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七十五章)沟壑

字数 2125阅读 333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当下这气氛好虽好,然而埋在我心间的疑问却不得不问。

“大师,我有一事想问你,当时我已受了削骨灭神之痛,明明感觉自己快死了,可为何,我却活了下来?”

“我看你这小妖是嫌命太长,”净玄冷冷的扫我一眼,“从未见过你这样不顾性命的,竟敢朝浮屠金钵上撞。”

我十分委屈,心中不断绯腹:哪有人活的好端端会想寻死?这世间欢愉我还未曾享尽,挚爱之人我还未曾与其相守,怎可轻易放弃?不过是因为杀我的人是你,所以才心甘情愿而已。

“我那法术本就是为捉那恶鬼而施,你虽为妖身,可我下手难道没有分寸?若你老实待在原地,尽管会受些皮肉之苦,却万不会危及性命。”他说到一半,顿了顿,又目有谴责地望着我,“可你却这样笨,不管不顾的朝金钵扑来,以为我要杀你!幸而我及时挽救,才没有酿成大错。”

我讪讪的赔着笑:“那是那是,大师聪慧非凡,自然可以力挽狂澜。”我站起来恭敬地朝他行了一礼,“谢过大师救命之恩。”

他这回倒是自在受了我这一礼,然而面上还是不太欢愉:“且先别忙着谢恩,我只救了你的性命,旁的却是无能为力。”

“…大师此话何意?”

他不徐不缓地道:“你可以试试你的灵力。”

我听之一惊,试着运行灵力,却发现原本充裕的灵力竟然徒然一空!我施不出一丝法术,甚至比刚出生的幼妖还毫无用处。

我面上一苦,立时要哭出来:“大…大师,我的灵力去哪里了?”

他微微一叹:“我道法低微,只能保住你的肉身,却无法阻止佛光封印你的妖力。唯今之计,只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来淡化封印,从而恢复你的灵力,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我着急地问:“那,那要多久才能恢复啊?”

“这就全凭你的造化了,”他淡然地道,“少则十年,多则百年。不过,只要你一心向善,佛祖慈悲,自可替你化解此印。”

少则十年,多则百年,还得看佛祖他老人家的心思来决定要不要宽恕我,这听着可真叫人灰心丧气。

我大大的叹了一口气,愁眉苦脸的道:“这便是自作孽,不可活了?如今没了法力,无论哪里的牛头马怪都能欺负到我头上了,这日子可怎么过呀?”

净玄微微一愣,继而面上有一点动容:“此事说来,也有我一半的责任……”

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我压住心中止不住的得意,脸上还是一副哀凄绝伦的神情:“没法子了,这回我得仰仗大师的庇护了,若是大师对我置之不理,想必不出一时半刻,便会有妖魔来争相吞食我的内丹。那大师将才还何必救我?死在大师手里,好歹比死在来路不明的妖魔手里要有些骨气。”

听我这样一说,净玄果然认真思虑起来,他深邃的双瞳中渐渐升起一丝自责与不忍,片刻后,他从袖间拿出一颗檀木佛珠,以指在上做法,接着向我递来。

“此珠已被我施了法力,你带在身上,寻常妖怪便无法再近身。”

一颗破佛珠就想打发本姑娘?我接过在手上把玩了一会儿,继而不满地撅着嘴:“大师真是高看我了,如今我灵力尽失,又是妖身,即便可以隔绝妖魔,但大师又怎么保证我不会被凡人伤害?若是有人发现了一只毫无法力的妖,大师你猜,那只妖有几成的可能再活下去?”

他这次是真的愣住了。

我心中于是升起淡淡的嘲讽:“大师,你莫非是觉得不可思议?在你的眼中,向来只有妖吃人,魔杀人这类的丑事,可人杀妖呢?也许有,只是你从来不会去追查其缘由,你也不愿花精力去探寻其过程。”

他没有说话反驳,所以我只当他默认了。

我忽然没由来的烦躁:“净玄,你与那些凡人有什么不同?枉费你苦修佛道,看破世间百态,其实你终究也不过一个眼界狭隘之人。妖若杀人,便是有违天道,你必收之遣之;可人杀妖,便是顺应天理,民心所在。但那妖究竟有没有做错了事,究竟有没有害了别人性命?没有人在乎。就连你,你这样的得道高僧,也不会去在乎。”

“很久以前,我认识了一只狐狸,她妖艳且清冷,是这天地间最为美丽的一只狐。她从前也善良纯真,用尽心力去爱一个人,可那个人一旦知道了她是妖,便要咬牙切齿的恨她,要集合众人一齐来杀她,最终将她逼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你说,这世间哪有这样的道理?仅仅是因为她是妖,所有的深情便有理由化为利刃么?”

“净玄,你不妨问问自己,若当真有一天,我也被凡人发现了是妖,所有人都唾弃我,每一个人,都红着眼要取我的性命。到那时,你是会帮着我逃脱,还是会同你的‘世人’一齐来杀我?”

说完这长长的一段话,我静静的看着他,一心一意的等待他的回答。

他也静静的看着我,原本澄明的双目中微有疑惑,却始终没有给出我想要的结果。

冷风默默扫过山间,几片枯黄的树叶在空中落寞的飞舞,山溪自顾自的流淌,水面偶尔激起几圈涟漪,又渐渐回复了常态。

我想要质问他的心情渐渐平淡下来,望着他净白的下巴,他菱形的唇,高秀的鼻,平展的眉,我忽然觉得,这人虽然与我近在咫尺,却始终也远比天涯。

我与这人,中间始终横戈着无法跨越的沟壑。

我这才发觉我爱上这样一个人,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他这样心如止水的人,怎么可能会和我在一起?除非我不再为妖,而他也不再当和尚。

这当真是世间最不可能的一件事,发生的几率也许连万分之一都不及。

我看着远方恍然若失:“净玄,你不该救我,不该叫我信你。你不该给我任何希翼。”

他启口想说什么,我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转身迈步离开了。

我始终没有回头,身后也始终没有人。




感谢阅读,喜欢请留下你的赞吧~

周末总是太懒散写不出东西来,所以昨天没更新…打滚求谅解…今天之内如果过10赞我明早加更一章(^~^;)ゞ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