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纯情

文字/四季界

图片/网络

最近惰性袭来,整个人通州瘫。虽说也一直被输入,日子无比安逸,没有任何压力,读了几本小书,但待输出时却有点力不从心。遂在口含着朋友从香港带回的巧克力之时,摘抄一下读过的书,码着码着,感觉就来了。

不去评判别人就是对别人怀有无限的希望。

随着时间的流逝,笑声越来越容易响起,大量地流溢着,一句欢乐的话就能让它倾泻而出。

他善解人意地笑了--不仅是善解人意。它是那种很罕见、让你心里非常舒坦的笑容,你一辈子或许只能遇到四五次。

每个人都怀疑自己身上至少有一种美德,我是这么想的:据我所知,世界上诚实的人不多,而我是其中一个。

黛熙开始跟着音乐轻轻地歌唱,她的歌喉婉转而动听,把每个字都唱得具有一种以前从未有过,将来也不会再有的意义。

我突然想到,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无论是智力的高低还是种族的不同,都不如生病与健康的差别来得复杂。

头脑简单的人不犯浑则已,犯起浑来就非同小可;

于是我们奋力前进,却如同逆水行舟,注定要不停地退回过去。

《了不起的盖茨比》菲兹杰拉德

菲兹杰拉德果真是伟大的作家,能将美国的西方享乐主义与声乐犬马通过一部作品生动地再现。怪不得世人对这部作品赞誉有加!可是这样一位传奇人物最终却成为一场情杀的替罪羊。

他历尽千辛万苦,营造了一个缤纷奢靡的世界,再次回到情人身边,只为听她对现任丈夫说:我没有爱过你!黛熙说这话时,有些情非得已,有些意乱情迷,有些口不对心。引爆了盖茨比的小宇宙。但后来,他说:就算爱过他,但她爱我更多。

一心情愿的为黛熙挡罪,然后黛熙与丈夫逃之夭夭。

纯情而美好。讽刺而悲凉。



她的眼睛同灯火重置的那一瞬间,就像在夕阳的余晖里飞舞的夜光虫,妖艳而美丽。

女子(驹子)给人的印象洁净得出奇,甚至令人想到她的脚趾弯里大概也是干净的。

她(叶子)那副过分认真的样子,看起来仿佛总是处在一种异常事态之中。

待岛村站稳了脚跟,抬头望去,银河好像哗啦一声,向他的心坎上倾泻了下来。

《雪国》川端康成

他2、3岁父母相继病故。接着,祖母、姐姐、祖父相继过世;他小小的年纪,经历了一次又一次葬礼,这种对于死亡的体验给他留下的恐惧,注定了川端康成的孤独。

孤独的川端康成一边拒绝现实中的热量,一边在文字的世界里绘制着想象中的热量。《雪国》中令人感慨的三角微妙关系,两位女子虽是身份地位不同,但都有着洁净的外表与灵魂。

女子越发洁净,越发显得男人他自己的和卑劣与肮脏。

可是,对于驹子的爱恋,他也感动了。感动之后却也只是徒劳。身边的体贴仍旧无法制止内心对叶子的幻想。而叶子的平生旧事,来不及细说,就化为雪地的粉蝶,振翅飞走了。

幸好爱恋发生在纯白的雪世界--雪国,所有的纯情与惋惜终将被大雪覆盖,不着痕迹。



没有秘密的地方是不会有什么友情的啊。,岂止没有友情,连一切人的感情也不会产生。

他(银平)思忖着:不知为什么,人总有短暂的一瞬是会被宽恕的。

《湖》川端康成

依旧是童年的不幸,造成了主人公银平性格上的缺陷。他长着一双奇陋不堪的脚,却喜欢追逐美,他把这当作上天的指引。写《湖》这部作品时,川已到晚年,显露了很多“变态”情结。

他跟踪女学生久子,和她搞师生恋。他跟踪当二奶的宫子,甚至还得到一笔意外之财。他跟踪美少女野町,得知她惦记着恋人而把自己的营火虫灯悄悄地挂在她的裙带……

每一幕似乎支离破碎,但又能很自然地连贯起来。这些被她跟踪的女子的下场是:久子被家里禁足,而后嫁给一个男人,久子选择了跟银平曾经约会的地方当作新家。可是银平那个地方再也没有去过。

宫子被有田老人包养,还要顾忌侍人将女儿急于奉献。她认为被跟踪能给她快感,为了钱只能在这种状态下生存。她认为弟弟爱慕的野町是幸福的。

恋爱中的野町被别人认为是幸福的,但他们的爱情不被双方家庭接受。连约会都要偷偷摸摸,身在营火虫会,心系爱人的伤情。

而银平的童年的不幸全在深不在底的湖底。这一切,越挖掘越心冷。

他不遗余力地追逐美,却在现实中被丑鄙追逐。说到底,是一个叫弥生的女子伤了当年纯情的银平。

---the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