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开6救命恩人

从古溪镇的入口到镇中心的四方广场,有三条石板路。由中间的主路穿过四方广场,登上五级台阶,迎面是阵阵茉莉清香,跟着花的香气走到香味最浓处,便是苏小蛮家——也是一家民宿,叫茉莉人家。古溪镇有两怪,都发生在这里。第一怪是古溪镇有个女娃天生不会哭,打出生起,无论是摔倒,挨骂,被打,干打雷也下不出雨。第二怪是这古溪镇和茉莉花八字相克,各家的院子里竞赛似的开着郁金香,蝴蝶兰,小雏菊,唯独这茉莉花好像认人一般只选择开在苏小蛮家院里,一开就是四季。在古溪镇也是出了名的奇景。

许多游客慕名而来,来了就想住几天。于是苏小蛮的爸妈把老宅的一楼重新装修一番,做了民宿。苏小蛮和爸妈住在楼上,老宅呈回字型,楼上有四间屋子。苏小蛮的卧室朝南。站在卧室窗前,古溪镇的美景尽收眼底。

苏小蛮定闹钟,是想在老妈叫她起床前醒来,谁知她迷迷糊糊地把九看成了六,一直睡到日上三竿,闹钟才迟到地响起,她一朝惊醒,美梦变噩梦。

苏小蛮尴尬地一笑:“你们起的好早啊,那个,我去买早点。”穿起拖鞋想溜。她还没想好怎么跟老爸老妈解释柳东阳的出现。也不知道怎么把柳东阳送回书里去。更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回去的可能,一切都是未知。她也身在迷题里,为寻找答案而头疼。

“你个小懒猫,饭早就做好了。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个人。”苏妈妈拉着苏小蛮站到柳东阳面前。“小蛮,快来见过你的恩人!”“恩人?”苏小蛮和柳东阳异口同声的喊到。

柳东阳双手抱拳,分别像苏爸爸和苏妈妈鞠躬。“你们才是在下的恩人,要不是你们及时把我送去就医,恐怕我……”

苏小蛮这才想起柳东阳伤。他以为这个人恢复得这么快,全是她辛苦半宿的功劳。她哪里知道在她昏睡的这段时间,是老爸老妈带着柳东阳去镇上的医院缝合了伤口,还打了消炎针。柳东阳才能活生生地站在他们面前。

“恩人哪里的话,这是老天开眼,让我们有机会报答您。”苏爸爸眼里充满了感激和敬意。

苏小蛮恍然大悟:“老爸你的意思是,他就是你们常常提起的,救了老妈和我的恩人?”

“对呀,就是这位。”

苏小蛮忍不住大笑起来:“老爸,你一定是搞错了,他和我年纪相仿,怎么可能在十八年前救过老妈,还顺带救了老妈肚子里的我!再说,你们还不知道,他是书里的……”小蛮忙捂住嘴,不敢往下说。

清晨,苏妈妈起来做饭,经过苏小蛮卧室时,发现一个人躺在地上,正是出来找水但又体力不支晕倒在地上的柳东阳。苏妈妈并没有一眼认出他,而是认出了他身上的环形玉佩,玉佩中央刻着一朵盛开的茉莉花,忙喊苏爸爸来确认。……

苏爸爸指着柳东阳腰间的玉佩道:“要不是有这玉佩,我们也不敢确定。十多年过去了,恩人的模样真是一点没变。”说完拿出一个红丝绒盒子,取出个一模一样的玉佩来。

苏小蛮咋了咋舌,人证物证俱在,即便不科学,也是事实,经历的匪夷所思的事情多了,也不差这一件,苏小蛮隐约觉得这或许是一把打开迷宫大门的钥匙。

一旁的柳东阳一直沉默不语,他在大脑中搜寻着这段记忆,很不幸,他对苏小蛮的爸爸妈妈没有丁点印象,玉佩是他的贴身之物,从不曾离身,即便是大婚之日也不曾忘记,也不知道为何如此痴迷此物。更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另一块同款玉佩的存在。

“恩人也许是忘了我们,可我们不会忘记您的恩德。您受了重伤还需要补充体力,不如我们先开饭吧。”苏妈妈的话打破了沉默的僵局。四个人一起来到饭桌前。

说是早饭,却比婚宴还丰盛。九个菜一道汤,够十人分量。吃饭时,苏爸和苏妈重新提起那段尘封的往事。

这夫妻俩都是古溪镇的原住居民,在青山绿水的熏染下,心灵如山水般纯净,性格如满园盛开的鲜花一样热情。这样两个善良的人结合在一起,自是一段佳话。美中不足的是喜欢孩子的两人婚后却一直没有孩子。听闻苍灵山上的神仙庙很灵验,便经常去庙里拜拜。没几个月的光景,竟然真的怀上了孩子。夫妻二人像得了宝贝一样小心,生怕孩子有一点闪失。

日子一天一天如水穿梭,某天苏爸爸正在附近的市场买菜,突然有邻居跑啦告诉他苏妈妈被一个武功高强的黑衣人带走了,大伙怎么拦都拦不住。好几个人被打伤。“他们朝那个方向去了?”苏爸爸焦急地问。“好像是往山上的神仙庙方向。”苏爸爸扔下手上的东西,拼命朝上山的路跑。等他到了庙门口,看到两人在对峙,除了黑衣人,还有个一身古装的白衣男子,白衣男子招招占上风,全力保护一旁吓得瑟瑟发抖的苏妈。黑衣人自知再战下去必定吃亏,一转身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白衣男子的护送下,苏爸把苏妈安全带回家,恰巧孩子在当天就出生。白衣男子到了苏家,就一言不发的静坐着,像是在等待,直到苏爸抱着刚出生的小婴儿出来,他才走上前,掏出一块玉佩,道:“这玉佩送给这孩子,希望你们能珍惜她,让她幸福的长大。我还会来看她。”说完盯着小婴儿看了半晌,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头也不回地离开。从此以后,夫妇二人再未见过此人,直到今早。

柳东阳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如果真像苏爸苏妈讲的那样,是他救了苏妈,为什么他忘得如此干净,故事里的黑衣人和他之前见到的黑衣人是同一人吗?黑衣人说过他是书中的角色,怎么可能出现在外面的世界里。除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玥儿踌躇着,心想:小姐今天有些反常,看她那视死如归的气势,是要和公子同归于尽吧!!!玥儿一声哀鸣:“小姐,你别做傻...
    水静花间阅读 44评论 0 0
  • 苏小蛮记得很清楚,几个小时前,她钻进暖和的被窝,上下眼皮打架,皮肤贴着柔软的被子,舒服得好像睡在一片云里,很快,大...
    水静花间阅读 73评论 0 1
  • 苏府外,鞭炮声声,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的排了一条街。新郎的随从已去府里催了三次,仍不见新娘。柳东阳一身喜服,立于马上,...
    水静花间阅读 64评论 0 0
  • 日上三竿,苏小蛮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边伸懒腰边叫着:"妈,早上吃什么啊?" 起身一看,翻身又钻回被里。 她的床...
    水静花间阅读 76评论 0 1
  • 柳东阳举起剑,迅速地朝苏小蛮面前挥去。哐当一声,一把飞刀被剑的力道反弹回去,黑夜中一个黑影向右一闪,那刀不偏不倚正...
    水静花间阅读 4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