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年9:【连载】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35三人行

字数 2467阅读 84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

目录

三人行

文/宣宣妹子

“微微姐姐,微微姐姐……”朝雨奶声奶气地喊道,“你看看我写的字好不好看!”朝雨献媚一般地把刚刚写好的诗那给我看,我走过去之间歪歪扭扭的写到:

渭城朝雨浥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我不由地好笑到,“朝雨,你为什么喜欢这是首诗啊?”

朝雨昂着脑袋,自豪地说道,“因为我的名字就是从这首诗里来得,是鱼伯伯给我取的。幼清哥哥经常教我这首诗。”

父亲,那个曾经无比宠爱我的人,如今不知在何方享受天伦之乐。我不禁走神,“微微姐姐,朝雨写的好不好?”朝雨着急地想要获得称赞,我摸摸她的小脸,“朝雨写得好极了!”朝雨得了夸奖,欢喜地拿着诗去找爹娘和奶奶。

真好,孩子的心永远是那么可爱。

“微微妹子,吃饭了!”荣嫂子进屋喊道。

“好的!”

我吃着饭,犹豫着开口道,“荣婶子,我……我已经在这里叨扰一个多月了。我想是时候离开了!”

“什么?微微啊!是不是婶子哪里照顾不周啊?你告诉婶子,婶子一定注意!好好的干啥要走啊!”婶子放下碗筷,着急地劝阻道。

“是啊,妹子,是不是嫂子哪里让你不满意啦?你跟嫂子说啊,别走啊!”荣嫂子跟着说道。

小荣哥不好意思开口,但是脸上写满了着急。倒是朝雨一听我要走,哇得一声就哭了起来,“微微姐姐,你不要走!我不要你走!不走!不要走……”

“朝雨别哭……别哭……”我把朝雨抱在怀里哄着,轻轻拍着她后背,好好哄了一会儿方才止住哭声。

“婶子,嫂子,小荣哥,你们别着急,听我说。我知道你们对我好,你们当我是亲人,我都知道。在微微心里我也当你们是我最亲的人。但是,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想为自己活一番。不为别人,就这样任性一回。”我缓缓地说道,“婶子,嫂子,小荣哥,还有朝雨,我还会回来的。等我回来,你们一定会看见一个开心的微微,幸福的微微!”

众人知道我去意已决,便不再多挽留,只是一个劲的为我准备包裹。婶子忙着为我烙饼,嫂子忙着为我做衣服。我一向是不喜离别,一大早,我早早收拾好包袱,留下一些银两,悄悄打开门溜出去。没想到,竟然撞见小荣哥,我尴尬地一笑,“小荣哥,你怎么在这里?”

“等你呢!”小荣哥淡淡地说道,“从小看着你长大,你这点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吗?”

我讪讪一笑,“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离别,那种哭哭啼啼的我最受不了!”

“知道!”小荣哥冷冷地回答,“走吧!我送你!”小荣哥接过我身上的包袱,“你这个样子叫我……我们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出门!”

我看看身上,一身华丽的衣服,一个包袱,一把古琴。

“换上吧!”小荣哥丢给我一套男装,“你嫂子为你缝制的,一个女孩家家的出门在外,难免会有许多不方便,换上这个也许会省下不少麻烦!”

我进屋麻利的换好,“走吧,小荣哥!”

一路无言,到了城门,天色尚早,我们随便找了一个面摊坐下,“老板,两碗阳春面!”

“好嘞!两位客官,请稍等!”小二沏好茶,不一会便端上来,“请慢用!”

一碗热面下肚,身子暖暖的,感觉心情也暖和了。“小荣哥,就送到这里吧!”

“好!微微,累了就回家,这里永远为你敞开大门!”

我点点头,”好!”

出门城门,去却十分迷茫,不知该去哪儿?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好!就去洛阳,七月的日头越来越毒辣,趁现在还早,我赶紧赶路。一路景色不错,都是长安城没有见过的风景。难怪都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可惜,这样的兴致并没有持续多久。对一个常年娇生惯养的女子来说,走了半天路是多么痛苦。

“小二,来碗茶!”好不容易前面有家茶摊,我开心地奔跑过去,坐下后喊道。

“好的,客官!”小二连忙过来招呼道,“小二,跟你打听一下,这里去洛阳还要多久?”

“洛阳!客官,这里去洛阳至少还得三天,我看你这身子骨,最少需要四天!”

四天!我欲哭无泪,老天啊!

“这位公子,不介意我们在这里坐吧!”两位青年向我问道,我看看周围有得是空位置,“介意!”

那两男子没想到我回绝的那么干脆,尴尬地一笑,“那多谢公子了!”说完便坐了下来,“小二,两碗茶,来半斤牛肉,一壶酒!”

“好嘞客官!”

“两位公子,旁边有很多空位置!”我防御地说道。

“哈哈,这里风景好!多谢公子慷慨让我们同席!”一个男子说道,“公子是要去洛阳吗?正好我们也是去洛阳,同路!真是有缘!”

我警戒地看着他们俩,刚刚说话的男子笑道,“在下李齐鲁!”

“在下裴临渊!”另一男子行礼道。

裴临渊?姓裴的都不是好东西!我没好气地说道,“不巧!大路朝天,咱们各走一边,井水不犯河水!”

见我如此防御,两人尴尬一下,“哎,齐鲁,你看你的一番好意,人家并不领情。”

“公子,在下并非歹人,只是看公子行走脚步多有不便,而在下有马车,且正好同路,想着相互之间有个照应而已!”

“坏人可从不会把坏字写在脸上!”我回头望了望,果然一辆富丽堂皇的马车停在路边。不管啦,姑且信他一回,谁叫我脚那么金贵呢!“但是……我相信两位公子风度翩翩,应该不是什么大坏人!”

“哈哈……这么说公子愿意跟我同路咯?”李齐鲁大笑。裴临渊白了他一眼,“人家说我们不是什么大坏人,可没有说我们是好人,你至于那么开心吗!”

我嫌弃地看了一眼裴临渊,“在下鱼幼微,以后还要多多麻烦李兄了!”

“鱼幼微?!”李齐鲁惊讶道,“你就是当年长安很出名的鱼幼微?!”

“我们见过,你还记得吗?”李齐鲁开心地站起来,“就是当年有几个青年去你家寻你,没想到开门的竟然是一个黄毛小丫头,把书仪、玄镜、临渊还有我惊讶的不行。”

“你就是鱼幼微?!这么说,你是个女孩子!”裴临渊惊讶地站了起来,看着我感叹道,“想不到我们还真是有缘!”

天啊,这样也能遇到熟人。这些人背景一定不简单,毕竟跟书仪玄镜那么熟悉,一定是非富即贵。我还是少跟他们牵扯上比较好。“哦?是吗!李兄可能搞错了,在下是男子,并非李兄口中之人!”

“哦?是吗?”李齐鲁一脸不相信的表情,但是却不再纠缠,“应该是我弄错了吧!”

裴临渊一脸坏笑地看着我,“哈哈……都这么多年了,记错了也还是很正常的。齐鲁,幼微,我们上路吧!这一路上我们可以慢慢聊……”裴临渊特意把慢慢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宣宣妹子原创,转载请索要授权

上一章

下一章

如果喜欢 /宣宣妹子 的文章

请一定要点赞❤❤❤

您的鼓励,是我极大的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