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40情定二十四桥

字数 2130阅读 81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

目录

情定二十四桥

文|宣宣妹子

“二表哥再见!替我向舅舅问好!”书仪满脸笑意,李齐鲁气得牙痒痒,又不好发作。只好乖乖上了马车,带着无限哀怨的眼神。裴临渊本来不想回京,奈何李齐鲁威逼利诱,只得挥泪告别扬州。

归云坊,来扬州不可不去归云坊。去归云坊不可不看归云姑娘。可以说归云坊是无数文人墨客心心念念的地方。玄镜这厮当然不可能会错过。送走李齐鲁和裴临渊二人,玄镜就急不可耐地拉着书仪和我去了归云坊。

小厮一看就知道这两位爷是金主,赶紧招呼上二楼雅座。“您几位可真是来得巧,今日归云姑娘登台表演。三位公子可以一饱眼福。”小厮得了赏钱,乐呵呵地沏茶介绍道。

“哦?看来你小子还真是走运!”书仪望着玄镜,玄镜摇着扇子,“非也!不是我运气好!我早就知道今日归云姑娘有表演,我来扬州两个多月可不是白混的!”

我说他怎么这么着急把李齐鲁和裴临渊赶走呢,原来都是因为这个。这个玄镜,一年多不见,倒是还这么……这么……好吧!我放弃,我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

台下屏风后面,音乐响起,一位白衣蒙面女子翩翩起舞,如春日桃林间的落英,如花间蝴蝶,一动一静都美得令人窒息。我双手托着下巴,细细观看这翩翩舞姿,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的感觉。像是一个很熟悉的人,是谁呢?我一时想不起来。

音乐停,屋内响起雷鸣般的喝彩声。

我跟着拍手,转身发现玄镜早已经不再身边,我转向书仪,却发现书仪望着我眼里充满的光芒。一时间竟有些不好意思,“咦?玄镜去哪儿了?”

“只顾着看你,没注意闲杂人等!”书仪瞥了一眼玄镜的位置,早已经空空如也。

拜托!玄镜也叫闲杂人等?什么叫做只顾着看我?!我觉得脸上滚烫滚烫的,空气中有种闷热的感觉让人喘不过气。我不停地扇这扇子,“好热啊!”

“热吗?”书仪疑惑地看着我,“那我们出去吧!这里人太多。”

“那玄镜呢?”

“放心,丢不了!我们就不用打扰他了。”书仪拉着我的手,穿过拥挤的人群。一楼挤满了疯狂的人,书仪紧紧地把我护在怀里,结实的胸膛,为我撑起一片天空。

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却也不至于拥挤,我犹豫了一下,“喂!书仪,现在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吧!”

书仪反而握得更紧了,拉着我继续走着。

“去哪儿?”我好奇地问道,书仪神秘一笑,“一会儿就到!”果不其然,不一会儿便真的到了。

“二十四桥?”我撒开书仪的手,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多桥,我开心的奔向桥。书仪慢慢跟了过来。“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桥?”

书仪嘴角一扬,那种神采飞扬的表情在阳光下显得异常耀眼。他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看着我,紧紧守护者我。我忽想起多年前那的个晚上,他还是一个纨绔子弟,偷走了我初吻,许我一个愿望。今时今日,他仍旧玉树临风,更加有男人味。而我……只是一个弃妇而已。

我不由感伤起来,靠在桥头,望着湖面。或许是察觉到我情绪的变化,书仪走过来靠着桥,和我并肩站着问道,“怎么好好的又不开心啦!”

我摇摇头,“没什么,就是想起从前了。”

“从前怎么啦?”

“从前有一个人偷走了我的初吻……”

我话还没有说完,书仪一个吻落下。突如其来的吻,让我心跳加速。一股淡淡的药香袭来,书仪轻轻地拥我入怀,冰凉的唇,温暖的吻。一点点深入,一点点抱紧。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我以为书仪会更进一步时,书仪却戛然而止。

“鱼儿?”书仪双眼间掩不住的兴奋,“是这样的初吻吗?”

我被逗乐了,摇摇头,“不是!是这样的……”我踮起脚尖,轻轻地吻了一下书仪。

书仪一愣,缓过神来把我紧紧抱在怀里,语无伦次地说道,“鱼儿!我爱你,从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我要娶你!”

我抱紧书仪,“可是书仪,我嫁过人,还有过孩子,这样的我,你还会爱吗?”

书仪把我抱得更紧,声音有些颤抖,“爱!不管你怎样,我都爱!”

“可是,书仪,我不确定我是不是爱你。”我顿了顿,还是继续讲,“我不想欺骗你。你知道,我受过伤。我失去丈夫、孩子,我被家人抛弃,我不知道我能相信谁。你爱我,我知道,可是……我不确定自己对你的感情。我不想你受伤害。我不想利用你对我的感情。”

书仪放开我,认真的看着我,突然吻了我一下,“我吻你,你喜不喜欢?”

吻喜欢还是不喜欢?书仪的吻令我脸红心跳,书仪的拥抱给我安全感,我想我是喜欢的。我点点头。

书仪伸出手,轻轻抚摸我的脸庞,然后滑向脖子,掏出玉,“如果你不喜欢我,我送你的玉,你怎么会天天戴在身上?”

书仪送我玉的那个晚上告诉我要去从军,从那以后我便天天戴在身上,我不觉得有什么。只觉得这是因为一个好友送我的,所以我才戴着的而已,今天书仪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不知道什么时起,我已经喜欢上书仪,不然我不会天天戴着他送的玉佩。不会在成亲的前一晚弹奏凤求凰。

想到这里,我眼泪不止地流,吓得书仪慌了神,“鱼儿?怎么啦?我不逼你了!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别哭啊!别哭!”书仪手忙脚乱地为了擦眼泪,我破涕而笑,“傻瓜!”

那天,我们一起看了扬州最美的日落,二十四桥的月色。

“等等!什么叫做第一次见我就喜欢上我了?”

“第一次就是第一次咯!”

“你第一次见我是什么时候?”

“那年,我和书仪去拜访一个叫做鱼幼薇的大诗人。”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真实身份的?”

“嘻嘻……秘密!”

宣宣妹子原创,转载请索要授权

上一章

下一章:41君子一诺

如果喜欢 /宣宣妹子 的文章

请一定要点赞❤❤❤

您的鼓励,是我极大的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