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年12:【连载】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37倾国倾城

字数 2416阅读 70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

目录

倾国倾城

文/宣宣妹子

“李郎,牡丹好想你!”那牡丹姑娘丝毫不掩饰对李齐鲁的思念,这倒是让我十分欣赏,“李郎,不要再不辞而别了。要走,我跟你一起走!”

李齐鲁有些尴尬,“牡丹,可是……”

“你是嫌弃我出身青楼辱没了你家家门么?”牡丹有些气恼,我望了一眼裴临渊,裴临渊耸耸肩,小声对我说,“坐吧,喝杯茶,好好看戏。”我闻言坐下,倒了一杯茶,慢慢品。

“牡丹是想哪儿去了!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李齐鲁一脸认真地说道,要不是跟他相处了几天,我差点都相信了。“实在是家中有母老虎,怕牡丹你跟我回去受苦啊!”说着还一脸痛惜,这戏演的,我都要给满分了。

“牡丹不怕,只要能跟李郎在一起,牡丹什么苦都愿意吃。”我喝下去的茶差点喷出来,就差做牛做马了。我的天啊,这牡丹是傻呀!还是傻呀!

裴临渊喝着茶,眼睛偷偷望着我笑,“你笑什么?!”我瞪过去,裴临渊摇摇头,“不敢,不敢!在下只是喝茶烫的,可不敢笑。”话虽如此,那厮却笑得极为欢乐。

只听那头李齐鲁说到,“既然牡丹如此痴情,那我岂能辜负牡丹。明日我就替牡丹赎身,送你回我府上。”

“真的?!”牡丹喜极而泣。

“真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裴临渊拍手道,“恭喜齐鲁兄,恭喜牡丹姑娘!”

“恭喜齐鲁兄,恭喜牡丹姑娘!”我跟着起身,

“既然这样,我们也不好打扰齐鲁兄和牡丹姑娘了。先告辞!”

“是啊,齐鲁,我们先走了!明天再见,你跟牡丹姑娘……”裴临渊挑挑眉,一脸坏笑,“走吧,幼微!我们不要打扰他们了,要知道春宵一夜值千金!”

牡丹娇羞一笑,李齐鲁表情倒是很有意思。说是开心呢,又透露着淡淡的无奈,到说是无奈呢,却又有种莫名的兴奋。这个李齐鲁,看来一定是个花花公子,游戏花丛中。只是可怜这些花儿当了真。

裴临渊拉着我,“还看不够啊!走吧!”

“去哪儿?”

“客栈!”

不是吧!这个裴临渊,想不到也这么禽兽!我捂紧了胸,鄙夷地看着他。“哈哈……放心,我不好男风,你满脑袋都想些什么呢!”

我松开手,看来是我错怪他了。虽然他姓裴挺让我讨厌的,但是其他方面并没有令我觉得有多惹人厌烦。怪只怪他怎么那也倒霉,跟凉国公主裴燕琬一个姓。“我什么都没有想,你多虑了!”

“哈哈……是吗?”裴临渊打着哈哈,一副完全不信的样子。

悦来客栈!

“小二,两间上房!”裴临渊喊道。

“不好意思两位客官,小店没有多余的房间了,只有一间上房了!你看……”小二为难道。

“什么?只有一间?拜托小二哥,你看看还有没有其他房间!”我焦急地问道,我可不想跟眼前这个人同住一间房。男女授受不亲!

“这位公子,本店真的没有多余房间了!要不两位将就一下?”小二提议道。

我望着裴临渊等着他拿主意,裴临渊耸耸肩,“没办法咯!我就委屈一下吧,本公子可是从来不跟别人一起睡的!要不是看你长得像个姑娘,我才不愿意将就呢。”裴临渊转头对小二说道,“一间上房!”

“你……”我有些不开心,但却没有别的办法。

“两位公子楼上请!”小二指引着我们来到二楼,天字号房门被推开,一股清香扑面而来,“公子,小的先告退了。两位公子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就好!”裴临渊点点头,丢给小二一些铜钱,小二欢喜地接住告辞。

还真是个有钱公子,我打量着房间,只有一张床。我抱起被子走到卧榻,指着床对裴临渊说,“你睡床吧!我睡卧榻就好了。”

裴临渊点点头,“看不出来嘛!还挺有自知之明的!”裴临渊大摇大摆地走过去,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手枕着头,“幼微,你觉得牡丹怎么样?”

我整理好被子,简单洗漱好,一动不动地躺在卧榻上,“牡丹?”那个人如其名的女子,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说不上倾国倾城,但也算是一个难得的佳人!”

“哦哟!想不到你眼光还挺高的!你可知道这牡丹可是牡丹阁的头牌,在洛阳城名声都是响当当的!”裴临渊转过身,侧着身手撑着脑袋望着我。

“没想到裴兄你眼光居然只有这么一点,啧啧啧……”我叹息道,“亏我还以为跟着你们能大开眼界呢!”

“那你倒是说说什么才能称得上倾国倾城?”裴临渊好奇地问道。

“倾国倾城?”我想了想,“抱歉,我也没有见过,所以没有办法告诉你。”

“切……”裴临渊躺在床上,忽然又翻过身来,“你知道苏慕鱼吗?”

我一怔,点点头,“嗯。”

“这苏慕鱼听说是真的算是倾国倾城,你不知道长安城有多少人仰慕她,可惜……”裴临渊叹息道,“听说这苏慕鱼居然嫁人了,已经离开解忧阁了!”

我淡淡回道,“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哎……好好的一个才女,居然就悄无声息的成亲了,完全不给我们一点机会。”裴临渊恨得就差捶胸顿足了,“更可气的是什么,就是她那个什么丈夫居然娶了凉国公主!可怜我的慕鱼啊!”裴临渊鬼哭狼嚎的捶打着床,“还好我慕鱼有文人的气节,居然当场休夫!”

“哦,是么?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跟你看见了似的!”想起那段往事,心还隐隐作痛。

“嗨,整个京城都知道了。你不知道?”裴临渊反问道,“再说了,你不知道,当初书仪和玄镜那两厮是天天往解忧阁跑。最可恶的还是书仪那厮,偏偏不让我跟齐鲁去。害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倾国倾城。”说到此处,裴临渊制衡得牙痒痒。“这书仪是被苏慕鱼迷得神魂颠倒的,居然想娶她为正妻。那安阳公主和晋公岂能同意!后来,书仪居然跑去从军了。这玄镜也跟着去了,要不是我爹拦着我,我也去了。书仪回来的时候得知慕鱼嫁人了,疯了一样的找。就差没把长安城掀个底朝天了。要不是后来凉国公主身边的说,整个长安城都不知道这慕鱼嫁给了李厚。可惜,书仪知道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慕鱼离开李厚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知道她的行踪了。”

“那后来呢?”我不知道原来书仪已经回来了,可惜我们终究是错过了。以前不可能在一起,现在……现在更不可能在一起。终究是没有缘分吧!

“后来我可不知道,这书仪还能怎么办?这茫茫人海,哪里找得到!再说,就算真的找到了又能怎么样?一个成过亲又和离的女子,想要进晋公府大门,简直比登天还难。”裴临渊惋惜地说道,“只是苦了书仪!”

宣宣妹子原创,转载请索要授权

上一章

下一章

如果喜欢 /宣宣妹子 的文章

请一定要点赞❤❤❤

您的鼓励,是我极大的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