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将路95号3楼(6)

仓库里的人议论纷纷,产生了各种猜测。

打包员11的版本是这样的——

他拉过我刚检查完的箱子,箱子里的物品,包括一个大号古铜色留声机,本身就是用纸箱包装的,我检查的时候,为了核对颜色,打开了包装。

“咦?这个箱子里怎么没有订单和快递单?”

打包员11从大箱子里拿出装着留声机的小箱子,明知故问。

我,“……”

“你是不是把清单和快递单放到别的箱子里和别的订单混到一起了?呦,原来放到下面的箱子里了,这样搞老板又要损失的几千块了……”

我忍无可忍,上前一步“你什么意思?!”说话的时候我的眉毛是立起来的,声音比平时提高了不止一个八度。

打包员11的身体明显后倾了一下,低下头开始打包,没有回应。

我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件事。

所有人都看出他的心虚,这就够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按轮休表上排的,我这天休息。

星期一早上上班的时候,走进仓库,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正在纳闷,身后一位客服喊我的名字,“一起开会。”

这个客服我见过好多次,但因为我有严重的脸盲症,而女客服又有那么多,直到现在也没办法把她和别的客服区别开,更不知道她的名字。

“昨天我让李检通知开会,你不在?”

“昨天我休息。”

“喔。”

走进会议室,老板居中而坐,仓库二十来位员工在老板的左右手坐成两排,对面墙上拉下一张屏幕,屏幕上放着一张幻灯片。

老板先说了一下上周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诸如常见的错发、漏发、发出残次品等,然后说到重点,就是两个买家的订单被包进一个包裹寄给了一个买家的事,哭笑不得,又气的不行,“里面竟然有一张写着完整地址的快递单!”,快递单和订单本来是订在一起的,快递单被撕下来,意味着在打包这个订单,但是这张快递单最终被埋在了包裹里……脑补事件的过程是一件很费力的事,但凡有一点打包常识和基本的逻辑能力,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正常人很难想象是什么导致了事件的发生。

在会议的最后,老板把客服也打了五十大板,“客服该批评,ppt做的没有重点。”

在场的客服,“……”

中午吃饭的时候,发现前两天刚来的两位大姐只剩下相对年轻的一位,而且正好坐在我旁边,就忍不住问了一下,“跟你一起的那个呢?”

大姐,“她不做了。”

我点点头,“喔。”

这个流动性很强的地方,人来人往,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大姐压低声音附到我耳边,“老板不要她了,包错了东西。”

我大概知道上次的事件就是出自走掉的大姐的“手笔”。

想起一天中午,我打完卡走进仓库,看到那位大姐一个人坐在一堆纸箱中,过去跟她说话,问她中午有没有休息,她不知在想什么,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我靠在纸箱上眯了一会,怎么了?”

我,“天气这么热,中午休息一会,下午才有精神工作。”

大姐木然点点头,“喔,怎么了?”

我,“……”

败给大姐的我默默走开了。

沟通起来很费劲,而本人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也没有和他人交流的欲望。

对话后,大姐留给我这样的印象。

下午的工作,编号为D的配货员成功驱走了萦绕在我脑海中的那位大姐,吸引了我百分之百的注意力——小单几乎每张都配错,大单一个单拿错六个货。

我,“……”

以前没有检查过D配的货,今天有开眼的感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当下,这份服装厂配货员的工作,是上个月下旬开始入职的,如今,已经工作一个月了。 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部门助理拿着工...
    星云_fighting阅读 1,540评论 24 55
  • 我一向认为自己是个很尊重别人的人,尤其是在工作中。但就在昨日,我被打脸了! 昨天上午大概11点的时候,我正对着电脑...
    梦中摇曳的花阅读 1,262评论 5 114
  • “你给我滚出去。”经理用手指着正在拖地的老李趾高气昂的说。老李脸红脖子粗的瞪着他。说了几句什么没有听清。接着门卫,...
    日日新加油阅读 773评论 6 51
  • 今天明白一个道理并且告诉了我教的那个人! 事情是这样的我负责订购货物,但是订购的话需要明细,明细是...
    盐多点阅读 75评论 1 3
  • 失业了三个月的时间,找了份客服的工作,说白了就是干销售的工作,朝九晚六,却没有哪一天是可以六点下班的。每个人一个工...
    满怀星辉阅读 392评论 4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