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七十四章)明玉若水

字数 2057阅读 329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和尚,你究竟…还杀不杀…我。”

发鬼自然不会有我那样千回百转的心思,在它眼里,净玄只不过是一个敌人,一个可以威胁到它生死的敌人。

我不得不佩服这恶鬼,它已死了千年,却仍尚留得一丝神识,懂得以他人性命来威胁别人。

但净玄不是别人。他究竟在不在意我的生死,我全无把握。

净玄远远的看着我,看着发鬼以最坚硬的丝韧紧勒在我的喉部,没有说话。

在这种诡异又漫长的沉默中,我心上的温度渐渐冷下来。

我突然明白了,他并不会救我。

诚然,他是一个极为慈悲的僧人,所以他不能见世人受苦,且愿意穷极一生为天下解难。但我不是他的“世人”,我只是一只妖,与他收在金钵里的那些妖邪鬼怪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可以解救苍生,但可以不解救我,因为我不是凡人,而是一只鹤妖。

妖,并不在他的“众生”之列。

可笑的是……我一直以为我会不同。

净玄望着我,他眼中的悲悯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

铲除祸乱千年的恶鬼,还是冒险救一只无足轻重的小妖?

孰轻孰重,想必他心中已然有了断定。

净玄从袖间掏出一只金钵,他菱形的唇开始张张合合。

我缓缓闭上了眼睛。

颈间的发丝越来越紧,我索性放弃了呼吸;脖间似乎溢满了血液,但我已感觉不到疼痛。

一阵金光闪过,只听发鬼哀嚎一声,那些束着我的发丝徒然消散,化作缕缕烟尘,哭嚎着向他手中的金钵扑去。

他已将恶鬼收服。

但我没有丝毫的欢喜。

因为那金光也在侵蚀着我的身体,寸寸绵绵。

削骨之痛,灭神之苦,不过如此。

在那万千佛光之中,我徒然眼角有泪。

他不爱我。

因为没有爱,所以他舍得让我受这圣光侵蚀之苦,所以他可以亲眼看着我在他面前烟消云散。

他这一世,永远不会爱我。

我已没有在这个世上活着的理由。

天地间只有他,只有我,只有这灼热如火的圣光。

我朝他手中那点金光最明之处奔赴而去。

然后,我仿佛听到了他的一声惊呼。

“青持——!”





我一度以为,这便是我此生的终结。

直至我听到四周传来鸟虫的低鸣,与河水流淌的声音,我这才心内起疑,为何我的感官还这样清晰,为何适才撕心裂肺的痛楚还犹记于心?

莫非我未曾喝过孟婆汤,未曾走过奈何桥不成?

我的鼻尖传来一股淡淡的檀木香气,心中微动,于是睁开眼睛一看——

净玄一席宽大的白衣,盘腿正坐于我身前,他的双目微阖,全身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并且那光正源源不断的朝着我的方向送来。

他…他这是在救我?我…我还没有死…

我刚想张口说话,却发现自己丝毫动弹不得,像是受了某种束缚,又似身上所有的力量都被无端吸噬。

一个周天后,净玄终于停止了运功,金光渐渐从他身边褪却,他睁开眼,目有谴责地望着我:“青持,你行事怎可这样没有分寸。”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质问弄得心中一虚,几番张口,涩涩地道:“我…我如何?”

“你可知,以妖魔之身擅闯浮屠金钵,会有怎样的后果?”他冷冷地问。

他仿佛在生气。

他居然也会生气。

这可真真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我向来只见过他平淡如水的样子,不以物喜,亦不以己悲,仿佛这世间从没有什么事能真正让他在意。若以物相比,这人便是百川,是汪洋,总之是这世间最为伟岸也最为无动于衷之物。他本是良泽秀木,美则美矣,然而总是差着那么点人世间的烟火气息。而今他微微皱着眉,眼角带着一点威严的怒意,与他平日那副俯仰千古的气度全然不同,宛若一块明若朝霞的玉忽然如水般颤动了。这可真是叫人心神往之。

“世间妖魔,凡有误入金钵者…轻则,滞留佛地,修为尽散;重则…魂飞魄散,永堕炼狱之地…”我斟酌着言辞,一字一句地回。

“你既心知肚明,”他抖了一下眉角,“为何还不管不顾地往上面撞?莫非当真不想再珍惜这条性命?”

“我…我以为你要收那发鬼,便会一道收了我…”我不自觉低下了头,越说越觉得没有底气。

“青持,”他瞳中带着一点哀怨,“你就这般不信我?”

我顿时哑然不已。

他叫的是我的名字,没有再叫我“小鹤妖”,这本该是一件令我欢呼雀跃的事,然而此刻我的心底却已被迷惘所充满。

我…不信他。

我若信他,便不会自怨自艾,便不会有适才那般万念俱灰的心思。

我不禁定定望着他,这个我爱了将近五百年的男子,他于我而言,是这样熟悉,又这样陌生。若今日我面前这人,换作是方梓靖,亦或赵谨俞,当他问出那样一句话,我定会断然否决。

但如今的他,只是净玄,是一个心中只装着大爱与救世的僧人,他杀魔收妖,不会有丝毫的手软,他秉行天理,不会有丝毫的犹豫。这样一个人,究竟还值不值得我信任?

“罢了,”等不到我回答,他轻轻的叹息,“你不信我才是好。或许不信,才是对的。”

望着他似乎有些失望的样子,只一瞬间又让我心软了,我想都未想便道:“不,大师,你应当怒我。”

“…我为何怒你?”

“你看,你本可以轻易收服恶鬼,却因我的缘故被搅乱了;你尽心尽力的救我,我却没心没肺的以为你要杀我。我实在…阿持心中实在惭愧。”

他微微一愣,继而道:“照你这样说,我还非怒你不可了?”

我下意识的想点头,却又猛地反应过来,连连摆手:“不不不,大师乃得道高僧,怎好与我这样的小妖计较?往事如烟,这不愉快的事情,大师还是尽早忘了的为好!”

他于是浅浅提了嘴角,宛若春风一般的笑了。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吧~

今天是520,大家节日快乐哟(❁´︶`❁)单身汪愉快的吃狗粮汪汪汪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