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将路95号3楼(5)

虽然对面前的陌生面孔有些发懵,但对新的安排还是坦然接受的,毕竟昨晚出了“事故”,而且验货的这几天举步维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总是捉住别人问问题,别人不烦,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宁愿通过配货熟悉物品。

陌生女子让我去找田,“让田安排你配货。”

我去仓库找田,“那个管理说我对店里的东西不熟,让我先去配一个星期货,再来验货。”

田笑的意味深长,“那是老板娘。”交给我几张订单,“我很忙,没有空带你,你自己尽快熟悉起来。”

我,“……好”。

于是我又被交给了田。

不知是不是巧合,田这天交给我的订单几乎每张都缺货,差不多每张单子上都有一样东西找死都找不到,求助三个配货员甚至于理货员阿姨,都找不到,最后才被告知缺货,跟田说,田点点头表示了解,让我把缺货的箱子先放一边,等下看会不会到货,或者给买家打电话,问一下买家,愿不愿意换类似款或者别的物品,这样一天下来,没配几张单子,接触的物品也屈指可数,大半时间都浪费在找缺货的东西上了,一天的时间,对物品的熟悉值甚至没有验一张订单大。

接下来的一天,李检休息,早上上班,我到田的检查台拿订单配货,钱检在一边说,“李休息,你不验货吗?”

我,“……”

田,“你今天验货吧。”

我,“……好。”

田的这一决定令老板娘的懿旨成了一纸空文。

以前在饰品仓库做的时候,老板娘经常发布各种命令,仓库主管都是阴奉阳违,在主管眼里,仓库无以裹腹,老板娘会问“何不食肉糜?”,于是她的指令也就没有贯彻的必要。

因为见惯了这样的事,自然不会大惊小怪,虽然心里觉得不太好——此间的老板娘并非彼间的老板娘,单就她安排我去配货这件事上,我觉得是很合理的,合理的指令得不到执行,并不是一件好事。

李检上班后,田也没有安排我配货,而是让我卸货的同时验货。

田除了履行一些管理职责,本身是个配货员,配回来的货装在手推车里,推到检查台前,由我一个订单一个订单分装在箱子里,赠送礼品和配件,比如贺卡和无痕挂钩等,确认一个订单上的物品全部配齐并且没有残次品且礼物和配件齐全后,我需要在订单上同时签上自己的和田的编号,分别代表配货员和验货员。

钱检,“老板娘不是让她去配货吗?”

田,“其实配货没有卸货学的快。”解释了一堆。

钱检,“……”

我,“……”

正在检查一个订单的时候,不经意抬头,看到老板娘走过来,心里有些忐忑,但她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就走过去了,走到打包员面前,情绪有些激动,“你们打包的时候,打完一个包裹再打另一个,不要两个包裹同时打……”

众人,“……”

谁会同时打两个包裹啊请问?

这边还云里雾里,老板娘又到其它组打包员那里说了同样的话。

后来才知道,有买家反映,收到的包裹中含有大量自己订单之外的物品,而且还有一张印有完整地址的快递单,也就是说,两个订单的物品被寄给了一个人,而且被“顺走”的还是一个大单,客服联系买家退回无果,老板损失了几千块。

众人,“……”

到底是哪位打包员犯下如此不可思议的错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