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丽丝成长日记》第十八章:爱丽丝的趣事两三篇

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王爸爸听到爱丽丝“回家吃饭”的召唤,就扛起手中铁锨,一路吹着口哨回家了。

回到家里,大家都坐下来吃饭了,就不见爱丽丝回家。大家都知道爱丽丝是一只聪明的狗,是一只会捉各种野生动物的狗,也许是它在地里捉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一时回不来也是正常的。

吃过午饭,大家该睡觉的睡觉,该上学的上学,该玩耍的玩耍,谁也没有操心爱丽丝的事情。下午的时候,王丽丽父母到另一块地干活去了,王丽丽在家里喂牲口们,到狗窝一看,爱丽丝还没有在家,就出门大声的喊:“爱丽丝,爱丽丝”

王丽丽两声‘爱丽丝’喊出,远远的听到爱丽丝的回音,王丽丽说了一声“爱丽丝,回来。”就回家该干嘛干嘛去了;正常的情况下,爱丽丝听到主人的呼唤,马上就会回来的。可是王丽丽左等右等,就是不见爱丽丝回来,就又出门高喊:“爱丽丝,爱丽丝”;同样的,爱丽丝听到喊声就汪汪叫着,给王丽丽一个准确的回音,告诉王丽丽,它听到了。但王丽丽没有感觉到爱丽丝飞跑的常态,好像是原地回声;王丽丽很好奇,预感到爱丽丝碰到了麻烦事,就一路喊着“爱丽丝,爱丽丝”一路找了过去。

原来,爱丽丝在守着爸爸忘在地里的一个铁筢子。看样子,爱丽丝也想了不少办法想,就是没办法拖走,就只能傻呆呆的趴这里守着。

那个时候农村相对贫穷,一个铁筢子对农村人来说,也是不可多值办的工具。不要说是忘地里的,就是放家里的,有时候也会有人顺手拿走,那个时候,就叫——偷。

王爸爸上午下地是时候,带了铁锹和铁筢子,铁筢子用的少,用完王爸爸就放在一边了,等爱丽丝来叫吃饭的时候,扛了铁锹就走,就把铁筢子忘地里了。不知道爱丽丝怎么发现的,反正发现之后,确认是自家东西,就守着不动了。

类似的事情,在几年后又一次斗争激烈的发生过。

那是一个夏天早上,玉米已经接近成熟了,像其他人家一样,王丽丽家的玉米地里也套种了绿豆;满地的绿豆长出一丢丢绿豆角。虽然天气的炎热,庄稼的成熟速度也飞快进行,前天刚刚摘过的绿豆,过了一天,就有满身黑角了。

王豫超兄妹骑自行车去地里摘绿豆,王丽丽要负责做早饭,告诉哥哥自己该走了。王豫超心疼妹妹,就告诉王丽丽,让她骑自行车回家。那是一辆很漂亮的,二六女士自行车,在当时来说,是非常珍贵的,有事没事,王丽丽喜欢骑着这辆自行溜溜。

王丽丽走到地头,看了看自行车,想着哥哥摘完绿豆,需要用自行车带着,就把自行车留给了哥哥,并高声告诉哥哥,自己走着回家了,把自行车留给哥骑。

兄妹两个在玉米地中穿行,玉米叶呼啦呼啦的响,王豫超根本没有听清妹妹说的什么话,自顾自的摘剩下的绿豆。等王豫超摘完了剩下的绿豆,扛起装满绿豆的鱼鳞袋子,自顾自的回家了。兄妹两个互相爱护,都想着自行车给对方骑,结果把自行车忘到了地里。

爱丽丝又一次守着自己家的物品,爬在自行车旁边等着主人们归来。

而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还没等主人们发现爱丽丝的缺席,在地里,爱丽丝与一个名字叫公良韶友的,体格健壮,身材高挑的中年男人,发起了人狗对垒。

公良韶友也是到地里劳动的,他家跟王丽丽家,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公良韶友家的地离王丽丽家的地很远,一般来说是不走这边的。但,从离家远近的直线距离来说,穿过王丽丽家的地回公良韶友家,确实是抄近路的良好选择。

也是机缘巧合,公良韶友恰巧就走到了王丽丽兄妹忘在地里的,漂亮的二六自行车旁边。公良韶友一眼看到这么漂亮的自行车,心中一阵窃喜,装模作样的喊了几声:“有人么?有人么?地里有人么?”

公良韶友喊了几声,见没人应,不由的开心的笑啦。公良韶友看着这辆崭新的自行车,仿佛就是看见了金光闪闪的金子,完全无视自行车旁边,卧着一只体格强壮,满身金毛,尾巴肥硕,眼睛机警的看家狗。

公良韶友对着爱丽丝吼了一声“滚!”,就自顾自的走上前去推自行车。爱丽丝见状,马上站起来,毛发直立,一步也没有退让,警告式朝公良韶友的高叫着:“汪……汪”,仿佛告诉公良韶友“自行车是我的,你走开,我不跟你计较”。

公良韶友看了爱丽丝一眼,不屑一顾的轻笑了一声,骑上自行车就走。爱丽丝一看,箭一般的冲了上来,一下子跳上自行车的后座,对着骑在自行车的公良韶友的脖子就是一口。

公良韶友刚刚感到背后呼呼的风声,就感觉狗嘴接近了自己的脖子,一激灵吓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把头向旁边一扭,把自行车一扔,顺势跳到一旁。

爱丽丝随着自行车倒下,顺势腾空跳起,又一次向公良韶友扑去。公良韶友急中生智,从地上抓起坷垃土块向爱丽丝脑门频繁的,狠狠的,连续不断的扔过来;爱丽丝一见,狂叫左躲右闪。公良韶友趁爱丽丝躲避的功夫,顺手拔下一棵粗壮的玉米,挥舞着向爱丽丝进攻。

爱丽丝一看公良韶友手里拿了家伙,狂叫躲到自行车那边,公良韶友看爱丽丝退后了,前后上下看了看,正好路边,头顶的数有一个树枝低垂,就蹦起来抓到手里,扯下一个擀面杖粗细的树枝来当武器。

爱丽丝一见公良韶友有硬家伙在手,趁公良韶友整理树枝的时候,一边狂叫一边向后撤退了一段距离。等公良韶友拿着整理好的木棍恶狠狠向它追来的时候,爱丽丝仍一边跑一边狂叫,目光中散发出咄咄逼人的光芒。公良韶友迈开大腿,挥舞着树枝狂追了一段距离,虽然自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却始终不见前面的狗扬长而去。公良韶友一想,如此跟一只狗耗下去,也没多大意思,就就地捡了几个转头瓦块,使命的向爱丽丝扔去。

爱丽丝被扔中了一转头,吃了疼,就开始全速奔跑。跑了一段路,感觉到身后没有了响声,警觉的回头看看,一看公良韶友不但没有追来,而是扭头向后走去。爱丽丝停下来,走入路边的玉米地里,快速跑回自行车所在位置,暗暗跟踪公良韶友的行踪。

公良韶友骂骂咧咧的走回自行车旁边,心中十分不服气的骑上自行车,一边骑一边摇头晃脑的找刚刚那条狗凶巴巴的狗。爱丽丝躲在玉米地里,确保自己安全的、悄无声息的跟着。

等出了庄稼地,离村庄也近了,公良韶友停下自行车又看了看,还是没有爱丽丝的踪影,得胜式的笑了小,小声嘟囔着:“一只狗,还想跟我斗,今天是爷爷看在自行车的面子上,大发慈悲,如若不然,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下酒菜。”

公良韶友在村口左顾右盼没有看到爱丽丝,就得意洋洋的再次骑上自行车,不紧不慢,悠然自得的回了家。

爱丽丝等公良韶友再次骑上自行车,从后面飞奔过来,到村里以后,还是机警的躲藏着暗暗跟踪。眼看公良韶友骑车进了一个家门;爱丽丝就在那家门口偷窥院里的一切动作。

公良韶友回到家里,直接把自行车弄到了堂屋,心想:“这么漂亮而少见的自行车,如果拿到城里出手,一定能卖一个好价钱。”

公良韶友越想越得意,就哼着小曲洗手,招呼在厨房里忙活的老婆开饭。谁想到公良韶友这一顿饭还没吃完,就听到门外传来疯狂的狗叫声。

原来,爱丽丝眼看着公良韶友坐下来吃饭,知道这个人一时半会走不了,就马上飞奔回家。回到家里,狗不停嘴的朝王豫超兄妹发出求救的信号。长期训练爱丽丝的王豫超,听着爱丽丝的叫声,看着爱丽丝一身的汗水,马上就明白了爱丽丝的意思。王豫超蹲下来,摸着爱丽丝的头说:“爱丽丝,我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这是回来搬救兵来了,对吧?那你就前面走,我跟着,只要合理,咱什么都不怕,走!”

爱丽丝听了,肥硕而漂亮的尾巴摇了起来,跑到水盆边踏踏踏的喝了一通水。朝王豫超看了一眼,掉头就跑。王豫超兄妹俩对望了一眼,王豫超说:“一定有事,我去看看。”

王豫超一边说,一边飞一般的跟着爱丽丝跑了。

眼看着哥哥和爱丽丝仿佛发生了重大问题,一后一前的跑了。王丽丽想:“能叫爱丽丝搬兵求救的事情,应不是什么小事情,看看爱丽丝那焦急的神情,会不会哥哥也处理不了?”

想到这里,王丽丽忙找自行车,想骑自行车到地里找爸爸妈妈。院里,屋里都没有看到自行车的影子,王丽丽才猛然间想起,哥哥回家也没有骑车。

根据以往经验,和王丽丽对爱丽丝的了解,这次爱丽丝的求救,王丽丽断定一定跟自行车有关;但如果自行车仅仅是忘在地里,爱丽丝不会这么着急,也不会这么狼狈。那么,一定是有人骑走了自行车,甚至可以说“偷”,而爱丽丝很可能知道这个“偷”车的人。

在那个时候的农村,不要说是忘在地里的,非常漂亮的,农村不可多见的二六自行车;就算是一般的自行车,好好的放在家里,甚至是屋里,被坏人想办法偷去也是常有的事情。

王丽丽想到这些,想到这个自行车是爸爸刚刚买的,奖励自己一年来对家里猪羊的照顾,对鸡鸭的喂养,对家务的尽心尽力,更重要的是自己考上了镇最好的中学。

在这里顺便说一下,王丽丽家刚卖出去一窝子小猪仔,因为养的好,一个个膘肥体壮,加上小猪仔们的母亲,大黑猪,是远近闻名的优质母体。所以,王丽丽家小猪仔出圈的消息一传出,邻居们都争先恐后的来抢。加上那年的运好,小猪仔们出圈前后,是那一年小猪仔价格最贵的时候。十四头膘肥体壮的小猪卖后的纯利润,几乎是王丽丽家那一年所有农产品收入的三分之一。

卖了小猪仔之后,王丽丽死缠烂打,加上考上重点初中的彩头,爸爸妈妈商量了几个昼夜才决定给自己买来的自行车,才骑了没几天,就这么丢了吗?

王丽丽想到这里,一边高喊着“爱丽丝,爱丽丝”一边跟着跑去。爱丽丝不论出于什么状态,只要听到王丽丽的召唤,不论是百忙之中,还是美食当前,都会及时对王丽丽做出回应。所以,一路上,王丽丽虽然没有看到哥哥和爱丽丝的身影,却一路有爱丽丝声音引导着,跑到了公良韶友的家。

王丽丽赶到的时候,王豫超正在跟公良韶友理论。

原来,爱丽丝一路领了王豫超来到公良韶友的家,对着公良韶友就是一阵狂叫,公良韶友见到爱丽丝以及爱丽丝后边的王豫超,着实吓了一跳。

但老奸巨猾,惯偷成性的人,就像《增广贤文》上说:“贼是小人,智过君子”;公良韶友愣了一下之后,马上回过神来。伸嘴对他的老婆耳语了几句,然后不紧不慢的招呼王豫超说:“豫超怎么来了,吃饭了没?”

王豫超喘着粗气,客气的说:“还没……常山哥……吃饭呢……”

公良韶友看了王豫超一眼,慢慢的咀嚼着,像没事人一样的悠然的吃着他的早饭。这个时候,公良韶友的妻子,一个又矮又胖,黑不溜秋,短头发,小眼睛,穿着花布衫,黑裤子,提拉着一双烂拖鞋的女人,从堂屋里走了出来。邻居们都叫她岚大姐,具体名字不详。

爱丽丝一看岚大姐从堂屋出来,想把堂屋门给关闭,狂叫着向岚大姐扑了过去,王豫超一看情况不妙,脱口喊道:“爱丽丝,你给我回来!”

说时迟那时快,爱丽丝的嘴,闪电搬的,碰触到岚大姐上;听到主人号令,爱丽丝如高超的游击手,这边放了一个空枪,那边就有威风凌凌的站到王豫超面前了。

岚大姐那里见过这阵式,吓的两腿酸软,一声尖叫,爹也娘也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这是谁家的疯狗呀,跑到家里来咬人了,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公良韶友见状,把饭碗往桌子上一摔,愤怒的对王豫超说:“我看你小,不跟你一般见识,但这只狗,今天就留这里吧。”一边说一边到材禾堆上抽了一个大木棍,恶狠狠的超爱丽丝走来。

王豫超见了,一边扑上去,抱住公良韶友,一边对爱丽丝说:“爱丽丝,快跑,去北地找爸爸!”

爱丽丝听了,狂叫着跑了开去。这个时候,王丽丽和邻居们听到狗叫声,人哭声,吵闹声,三五成群的聚拢来。

其实,爱丽丝没有跑多远,正好王丽丽父母也下地归来,爱丽丝一看到主人们,狂吠不止,掉头就跑,王丽丽父母一看,就知道有事,王爸爸丢下手里的东西给王妈妈,紧跟着爱丽丝跑到了公良韶友家。

公良韶友看到爱丽丝跑出他的家门的时刻,就知道大事不好,等王丽丽进来,披头就问:“常山哥,你是不是在南地见到了我的自行车?”的时候,公良韶友内心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战,心想:“今天这个事,看样子不交出自行车,事情不会有一个了局;那就索性做个人情,顺水推舟……”

想到这里,公良韶友满脸堆笑着说:“是的,是的,我是在你家地头的玉米地里捡到了一辆自行车,正想吃过饭到你家问问是不是你家的呢?”

王丽丽兄妹听了,互相对望了一眼,会心的笑了。

岚大姐刚刚看到了那辆自行车,那是越看越爱,越摸越喜;刚刚在屋里慌忙藏好,内心正盘算着,晚上要到那里骑着把瘾才好。现在听公良韶友如此说,马上停止了哭泣,站立来锁了门,自顾自的走到饭桌上吃饭去了。

公良韶友虽然内心打鼓,嘴头上还在数落王豫超带狗行凶的不是;就在这个时候,王爸爸跟着爱丽丝来到了公良韶友家,公良韶友一件王爸爸来了,一脸堆笑的说:“叔,您怎么来了,这点小事,还劳您大驾呀。”

王爸爸从兜里掏出一盒烟,倒出来,随手发了一圈。王丽丽怕爸爸不明就里,在爸爸撒烟的过程中,跟着爸爸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边,王爸爸烟撒完了,事情也弄明白了。把自己手上的烟跟人对着火,看着公良韶友说:“都忙,没工夫闲扯。既然这样,就快点把车子给你妹妹吧,这是我刚给你妹妹买的,奖励她考上了镇重点中学。”

王爸爸一边说,一边对围观的邻居们挥手。邻居们见没什么好看的,农忙季节,也就陆续散去。

公良韶友叫岚大姐去把自行车取来,岚大姐说她被狗咬了,要先看了病再说。王爸爸见了,就笑着说:“爱丽丝咬人是不对。”说着,看了王丽丽一眼,说:“丽丽,快扶你嫂子去医院看看看,你妈妈马上到,你们娘俩陪你嫂子去。”

爱丽丝看着王豫超哼唧,一边哼唧一边朝着公良韶友家的堂屋扭头,王豫超明白,爱丽丝是告诉他自行车在公良韶友家的堂屋里。

当然,故事的最后,自行车物归原主,王丽丽母女陪岚大姐跑了一趟医院,一分钱也没花,医生就给岚大姐所指的地方抹了一遍酒精消毒了事。

如果说爱丽丝对物品恪尽职责,那么对它的主人们,更是爱心有加,爱护过分。

王豫超兄妹一起下地是时候,王豫超做过多次试验。如果把爱丽丝的眼睛蒙上,让王丽丽藏起来,藏好了告诉爱丽丝它的小主人不见了。那么,你就会发现一个疯狂的爱丽丝,狂叫着,奔跑着,跳跃着,在没入狗顶的庄稼地里一刻不停的寻找。

亦或者找一个小伙伴,假装着跟王丽丽发生争执。如果是争吵还好,如果动手,爱丽丝绝对不给对方动第二次的机会,爱丽丝冲过去扑人的速度,绝对是一流的。

有一次为了试探爱丽丝的胆量,王豫超故意找一个人高马大的成年人,让爱丽丝毫无准备的打王丽丽,那时候爱丽丝还是一个小狗,王豫超训练爱丽丝的日子。小爱丽丝一开始有些胆怯,但当这个人打王丽丽第二次的时候,刚刚还后退的爱丽丝,还是毫不犹豫的拼命三郎式的扑了上去。

所幸,爱丽丝能命令到动作止,而且对主人发出的命令,执行的十分的准确到位,毫无偏私。王豫超做过多次试验,不论爱丽丝对人或其他动物,发生了多么猛烈的进攻,只要主人喊停,它都能做到收放自如,转向迅速。

所以,不论用什么来验证爱丽丝,王豫超兄妹都从来没有失望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