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开2苏茉莉?苏小蛮?

日上三竿,苏小蛮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边伸懒腰边叫着:"妈,早上吃什么啊?" 起身一看,翻身又钻回被里。

她的床边,整齐地站着两排丫鬟,个个手里捧着朱红的盒子。苏小蛮起身的那一刻,入目皆是红色。她躲在被子里暗暗地想:"昨晚也许是光线太暗,那小丫头瞎了眼,今天这么多人,天气这么好,阳光充沛,肯定有人看出来我是冒牌的苏小姐。"

"咳咳,那个,本小姐今天有点不舒服,叫我的贴身丫鬟来。"

门开了,玥儿走进来,后面跟着个年纪比她小几岁的小丫头,小丫头一进门就红着脸,放开嗓门喊道:"有你们这么多人看着,还怕我们跑了不成。"

打头的小丫鬟道:"不敢,不敢,二夫人听说昨夜小姐落水,怕今日再有什么闪失,便命我等一早来此侯着。"

"人不是好好的在这,东西放下,你们出去侯着吧!我和星儿来为小姐沐浴更衣。"玥儿柔声说。

毕竟是小姐的贴身丫鬟,说话还是有些分量,虽不情愿,领头的丫鬟吩咐其他人到门口排队站好。

门关上了,一个小丫鬟气不过,问领头的丫鬟:"咱们有二夫人撑腰,还怕这个两个破丫头不成,这大小姐在苏府的地位,也就比丫鬟强那么一点点,姐姐你还怕她?"

领头的丫鬟忙捂了她的嘴,低声道:"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咱们这个落魄小姐嫁了个好人家,怕是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恐怕以后二夫人都得让她三分。"

小丫鬟也压低了声音:"你说这柳家是我们古溪镇的首富,那柳公子不仅相貌堂堂,还饱读诗书,什么样的女子娶不到,怎么会看上大小姐这样的病秧子。哎,真气人!"

领头的丫鬟笑而不语。

蜷在被里的苏小蛮感到有人使劲扯她的被。

"小姐,二夫人派来的人都出去了,你快别躲了。"

小蛮像乌龟一样,慢悠悠地从被里探出头来,迎面对上玥儿和星儿关切的眼神。

小蛮好奇的问:"二夫人?派这么多人来做什么?"

星儿上前一把抱住小蛮,大嗓门哭开了:"哇——小姐,今早姐姐跟我说你失忆了,都是星儿不好,昨晚要是早点找到你,你就不会落水,不会失忆,不会忘了星儿了。"

由着星儿把自己当手帕,鼻涕眼泪往使劲往身上蹭,小蛮心想:"这姐妹俩,一个十五六岁,一个十二三岁,眉目清秀,五官多有相似,这性格嘛,倒是天壤之别,玥儿温柔稳重,心思细腻,这个星儿,倒更像是自己的亲妹妹。也是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女汉子。"

"好了好了,星儿,我会慢慢想起来的。你先告诉我这些人来做什么?"

"小姐你失忆了,当然不记得今天是你出嫁的日子!"

"什么?!出嫁?!"苏小蛮的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惊叹号。连忙起身往外走:"不行,我得赶紧回家!要是让老妈知道我隐婚,非打断我的腿。"

"小姐!你这是什么疯话。"玥儿突然跪在她面前拦住她,"大夫人早已仙逝,如今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的婚姻皆是老爷和二夫人的安排,没有人能为小姐做主啊,即便你昨夜跳湖,以死明志,老爷也没有半分心软。玥儿本也反对这门婚事,但昨夜见柳公子舍身相救,兴许他真的是值得托付终身之人。"

苏小蛮扑通一声,面对着玥儿跪下。"这位妹妹,你就饶了我吧,我真不是你家小姐,你再仔细看看,我叫苏小蛮,家住苍灵山古溪镇。"

星儿撅起嘴:"小姐,你这是装失忆吧,你还记得自己家住哪里,还记得自己的乳名。"

"什么?"苏小蛮抬头,眼睛一眨一眨地望着星儿。

星儿接着说道:"这里就是古溪镇啊,你的小名苏小慢,还是大夫人起的呢,因为你自小体弱多病,行动迟缓,夫人便常叫你小慢,小慢。哈哈哈,大夫人真有才!"

星儿的解释有理有据,小蛮一时间哑口无言。她单手捂脸,摇了摇头,突然站起来,猛的在星儿胳膊上掐了一把,接着又在自己胳膊上更用力的拧了一下。

两个声音同时吼道:"啊——疼疼疼!"

星儿捂住火辣辣的痛处,哭腔问道:"小姐你这是做什么?我就是实话实说嘛。"

玥儿也愣住了,不知道小蛮想干嘛。

"竟然不是梦!"小蛮失望地想,一向没心没肺没烦恼的她此刻也开始犯难。平时不爱转的脑袋,此刻也高速运转起来。

"嘿。"她暗笑一声,指了指玥儿,又瞅了瞅星儿。"我明白了,你们这是合起来演戏诓我,想让我替你们小姐出嫁!就算碰巧我与你们小姐同名,碰巧我们都生活在古溪镇,那我这张脸也和你们小姐一样?"

小姐妹俩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看吧,我就说你们是合起火来骗我,你们家小姐人呢,她自己不嫁,凭什么找我当替身。"

"完了,完了。"星儿眼里顿时暗淡起来。

小蛮得意:"怎么样,阴谋让我拆穿了吧!"

星儿摇头:"小姐你不是失忆,是失心疯了!"

玥儿呵斥她:"星儿,不得胡说,小姐只是失忆以后无法接受现实罢了。"

说完转身进了侧面的书房,拎了个卷轴回来。轻轻地放到小蛮手里,缓缓的说道:"小姐,你自己看吧!"

苏小蛮打开卷轴,是个女子的画像,瓜子脸上,描着精致的柳叶眉,一双多汁的眼睛,时时阴雨绵绵。这小巧的鼻子,微微泛白的嘴唇,除去发型服饰和气质,活脱脱另一个苏小蛮。

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苏小蛮深深体会到什么是哑巴吃黄连,从昨晚到现在,她是吃了一口又一口,一口比一口新鲜。

目前为止,她弄清楚两件事,她很可能穿越到了许多年前的古溪镇并且和镇上的苏家大姐撞脸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