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二十二章 爱的俘虏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真情流露

全章目录


两天后,依依来到医院给小普办理出院手续。医院可真不是个穷人该来的地方。小普这么一死一活折腾两天,抢救,输液,化验,各种费用加起来就是三千八百五十元。看着卡上的钱如流水般离她而去,依依心痛不已。但转念一想,如果这些钱能救活好朋友的性命,倒也值得。

然而,依依一想起还是没能帮小普筹到那两万三千元,心里又有些难过。她为小普着急,也为自己悲伤。

关于钱的事,她两天前在医院里已经把自己的意思表达给了陈嘉豪。当时他嘴里说出的话很暖人,但行动上却没有任何表现。依依这两天也没有再向他开口提过此事,因为她觉得这是一个敏感的让人难以启齿的话题。

昨天依依一整天都没有见到陈嘉豪的影子。陈嘉豪在电话里说他整日都很忙,却在微信里问她什么时候过生日。陈嘉豪的这种举动让依依觉得又气又不耐烦。

如果没有对一个人产生感情,也就不会对他所说的话寄于太大的希望。可一旦把心都交给他的时候,就多么希望他也能如此慎重而认真的对待自己。

难道陈嘉豪口口声声对她所表达出的爱慕,也只不过是一个花花公子的夸夸其谈吗?他的花言巧语也只不过是一时兴起的冲动吗?依依想到这里,泪水已由不得自己又在眼眶中打转。

为了不让旁人看见她的悲伤,依依把头转向墙上的温馨提示。她付完款,忧虑地走向病房。

医院本来就是一个让人悲伤的地方。来这里的人大多面带愁容。为了不让这种悲哀的情绪继续蔓延,依依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陈嘉豪答应依依一大早就来接她们,可现在已经十点多了还不见他过来。依依又着急又苦闷,可心里有一股气憋着不允许他给陈嘉豪打电话。以前她从来不会这么小气,可现在却非得计较他到底有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

依依不愿把自己的烦恼再转嫁给小普,因为此时的小普看上去依就虚弱不堪。尽管依依心里很不舒服,但她不愿向小普倾诉自己的苦闷。她担心自己会不自觉的和小普看法苟同。她不想像小普那样对爱失去信心,对世界心灰意冷。

依依那冷却已久的心好不容易才开始融化。她的潜意识里对爱充满了渴望。她相信陈嘉豪是爱自己的。让怀疑见鬼去吧,依依在惆怅中不断的自我安慰着。

依依满腹心事地帮小普整理好该带走的物品。她一抬头正好看见陈嘉豪走了进来,他的笑脸像一抹阳光,瞬间温暖了依依潮湿的心。陈嘉豪那炽热的目光像熊熊的烈火,烧得依依浑身暖暖的。

"为什么这么久才来?”依依一脸娇羞的埋怨着。

"刚才在忙这事。”陈嘉拿出一张暂新的银行卡递给依依。

依依虽然非常希望陈嘉豪能言出必行,可当他突然递给她这么一张银行卡时,她却迟疑和犹豫了起来。为什么不敢伸手去接他的卡?到底在担心什么?前方似乎有一只莫名的手在阻止着她。

"这卡里有多少钱?”依依一脸困惑。

"不多,一点点。快拿着,我手累了。密码是你的生日加我的生日。”陈嘉豪边说边把卡往依依手里塞。

握着这张小小的卡片,依依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自己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现实了?还是爱从来都是需要对方的给予才能得到证明?原来伟大的爱情也这么荒诞地经不起推敲。

唉!不管了,什么也不去想了。握着这张卡就是握住了陈嘉豪的心。依依从容地将那张卡紧紧攥在手里。

不是说好了向陈嘉豪借钱吗?怎么连个借条也没有,就这么理直气壮地拿了他的钱?这么怪异的行为不正是对爱的亵渎吗?依依一再纠结着自己的行为。

依依望着陈嘉豪的眼睛,决定以后要好好爱他。

依依一路上都沉默着。应该高兴才对呀!可为什么高兴不起来。昨晚陈嘉豪打电话问她生日的准确日期,她还讽刺他虚情假意。回想起来,她又自责又后悔。

依依平常多数坐在前面,欣赏的都是陈嘉豪的正面和侧脸。今天她和小普一起坐在后排,原来从后面这么近距离的看他,此人的背影竟是如此的娇健和让人迷醉。

陈嘉豪神采奕奕,满脸的得意和幸福。他的爱意已顺利送出,这是他以前一直想对依依做的事,今天他终于如愿以偿。依依不再拒绝他的爱了,一想到他已将红旗高高地插上了她的心头,陈嘉豪又情不自禁地乐了起来。

此刻,小普对陈嘉豪的感情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在她的眼里,世上的好男人已死光了,现在她就只看到陈嘉豪这么一个。是他抱着她去医院的,是他愿意拿出钱来救她于水火之中,是他给了她活下去的希望。对她来说,这样的恩情大于爱情。

依依的幸福和小普的痛苦构成了悬殊的对比。小普对依依的付出不但没有一点感激,反而嫉妒起了依依的幸运。依依越幸福,她就越感到痛苦。

爱会让无知的人变得不可理喻,爱会让自私的人变得让人讨厌。

陈嘉豪已好久没有和依依单独相处了。一回到家里,他便说有话想和依依说。他和小普打了声招呼,让她好好休息。说罢就温柔地拖着依依的手,进了她的闺房,随后关上了门。

看着依依甜蜜幸福的样子,小普感到无比的心酸。也许是吃了太多安眠药的后遗症吧,小普已不再机智。她已变成了不自知的傻瓜。迷惘中,她按耐不住自己烦燥的心。

小普来到依依门前,她连续拍着依依的门。依依打开了门,她惊讶地望着眼神迷离的小普。

“小普,有什么事吗?”依依注视着神情怪异的小普。

“刚才我们公司领导打电话过来,向我摧要那笔货款。你方便的话就快点转帐给我吧。”小普因为紧张而显得有些不自然。

“哦,那我现在就转给你吧。”依依转身去向陈嘉豪要了u盾。

陈嘉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满脸的兴奋被突如其来的打搅涂上了一层阴云。熊熊的爱火又一次被浇灭,狂热的欢喜被无情的终止。陈嘉豪无奈地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燃,递到唇间,浅浅地吸了一口,闷了许久才吐出来一个个烟圈。烟雾摇摆成奇形怪状的模样,像一个个讨厌的魔鬼,张牙舞爪着想霸占整个屋子。

十五分钟后,依依关了电脑,她轻松愉快地回到陈嘉豪身边。陈嘉豪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你就这样把钱转给她了,为什么不让她写个借条给你?”陈嘉豪一本正经地望着依依。心疼着她的轻信于人,同时为她的草率担忧。

“哎呀,这么好的朋友,写借条这种话,我实在说不出口。你不也没让我写借据吗?”说完,她在陈嘉豪的脸上吻了一下。

“好了,随你吧,你开心就好了。”陈嘉豪深情地回了依依一个吻。

手机又响了,陈嘉豪一手接电话,一手将依依揽在怀里。

这两天,陈嘉豪的爸爸和妈妈去了北京他大舅那里旅游去了。公司的业务这些天都交给了陈嘉豪处理。他通完电话就起身向依依道别。

陈嘉豪走出门口,又忍不住回头望了依依一眼,满眼都是眷恋和不舍。他的背影已带走了依依的心,他终于将她俘虏了。

第二十三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