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年10:【连载】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36洛阳看花

字数 2172阅读 128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

目录

洛阳看花

文/宣宣妹子

“不知幼微去洛阳干什么?”裴临渊打破车内的寂静。

“幼微?!拜托,我跟你好像没有这么熟悉吧!”这人还真是自来熟,我没好气地回答道,“那你们先告诉我你们去洛阳干什么?”

“哈哈……说得好!”李齐鲁大笑道,“临渊啊,人家跟你可不熟呢!注意措辞!”裴临渊白了他一眼,那意思仿佛在说,跟我不熟,跟你也一样啊!“幼微啊,我们去洛阳是……是赏花的。对赏花的!”

赏花?!这个季节有什么花好赏!哦!明白了!我鄙夷地看着李齐鲁,“哦……赏花啊!想不到齐鲁兄这么有雅兴,居然特意跑到洛阳去赏花。想必一定是阅尽长安花了吧!这么巧,我也是!”

“哈哈……知音啊!幼微,你就是我的知音!”李齐鲁激动地坐在了我旁边,“幼微啊!难得这么有缘,不如到洛阳我们一同前去赏花,如何?”

我不着痕迹地往旁边挪了挪,“嗯,好好好!在下一定奉陪!”

“不公平啊!凭什么他叫你幼微你就答应,我叫你,你就跟我说不熟?这不是明摆着是欺负人嘛!”裴临渊抗议道,“不管,我也要叫你……幼微!”

“因为本公子长得帅呗!”李齐鲁很不要脸地说道,“很明显,人家幼微根本就不喜欢你,免得你难堪,才跟你说不熟的。奈何你就是笨,听不懂弦外之音……”

“弦外之音是什么?”裴临渊不甘心地追问道。

“弦外之音就是,我不待见你,哪儿凉快最好哪儿待着去!”我补充道。

“哎呀,幼微啊!我觉得我们两个真是天作之合!哈哈……”李齐鲁兴奋地说到,我跟着点着头表示赞同。

车内一片欢声笑语,除了裴临渊。君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用来形容裴临渊再合适不过了。只可惜,他什么都好,我就是不喜他!反而这个叫做李齐鲁的,虽然嬉笑人生,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但我却感觉这个人不似表面这般简单。跟他相处,能让人很放松,放心。

"什么人!下车检查!”马车被拦下,看来洛阳是到了。我正准备下车,裴临渊拿出一个令牌,士兵一看吓得不行,“都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放行!”

“你似乎并不惊讶?”李齐鲁一脸笑意,眼神有些许赞赏。

“能乘坐这么华丽马车的人,非富即贵,所以我并不惊讶!”我缓缓说道,“这裴公子想必就是大名鼎鼎庆公爱子裴临渊吧!”

“哈哈……你还真是聪明!”裴临渊大笑道,默认了我的说法。”那么你可猜得出他是谁?”他手指着李齐鲁。

李齐鲁?认识书仪,玄镜,那么一定是王公贵族,而李姓是王姓,除了英公府外,有名的李姓很少。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我猜不出,若齐鲁兄不愿以真实身份示人,必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哈哈……幼微果然是冰雪聪明,一点就透!不过,我的真是身份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也,时候到了自然会告诉幼微的!”

街上人多,马车自然只能放慢速度,我悄悄掀开帘子,街上连琅满目,车水马龙,不禁让人看花了眼。“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李齐鲁皎洁一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公子,到了!”

“哦?没想到这么快!”裴临渊挑挑眉,“你说你的老相好还在吗?”

李齐鲁并不搭理,先行下了车,我跟着下去。

”哎哟,李爷,裴爷,二位可是好久不来啊!”一个风骚徐娘迎了上来。

牡丹阁。还真是赏花的好地方!我冷冷一笑,还真是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看这个样子,这个两位可是这里的金主,看这妈妈有多热情就知道了。果真,天下老鸨都一样,对金钱有着敏锐的嗅觉。你看,从下车以后,那妈妈正眼都不瞧我一眼,而对那两位爷呢。却是好的如再生父母一般了。我苦笑着跟在后面。

“你……”裴临渊转身看我一眼,“你确定要跟来?”

我笑而不语,昂首挺胸跟上去。

“王妈妈,牡丹姑娘呢?”

“哎呦,我的爷,还算你有良心。自从上次你不辞而别,牡丹可病了好久。好不容易病好了,却执意不肯见别的客人!这可为难死妈妈我了……”说着一脸委屈的样子,李齐鲁随手就递了一锭银子过去。那妈妈马上就闭口不言。

“那牡丹是他的老相好,”裴临渊向我介绍道,“上次来这里,还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倒是没想到这牡丹姑娘这么痴情。”

“那他是为什么不辞而别呢?”我不禁问道。这牡丹与李齐鲁身份悬殊可不是一般的大,若是这姑娘真的这般痴情,以后可真的有苦日子了。

“嗨,这还不简单。家花没有野花香呗!回家以后发现还是这野牡丹香,这不又拉上我来了!”裴临渊一副无奈的表情。

“那他会给她名分吗?”

裴临渊耸耸肩,“这个可不是他能决定的,最多也就一个侍妾身份。”

正聊着,只听见那王妈妈敲着门,“牡丹,快开门!李爷来了!”

“我不见!”

“哎呀!我的好姑娘!是李爷!”

“我说了谁都不见,管他是李爷还是张爷!”

“哎,没想到我日日思念着牡丹,而牡丹却闭门不见,那我还是走吧!”李齐鲁可怜兮兮地说道。我好笑地看着这个家伙演戏,倒是把那王妈妈急坏了,着急地拉着李齐鲁袖子喊道,“牡丹啊,是你日夜四年的李齐鲁,李爷啊!你快开门啊!”

“别走!”门打开,只见一个花容月貌的月子梨花带雨地哭道,“李郎,你怎么才来,我等得你等的好苦!”

“哎哟,牡丹,快让李爷进去坐啊!”王妈妈见牡丹只顾着哭,也没有好好招呼客人,生怕金主生气,着急地说道。

牡丹擦擦眼泪,“看我!李郎见笑了!快,进来!”看到我的时候不由紧张起来,“这位是?”

裴临渊一把楼过我,”我朋友!”

“哦!原来是裴公子朋友,请进,请进!”

我用胳膊肘向裴临渊捅去,疼得他捂着胸瞪着我。“我跟你不是那么熟,请记住好吗?”拍拍手跟着进屋。

宣宣妹子原创,转载请索要授权

上一章

下一章

如果喜欢 /宣宣妹子 的文章

请一定要点赞❤❤❤

您的鼓励,是我极大的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