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救赎,更是你的囚徒(十六)

“哟,这就护上了还!”那婶子看了看老爷子笑着道。“行了,差不多了,我去做饭,中午啊你们爷俩喝一个。”

“婶子,我帮你一起吧。”窈窈忙站起来,跟着一道去了厨房。

“确定了,就她了?”老爷子问。

“嗯!”

“也是,手表都给了,可不就确定了!”老爷子摇摇头,无奈的道。“你家的事,这两天可不好听啊!”

一提起这个,阿异就一脸的恼怒。那天,她们出来之后,军区大院就有闲言碎语传出来。不用想也知道这种败坏她们名声的是谁传出来的。她也就这些小把戏了。

“我知道,这事,我会尽快解决的。”阿异回道,又说“别让她知道了。”

“嗯,我看着她倒是挺好的,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自己媳妇就得自己护着,别随便让什么人欺负了。”

“嗯,我知道了!”阿异回到。

“您这次出去……”这算是这次关于媳妇的谈话告一段落了。

而厨房,窈窈这边。

“婶子,我帮你吧!”

“行啊,就做几个家常菜,哦,对了还有阿异最喜欢吃的红烧肉。”

“红烧肉?”窈窈疑惑道。

“是啊,阿异最喜欢吃红烧肉了。秀秀做红烧肉做的可好吃了,那会还说要跟她学学怎么做,可惜后来没机会。”只见婶子动作熟练的开始切肉。

“秀秀?”

“哦,就是阿异妈妈,我俩那会关系可好了。只是秀秀命苦,走的早,留下阿异一个人。”

“那我可得跟婶子好好学学,回去好做给阿异吃。”

“行啊,婶子肯定不藏私,这做红烧肉可有很多讲究,为这婶子可学了好久。不过,婶子做的比秀秀差远了,秀秀是旭南那边的,那地方做的红烧肉最好吃不过了,亏得阿异不嫌弃,还喜欢吃。”

“那也是婶子做的好吃啊!”窈窈笑着说。心里却在思索,想来阿异是在想念妈妈的味道吧!

妈妈做的红烧肉,又哪里是别人可以比拟的,只是因为懂事罢了。而婶子想来也是知道,所以特意去学的红烧肉吧。

叔叔婶子待阿异的这份心,可比阿异的亲生父亲多多了。怪道阿异愿意于之亲近。

想到这,窈窈笑得更真诚了。但凡对阿异真心的,必以真心报之。

正所谓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而窈窈和阿异更是这样的个中好手。可能是因为这样的人少,所以更显得珍贵罢了。

吃完饭,阿异没有跟窈窈多待,就离开了。

“怎么了?”窈窈问。

“老爷子贪杯,中午坏了婶子的规矩,多喝了一杯,这下可得难受了!”阿异笑得有些幸灾乐祸。

“啊?还有规矩?”窈窈明显不懂。

“也不是,都是年轻的时候留下的祸害。军区大院里的老爷子们,都有这毛病。那会爬雪山,过草地。关节都给冻坏了,所以时不时的会疼。”阿异搂着窈窈,边走边给她解释。

“疼起来可真要人命。为这,还专门建立了一个医疗部门,但又有什么办法。只是开了止疼药,但老爷子又爱喝酒,那药可不能跟酒一起……”

窈窈似懂非懂,后恍然大悟道“难怪你送药酒,是涂的吧!”

阿异失笑,捏捏窈窈的小脸,“是啊,这药酒还是让猴子专门配的,里面的药材可不好得,也就得了这一小罐。”

窈窈点点头,想着,既然这样,她空间里倒是有高浓度的酒精,不知道可用不可用。

毕竟,他们对阿异是真的好,而如果可以,她自然也愿意对他们好一些。

再说,就一些高浓度的酒精,反正放着也是放着。拿出来,对窈窈也是无所谓的。

后来,阴差阳错下,窈窈倒是开了一家专门卖药酒的小店,生意好到火爆。这会却暂且不提。

“我的小狼,你什么时候还给我?”窈窈问。

“它不是先天不好吗,在猴子那调理着呢,我到时候去问问猴子,要是调理差不多了,就给你送回来!”又是这么说,上次问也是这个回答。

反正,他不会伤害她,窈窈也就不再多问了。

而阿异却松了口气,真不容易,他想过个二人世界还得这般费劲脑筋。之前确实是在调理,不过早就调理的差不多了。可是谁让窈窈之前没事就抱着那头狼,虽说是母的,可他都没享受这待遇,这可不行。

第二天,窈窈醒来,却没有看到阿异,直愣愣坐在床上,感觉有些不习惯。

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昨天阿异有交代,回来也休了好几天了,本来之前就有事情分配下来,只是之前没安顿好,给推了。但想来,也就这两天的事了,就得回归岗位。

窈窈哼了一声,道坏人。随后,自己起来了,也罢……总归得有自己的事才行。

窈窈一想,也觉得自己也挺忙的。得配点药酒,送给那老爷子。

还得想个法子挣钱才行。虽然阿异把存款都给了自己,但是也不能坐吃山空啊。

尤其是这,自己不会烧饭,总不能老是阿异烧啊。就算阿异没问题,可他要是出任务不在了,总不能饿死自己吧。

可是真无奈,自己什么都不会做啊。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才艺,或者技能。倒是会抢劫,从小干的就是这勾当,可是你也看看自家男人是当兵的,这不是公然打脸嘛!

这活计估计以后都不能干了。

对了,记得之前那个药草还是蛮贵的,到时候可以卖一点出去。

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窈窈烦恼了,她就不是个老老实实会干活的料。

算了,反正自家男人养的起自己,也不急于这一时。

而然,直到夜半三更,阿异才回来。

“回来啦!”

“这么晚,还不睡?”阿异有些责怪道。

“反正我白天也没事,多睡会也一样!”窈窈说。

可阿异才不听嘞,“乖,快去睡!”

无奈,窈窈只好回房。

可没过一会,窈窈正半梦半醒之间,阿异端着碗面就气冲冲的推门进来了。

“别告诉我,你一天没吃!”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吓的窈窈一个机灵就醒了。原来阿异去厨房,发现厨房根本就没动过火。

要说阿异为什么去厨房啊,还不是被窈窈等他的举动暖到了,再加上不放心窈窈一人在家,想多了解了解。这真的不是变态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