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三十二章 爱的惊喜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美梦成真

全章目录


下了飞机又转乘大巴,直到晚上七点钟,依依才回到家里。她放下行李,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就直接去了县城中医院。

爸爸躺在病床上,脸色腊黄,嘴唇发紫。他处在昏迷状态中,正吊着盐水,生命危在旦夕。

因为病情危重,县医院要求病人转院治疗。转院需要钱啦,幸亏依依及时赶回来。妈妈看见依依就像看见了救命稻草。悲痛无助的她,抓住女儿的手,述说着事情的经过。

姑姑家新居入伙,爸爸去吃饭,几杯酒下肚已有些醉意。休息了一阵他便踩着自行车回家,在路上被一辆货车碰倒在地。当时他晕晕沉沉的,只感到腿有点疼,手擦破了点皮,其它倒无大恙。司机给了他二百元钱就私了回家了,他连人家的车牌号都没看就放走了司机。

爸爸回到家后就感到胸口越来越痛,接着头也痛了起来,吃晚饭的时候人已经直不起身了。他被送到医院时已昏迷过去。

医生通过检查初步确认,病人体内多个脏器破裂出血,脑内可能也有损伤。医生建议快速转往郑州大医院接受治疗。没办法,家里没余钱,眼下情况虽然危急,却动弹不得。向姑姑借来的三千元,对于如此严重的伤情,也只是杯水车薪。如果依依不回来,爸爸也只有在这里听天由命了。

依依连夜将爸爸送往郑州医院治疗。做了CT检查,经过医师紧急会诊,爸爸终于被送进了手术室。幸亏来得急时,医生告诉她们如果再迟来两个小时,病人可能就没救了。

通过手术,爸爸终于脱离危险。入院不到两天时间,已经花费了八万多元。后续还需要进一步治疗,不知还要用去多少钱。

依依和妈妈依偎在一起,两人都已疲惫不堪。依依让妈妈靠在自己身上睡,她说自己不困,其实她已累得撑不开眼皮了,只是心中牵绊太多,苦撑着罢了。

陈嘉豪又发来了微信视频。通过屏幕看见陈嘉豪那张热情洋溢的笑脸,依依的心田仿佛注入了一股强大的暖流。望着他那如火的笑靥,她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挂念,恨不得即刻插上翅膀飞回到他的身边。然而任凭心中有再多的热爱和思念,却只能把悲喜,都寄托在手机屏幕里。

“你想我吗?”陈嘉豪那双会抒情的眼睛像熊熊的烈火般燃烧着爱意。

“想啊!”依依低声回答,转眼望向沉睡的妈妈,担心她听到自己的情话。

“有多想呀?”陈嘉豪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想象着两人拥抱在一起的美好感觉。

“你有多想我,我就有多想你,甚至比你想我更想你。”依依的声音里,甜蜜中带着忧伤。

“宝贝,别让我等太久了,快回来吧!我真的受不了这种相思之苦,太他妈痛苦了。”他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唉!我也想快点,可是现在情况不允许。至少也还得等一个月才能回去。”她无奈地望向病床上沉睡的父亲。

“你也要多保重身体啊,晚安!”

“晚安!”

“晚安!”陈嘉豪嘴角挂着笑意,但眼神忧郁。

他们两人谁也不肯先挂电话,就这样一直望着屏幕。一个护士走了进来,依依才轻轻地收了线。

陈嘉豪根本无法入睡。他打开柜子,摸着依依的真丝睡裙,仿佛触到了她那柔软火热的身体。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倒在了床上,身体仿佛被抽空了血液般无力。

幻想着她那甜甜的微笑,他失眠了。

才分开两天,怎么就这么想她。这可恶的一千多公里,他真想连夜开车赶到依依身旁。

好了,睡吧!睡着了就不想她了。可奈何怎么翻身就是睡不着。陈嘉豪像个小孩一样抱住枕头,幻想着依依的一颦一笑,他用催眠的方法哄自己入睡。

依依刚刚还很困倦,接了陈嘉豪的电话后,头脑又变得兴奋而活跃了。她回想着发生在他俩身上的一件件事情,觉得人生真是奇妙。

陈嘉豪就象是上天派来的救兵,总会在她每一次遇到困难时,准时甚至提前出现在她的身边。如果没有遇见他,依依不敢想像自己眼下会是何等的境况。

如今,陈嘉豪的妈妈病了,依依的爸爸也躺在病床上。两个人也真是有缘呐,连命运都是如此的相似。只要想想自己的感受,就能理解他的痛苦。这种相同的命运背景,让他们更加珍惜和相爱。

依依回想起以前小时候,父母经常吵架,甚至打架。两个人一吵起来,就会恨对方恨得要死,一个恨不得掐死一个。可是现在爸爸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妈妈痛苦地哽咽着,仿佛失去了他就没法生存。

妈妈几天都吃不下一口饭,依依在外面给妈妈买了豆浆和小笼包。这是妈妈平日里最爱吃的,可她没吃几囗就已经饱了。曾经用最恶毒的语言互相伤害着对方的人,竟然也有着这么深的爱。依依为此感动着,为人间的真爱感动着。她从心底深处对妈妈生出一份莫名的敬意来。

如果爸爸出院了,依依打算在县城给爸爸和妈妈买一套商品房,让他们两人好好安享清福。如果还有余钱,她想给父母开个小卖部。这样他们的生活有了依靠,就不用再过以前那种朝不保夕的日子了。

一个星期后,爸爸通过第二次手术,病情已经平稳,但还需要在医院疗养一段时间。

昨天晚上陈嘉豪和依依视频,他问依依现在在哪间医院,说他明天过来看她。依依只当他是在开玩笑,就随手发了张医院的图片和地址给他。然后两个人又甜蜜地互道晚安,各自安好。

早上十点钟依依去药房拿药,突然接到陈嘉豪的电话。他让依依去医院门口,说有个快递送给她,叫她快点来门口领取。

依依暗自思量着,“这家伙难道又担心我在医院里没衣服换了,竟然还把快递送到医院里来,真是个奇葩。”

依依向门口走去,脚步轻快,神情愉悦,幸福在心头荡漾。她来到门口向四周环顾一圈,却并未发现有快递员出现。等了五分钟,仍然无果。

依依既失望又气愤,在心里埋怨起来。“什么人嘛,开玩笑也不看场合,在医院里也要给人添乱。如果今天晚上他要是再发视频过来,我也要想个法子回敬他一下才行。"

依依气地嘟着嘴正要转身离去,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这么熟悉,这么亲切,仿佛是几百年前的故人。他不可能在这里出现,可他就站在她的眼前。

“……嘉豪,你怎么来了?”依依定定地望着陈嘉豪,久久说不出话来,激动又感动,泪水挂在她那如花的笑脸上。

“我好想你,就来了。昨天晚上我就告诉你我要来。”他们拥抱在一起,炙热又缠绵。

“你这么忙,还来看我。”她拉着他的手向住院部走去。

“唉!真是命苦呀,总是在医院里见面。”他苦笑着。

“一会儿带你去个好地方玩。”依依凑到陈嘉豪的耳边故作神秘的低声耳语,像个调皮的小孩一样朝他眨着眼睛。

“好吧,我等不及啦。”陈嘉豪紧紧地攥住依依的手。

走进病房,依依的妈妈正在给爸爸喂早餐。陈嘉豪不等依依介绍就主动上前去问候。

“爸,妈,你们好!”他刻意地弯了一下腰,彬彬有礼,像个谦谦君子。

“哦,快坐,快坐。”依依的妈妈用手抹了一下旁边的椅子,推向陈嘉豪,目光有些诧异。

依依感动又惊讶。她真没想到,陈嘉豪竟然会是这么一个见面熟。来到这里不叫叔叔和阿姨,竟然直呼“爸,妈,"她又一次被震惊和感动了。

“爸,妈,这就是陈嘉豪。”依依补充道。

爸爸和妈妈看着眼前这位高大又帅气的女婿,心慰又惊喜。虽然依依并未向父母透露陈嘉豪的家世,但爸爸和妈妈从陈嘉豪的衣着品味,已辩识出他像是个有钱人。

妈妈一个劲地盘问陈嘉豪做什么工作?家里有几口人?有没有房子?有没有车子?问这些低俗的话语,把依依尴尬的,几次想打断妈妈的问话。可妈妈越说越来劲儿。

陈嘉豪向来会演戏,把这位未来的岳母逗得哈哈大笑。丈母娘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位女婿。她一个劲儿给依依使眼色,让依依带陈嘉豪出去玩,说病房里气味不好闻。

“你妈妈很喜欢我呀!”陈嘉豪神彩奕奕,忍住了笑意却忍不住得意。他牵着依依的手向街上走去。

“你呀,就是这种爱死丈母娘,气死老师的人。”依依呵呵大笑起来,面若桃花。

“哈哈哈,你这是夸我呢?还是贬我呢?”他满面春风。

天气真好,初冬的阳光照在身上正好温暖。一阵微风吹过,树叶飘飘洒洒落在他们身上,像是在为幸福的人儿接风洗尘。他们相视一笑,满街道的梧桐树叶刹那间都被爱意暖红了。

真心相爱真好啊!情深似海的人儿从来不怕千山万水的阻隔。


连载风云录

第三十三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