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丽丝成长日记》第十一章:爱丽丝与小鸡仔的生死较量

春天是一个美好的季节,也是农村人开始很多养殖的季节。比如小鸡仔,就有很强的季节性。在爱丽丝来到王丽丽家大约两个月的时候,王妈妈家就买了三十几只小鸡仔,交给王丽丽喂养。

黄绒绒的小鸡仔们,唧唧唧唧的凑在一处,刚拿来的头几天,先喂它们芝麻。把芝麻直接撒在小鸡面前,可以是报纸上,也可以是土地上。一般人家喂养小鸡的时候,都是撒报纸、烧纸、学生的本子纸、或者其他废弃的纸片上的。这样,如果小鸡们吃不完,还可以收起来,芝麻对当时的人们来说,那可是稀罕物。

等小鸡仔的嘴上脱掉了小小的硬壳,再接着喂一天或两天芝麻,就该换小米了。

王丽丽第一次按妈妈的要求喂养鸡崽子们的时候,听妈妈一说等小鸡仔嘴上的硬壳掉了,就能用相对便宜的小米换下贵重的芝麻了。

那时候农村人,吃香油都是用筷子滴几滴的,芝麻对于他们来说,那可真贵重。

王丽丽天天看小鸡仔的嘴,看到有几个迟迟不掉硬壳的,自己就偷偷的给它们扒掉,一次不成两次,小鸡仔们嘴巴上的硬壳,是如愿以偿的一天之间掉光了,可是,接下来几天,小鸡子们开始接二连三的死去。

到后来王妈妈知道了王丽丽给小鸡仔扒嘴上硬壳的事情,耐心的跟王丽丽讲,不论任何动物,都有它自然的成长过程,你这么着急的帮助小鸡仔脱落那个硬壳,岂不知是你在不知不觉中断送了小鸡仔们的命。

王丽丽涨了记性,所以,养了爱丽丝那一年,她再也不给小鸡仔扒嘴巴上的硬壳了。但,对于小动物的喜欢,王丽丽仍然保持有天然的热情。在王妈妈把三十几个小鸡仔交给王丽丽的最初几天,王丽丽喂完猪羊,还有爱丽丝,就常常的跟小鸡仔们玩。

在中年王丽丽的记忆中,幼年的她经常捧起一只小鸡,很认真的跟小鸡说话。在王家有一个很经典的段子,就是王丽丽捧着刚刚卖来几天的小鸡,绘声绘色,气势凌人、装腔作势的说:

“丢蛋鸡呀,丢蛋鸡,我看我是白养你了,我起早贪黑的给你吃的,喂你喝的,你下蛋不下家里,你对得起谁呀你?”

说完用手指着小鸡仔的头,扒拉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好好想想,仔细想想,你这么做对吗?”

小鸡仔随着王丽丽的手劲歪了一下。

王丽丽马上扶直了小鸡仔的头,用手指着小鸡仔说:“怎么,怎么,你个丢蛋鸡,说你几句你还不服气呀,想装晕倒是不?”

王丽丽一边说一边看着小鸡仔的表情,眼看小鸡仔眼睛咕噜咕噜转,还付出唧唧的声音,王丽丽高兴的说:“怎么,抖擞精神,准备跟我分辨了是吗?”

恰巧这个时候小鸡仔唧唧了几声。

王丽丽就高兴了,把小鸡仔放在手心里,用另一只手抚摸着小鸡仔的头,得意的说:“这就对了,知错就改就是好鸡子,如果早这么认识错误,我不早就放开开你,给你好吃了吗。”

说着,一手拿着鸡仔,一手去拿已经收起来的芝麻。这个时候,王丽丽喂养的小鸡子们已经经历了两个阶段,从吃芝麻到吃小米,现在已经从吃小米转换到吃玉米糁子了。

玉米糁子是中原地区农家人常备的一种食材。它是有玉米粉碎而成,颗粒如小米大小。通常的吃法就是做玉米糊糊,用来当早饭。

中原地区一般一年两熟,最常见的农作物有冬小麦和夏玉米。所以,因地取材,从农历的七八月份新玉米下来开始,到第二年的春夏天,绝大部分时间里,这个地区的农村人的早餐,都是喝玉米糊糊的。所以,玉米糁子是这个地方农村人家家都有的,相对比较便宜的食材,通常也用来喂猪,喂小鸡仔等家禽。

新卖的小鸡仔在经历了芝麻和小米的喂养后,在长成成鸡的过程中,食用最多的就是玉米糁子。王丽丽经常拿玉米糁子用水拌匀,倒到一个碰茬子里给小鸡仔们吃。

喂小鸡仔的时候,作为猪倌、羊倌的王丽丽,需要严密看守。因为纯玉米糁子这种食物,在当时的农村家庭,是不能给每一个家禽吃的。比如猪,羊,驴,马,牛等大型牲口,玉米糁子对它们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美食。必须在很特殊的时候,根据需要,要给它们加料的档口,猪,羊,驴,马们才有机会享受如此美味。

玉米糁子甚至不能给成年鸡子吃。

就连这个时候的爱丽丝,已经两三个月的半大小狗,在食物不足的时候,对玉米糁子也是常常垂涎三尺的。因为,在食物不足的时候,就连猪食,也会是爱丽丝经常的选择。

爱丽丝在三个月大的时候,已经是一只半大的,健康的,活泼聪明的小黄狗了。在吃了老大模一个多月的羊乳,加上王丽丽的多方佛照,爱丽丝的身体早已经恢复正常,甚至是更加的健康和活泼了。

这不,王丽丽家新卖了小鸡仔之后,小主人的身心移交别处,爱丽丝时不时的满怀失落感的卧在王丽丽身边,眼看着小主人对鸡仔们疼爱有加,也只有默默观望,以期小主人玩腻了那些小小的,毛茸茸的,自己一口就能吞噬的小东西之后,来跟自己玩一把。

原来,刚刚买了小鸡仔的第一天,爱丽丝曾经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作为看家狗,家里的一切财物都是它应该保护的对象,而对于刚刚卖来的小鸡仔,它却伸出罪恶的魔抓。

那一天的上午,在大人们下地,哥哥们上学之后。王丽丽按照妈妈的安排,把盛放小鸡仔的纸盒子搬出来,撒些芝麻给它们吃;然后就去喂猪、喂羊了。

那是爱丽丝平生第一次独自面对小鸡仔。那些绒绒的,惺惺的,唧唧不停的小东西在爱丽丝面前晃来晃去;幼小的爱丽丝,还不明白自己的职责所在、一时间抵抗不了内心的诱惑,就趁王丽丽不在的时候,快速的叼了一只小鸡仔到它的小狗窝,三下五除二的吃了。然后像没事狗一样,照样的跑出来,跟着小主人忙东忙西。

爱丽丝吃小鸡仔的事情办的很漂亮,如果不是天色将晚,王丽丽收小鸡仔的时候,数了数,少了一个,到处溜达了一圈,没有找到;脚下遥遥摆摆的爱丽丝恰好跌了一个跟头,王丽丽习以为常的抱了它一把,一眼看到爱丽丝嘴角的绒毛,也不会怀疑到爱丽丝的头上。

王丽丽看到爱丽丝嘴上的绒毛,心里吃了一惊,快步的抱着爱丽丝向狗窝走去。到了狗窝那里一看,王丽丽顿时火冒三丈,把爱丽丝往狗窝里一丢,捡起狗窝里还剩余的有关小鸡仔的东西,一边伸到爱丽丝眼前,一边照着爱丽丝身上猛打。

爱丽丝嚎叫一声,躲闪着,求饶着,边叫边跑;王丽丽气的七窍生烟,眼前晃动的,都是爱丽丝的奸馋相,更是怒火中烧。王丽丽盛怒中,一把抓住爱丽丝,高高举起,顺手拿起一根粗棍子,朝着爱丽丝的嘴,恨恨的打着,一边打一边说:“你是一只狗,我们养你是为了看家护院,是为了主人们不在家的时候,帮我们看护家里的鸡呀,鸭呀,羊呀;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东西,不仅不忠于职守,还监守自盗,偷吃我辛辛苦苦养育的小鸡仔。那我还养你干什么,还要你干什么,你这种不懂得护家,不懂得替主人看东西的狗,我打死你算拉倒……”

王丽丽一边说一边狠狠的打爱丽丝的嘴,打累了就一手拎了爱丽丝的蹄子,把爱丽丝扔到门外,关了门,不让爱丽丝进家。爱丽丝在门外哀嚎,王丽丽对之置若罔闻。直到王豫超放学回家,看到嘴巴流血,缩倦在家门口的爱丽丝,满心孤疑的抱起爱丽丝,开门进家,一边走一边喊道:“丽丽,你知道谁打了爱丽丝不?”

王丽丽迎了出来,声音中扔带着气色,说到:“我打的,它该打。谁让它吃小鸡仔来着。”

王豫超一听爱丽丝吃了小鸡仔,马上把爱丽丝丢到地上,一跺脚到:“原来爱丽丝是这么一只不知长进的狗呀。”

爱丽丝脚一沾地,听到王丽丽兄妹生气的声音,知道没有好事,就飞跑着钻到躲避花冠王啄它的树墩子底下。王丽丽一看,知道爱丽丝知道错了,也就没有再多说,该忙什么忙什么去了。

没想到王豫超回到房间放下书包,拿了棍子来,敲着树墩子叫爱丽丝出来,狠狠的说要好好教训爱丽丝一顿。王丽丽听了,马上跑过来,拉着王豫超说:“你不要再打它了,看样子它已经知道错了,爸爸妈妈在北地,你快去地里帮忙吧。晚饭,我很快就做好了。”

王丽丽拖着劝着,把王豫超弄走了。爱丽丝趁势从树墩子下溜出来,跑到它的狗窝去睡。没有多大一会功夫,天色黑了下来,下地的人们也陆陆续续的回家了。王爸爸回到家里,没有洗手,放下工具就朝狗窝走去,看到爱丽丝就一把拎出来,顺手一个嘴巴,一边打一边说:“你这种祸害东西的畜生,扔出去,不能养。”

听到爱丽丝的哀嚎声,王丽丽急忙跑了过来,从王爸爸手里夺过爱丽丝,紧紧抱在怀里,跟爸爸争辩到:“爱丽丝才几个月,它就像一个小孩子,根本不懂事;犯错误了,我打了,哥哥也凶了,您还想怎么样?”

“不养了,扔了。”

“那可不行,我养了快四个月了,有感情了,要给我和爱丽丝一次机会,如果我教育不好爱丽丝,它再祸害家里的东西,再扔它。”

爱丽丝听了,停止了哀叫,把偷钻到王丽丽臂弯里,一动也不动。

从此之后,就算小鸡仔们满地跑,爱丽丝都躲的远远的;后来因为王丽丽喂小鸡仔们的时候,故意命令它跟小鸡仔们靠近,爱丽丝不得不听候王丽丽的号令跟小鸡子们接触,但每次都是小心翼翼,一切行动都听王丽丽的指挥。

就算每次看到小鸡仔的时候,爱丽丝就情不自禁的想起小鸡仔的美味,那么鲜,那么嫩,那么美味可口。吃小鸡仔的感觉,是爱丽丝终生难忘的,但,吃小鸡仔后,被小主人惩罚,打烂狗嘴还不罢休,非要赶出家门的记忆,也是铭心刻骨的。

从那事之后,爱丽丝记住了,主人们再喜欢它,那也是有原则的喜欢,他们根本不会纵容自己为所欲为,一旦犯错,马上就会翻脸无情,甚至发起全家的主人们来惩罚自己。

从这件事后,爱丽丝学乖了,它知道,那些黄黄的,软软的,唧唧叫的小东西们,是主人的心头肉。是家庭的一份子,是作为看家狗的自己,应该尽心竭力保护的对象之一。

所以,每次王丽丽喂小鸡仔们的时候,爱丽丝就乖乖的,卧一边;不邀宠,不胡闹。只不过会时不时的发出声音,以期引起小主人的注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