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三十一章 美梦成真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爱到心碎

全章目录


依依本来只想眯上一会儿就起来,可是太困了,一睡下去竟然睡到十点钟才醒来。她坐起身,看看手机,还好,今天是星期天。陈嘉豪还四平八稳地躺在她的身边,他睡得正香。

依依将陈嘉豪摇醒,因为说好今天要去医院看望他妈妈。一般的讲究是下午最好不要去探望病人,这样不太吉祥。所以必须在吃中午饭之前赶到医院。

他们快速地在楼下小店随便吃了点早餐,便匆匆赶往医院。陈嘉豪带着依依来到病房,医生正在给妈妈打针。陈嘉豪的爸爸也在,依依叫了声:“叔叔,阿姨。”算是和长辈打了招呼。

陈爸友好地朝依依点了点头,不苟言笑。妈妈兴许是病了的缘故,已没有力气再对依依盛气凌人。她面无表情地望着依依。一看见儿子,脸上即刻露出了喜色。

陈嘉豪握住妈妈枯黄的手,心疼又难过。妈妈面容憔悴,眼睛深陷,病痛折磨得她虚弱不堪。积怨成疾的她,看着亲人站在身旁,一切已经释怀。想起儿子的前途和婚姻大事,心头又涌起阵阵悲哀,眼神里写满了担忧。

陈嘉豪拉着依依的手站在妈妈跟前,妈妈看依依的眼神变得温和了。依依紧绷的心稍微好受了一点,她知道这位阿姨从一开始就对自己有成见,要不是现在她躺在病床上,可能自己还要继续遭受她的白眼。

望着躺在病床上的枯瘦女人,依依对她一点恨意也没有,心底反倒生出几分同情来。也许大家都是女人的缘故,现在她又患上了这种病,依依向来心地善良,所以不由得也悲悯起来。

陈嘉豪的妈妈住的是单间病房。医生走后,爸爸把病房的门关上,屋里的气氛第一次这么融洽。陈嘉豪趁着这个好机会,把自己准备和依依结婚的事,说给他爸爸妈妈听。

爸爸一直沉默不语。妈妈也许是打了针的缘故,也许是受了刺激。她把眼睛瞪得大大的,望着陈嘉豪,半张着嘴,想说什么却一直没有说出来。

依依的心已提到了嗓子眼上。她知道这位未来的婆婆一直不喜欢她,突然要她接受这个消息,她肯定吃不消。她那么爱他的儿子,听说儿子要被眼前这位丫头抢走,心里的滋味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依依低着头,不敢和她对视。

陈嘉豪被爸爸叫到门外问话,不知道爸爸会怎样裁判他俩的婚事,依依不由得心慌了起来。她不自然地搓着双手,心跳加快,佛仿进了考场般紧张。

陈嘉豪和依依都没有商量,就仓促地向父母宣告自己的婚事,事前依依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突然被拉上刑场的人,等着接受审判。命运殊途,全由不得自己。

以前依依也曾无数次幻想过,陈嘉可豪能会在饭店里,或者家里的餐桌上,向父母郑重宣告此事。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嘉豪居然会在医院这种不吉利的地方,陡然地向父母申请自己的终身大事。

依依惶惑不安起来。陈嘉豪今天的表现,让她既感动又意外。不知道是出于讨好,还是她本来就善解人意。看见陈嘉豪的妈妈嘴唇反复蠕动着,依依马上给她倒了杯热水。她接过水后,善意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温柔又斯文的女孩儿。

“你真心喜欢嘉豪?”陈嘉豪的妈妈虽然病得不清,化疗催落了她的头发,但她说起话来,思路依然清晰。她的眼神中透着严厉。

“嗯。”依依鼓起勇气平视眼前这位生病的阿姨。

“婚姻不是儿戏。虽然结婚只是你们两个人的事,但是,婚姻的稳定却关系到很多因素。你爸爸妈妈知道你们两个人的事吗?”也许是喝了热水的缘故,她的态度不再冰冷,变得平和了起来。

陈嘉豪和爸爸走了进来,父子俩应该谈得不错。陈嘉豪紧锁的眉头已经舒展开来,多日来的抑郁也退去了。他向妈妈投来乞求的眼神,只等她点头。妈妈一直不吭声,但也不反对。陈嘉豪也不再提说此事,他全当妈妈默认了自己的提议。

沉默了片刻,陈嘉豪轻轻地抱了一下妈妈,感激妈妈的成人之美。

告别了父母,陈嘉豪带着依依直奔珠宝店。他让依依挑选戒指,依依对珠宝并没有多少了解。她从来也不关心这些东西。以前她一直觉得这些奢侈品和自己无关。在导购的诱导下,他俩选了一对今年刚上市的新款情侣钻戒。耳环,项链也都一起买了。

陈嘉豪平常花言巧语,今天给依依戴上戒指的时候却什么话也没说。他默默地给自己也戴上了戒指,然后把两只带戒指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两个人一往情深地对望着,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也许正是人们常说的,情到深处欲无言。

陈嘉豪又亲手帮依依戴上了项链和耳环,依依感动得热泪盈眶。依依不相信幸福会来得这么快,感觉自己正处在一个假的幻境中。

“我们是在拍戏吗?”依依神经错乱似的,说出了一句古怪的话。

“嗯,导演让你我接吻,你投入点儿。”陈嘉豪接的话更加犀利。他不等依依反应过来,已深情地吻上了她的唇。

可能平日清心寡欲惯了,一下子戴这么贵重的首饰,依依顿感头重脚轻,完全受不起。也许是被爱冲昏了头,她一直清醒不过来。

依依紧紧地抱住陈嘉豪不肯放手。他担心她一放手,梦就会醒了,戏就拍完了。

陈嘉豪的手机响了,公司里有人找他,今晚又约了人出去吃饭。他俩依依不舍,在门口吻别了。

幸福不应该来得这么快。曾经幻想和盼望的那种美丽,突然这么快速地降临了。依依却突然害怕起来,她担心自己没福消受这些幸福。为什么会这么幸运?为什么今天陈嘉豪的父母没有阻止他们的婚事?这些美好来得太不真实。

依依重重地倒在床上,她扑在柔软的被子上,被巨大的幸福撞击着,直不起身来。

没有预期的狂喜。不知为什么,依依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这种不安一直困扰着她,不知饥饿,不知疲倦,忘记了时间。

晚上,依依没有吃晚饭。直到十一点钟她还没有去沐浴,一直和衣躺在床上,任思绪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东奔西跑。

以前她总是盼望幸福,可现在突然一下子被幸福推到了顶点。当爱没有任何阻力,这种感觉就像拔河比赛中,对手突然放手,自己赢了,心里却尽是失落和不安。

十二点钟,陈嘉豪打过来电话。依依还在发呆,她的情绪一直调整不过来。陈嘉豪接依依回了自己家 。这个家宽敞、舒适又温暖,但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陈嘉豪问依依,有没有把他俩的事告诉父母。依依恍然大悟。是呀,自己的终身大事已经决定下来了,应该告诉父母才对。她打电话给妈妈和爸爸,可是两个人的电话都一直打不通。她又打电话给隔壁的乔叔叔。乔叔叔告诉她,爸爸今天被车撞了腿,现在在医院里。怪不得今天总是心乱的不行。

虽然和父母的感情并不是很深,但是,听说爸爸出了车祸,依依还是心乱如麻。陈嘉豪让她别慌乱,让她明天坐飞机回去看一下。又给了她一张金卡,让她回去给父母用。

依依问陈嘉豪这张卡上有多少钱?陈家豪用手打了个六的手势。依依以为上面有六千块。她问陈嘉豪到底有多少钱在卡上。陈嘉豪让她猜,她一连猜了三次都猜错了。最后他告诉她,这张卡上一共有六十万,就当是送给岳父岳母的聘礼。依依吓坏了,她把卡丢给陈家豪,怎么都不肯拿那张卡。

其实如果当结婚聘礼,这些钱并不算多。平常人家结婚的聘礼也要十几二十万,何况陈嘉豪的家世,给个一百万都不算多。但依依不是这么想,她觉得和陈嘉豪讲钱,有辱爱情的神圣。她担心拿了这些不属于自己的钱,会招来祸患。

第二天早上,陈嘉豪送依依去了飞机场。天气已经转凉,依依穿着套裙,从车上下来,冷得浑身瑟瑟发抖。陈嘉豪脱下他的西装披在依依身上。

陈嘉豪一直把依依送到登机口。他们在分开的最后一刻,陈嘉豪又把那张卡塞进了依依的手里,她想还回去,可是他已走远了。他走的太匆忙,都忘了拿回自己的西装。依依就这样披着他的西装上了飞机。

一切就像演电影,没有彩排,却感动得让人虚脱。


连载风云录

第三十二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