是内斯,并惊醒了莉迪亚她长期卑微的活着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这是是让莉迪亚自杀的爆炸点。

     本书以乱序的方式描写莉迪亚的家庭。导致莉迪亚的死因及父母、孩子们的生活交织在一起汇成整个故事。故事的开始是从父亲詹姆斯·李一家移民到美国,到詹姆斯与玛丽琳结合成一个家庭,孕育了三个孩子。大人与孩子的心理对比,父母对孩子的不了解和自作主张,兄弟姐妹不完美的相处,贯穿整个情节。

终此一生 为了什么

       杰克对莉迪亚说“至少我知道我是谁,我想要什么”其实是莉迪亚一家的矛盾所在。无声的妥协,和自己为是的灌输,就是死亡因子。熟悉的家人何尝不是潜在的杀手。有时候,我们活得很累,并非生活过于刻薄,而是我们太容易被外界的氛围所感染,被他人的情绪所左右。白岩松说:“行走在人群中,我们总是感觉有无数穿心掠肺的目光,有很多飞短流长的冷言,最终乱了心神,渐渐被缚于自己编织的一团乱麻中。其实你是活给自己看的,没有多少人能够把你留在心上。”那么,我们终此一生,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还是要找到真正的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