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疲劳

字数 1319阅读 17

你说好端端的春天,为什么总是阴天,又是忽冷忽热,硬生生地把人整感冒了,杨洛坐在网吧里,眼睛却没有看向屏幕,而是看着外面阴暗的天空。

他最近感冒了,也许是因为天气,而更多的也许是因为他不会照顾自己的身体。

鼻塞使他并不能专心于眼前的游戏,而这种情况,之前从未发生过。

高中时候,硬是顶着重感冒去网吧玩游戏的精力已经不在了,从前觉得能有足够的自由

,足够的钱,在网吧一直坐下去,足以了结余生,可是到了真正这个时候,又觉得不快乐,没有什么东西再吸引自己。

这是谁的错,杨洛掐灭还未燃尽的烟,默默问了自己一句。

这是谁的错,谁造就了今天的自己,又是谁导致了今天的结果,这根本没有答案嘛,

杨洛点击投降按钮,心思早已经不在游戏中。

虽然已经是午时,可是望向天空时却根本无法判断时刻,这种情景很容易使人恍惚,偶尔你会感到瞬间穿梭到某个极其熟悉或者梦幻的瞬间,并且极赋感伤。

这样的天气使人食欲不振,然而并不能不吃,用餐的时刻一旦不稳定,总会难受,杨洛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关了电脑去吃饭。

室外还刮着大风,刚出去的时候,感觉很不适,一些繁琐的事情忽然间涌上心头。

走到食堂时候,头脑却有些发热了,昏沉到不行,匆匆打了一份饭,没吃完就匆匆回了宿舍。

本来就阴沉的天气,使得原本就很昏暗的楼道,显得更加昏暗。

回去喝了口水,倒在床上,不愿也不怎么可能爬起来了。

网吧的辐射果然是强,连续呆了几天之后,特别容易让人感到疲乏,一个游戏,连着玩上几天后也让人失去兴趣,而且容易腰酸背痛,有时从网吧出来的一刻,会感觉一辈子再不接触这个游戏了。

杨洛用嘴呼着气,鼻子已经堵死了,没啥办法,想一下子睡着,确实需要些技术,就想想这个玩的越来越无趣的游戏来。

可是,隔几天这种感觉就被自己忘掉,被人一招呼,就又去玩了,回想这几年里,多数还是泡在网吧里,却未曾想过要反抗些什么,因为好久以前,就把自己的兴趣丢尽了。

杨洛意识开始模糊,渐渐有了入睡的意思,脑海里却不像外面表现的那么安宁,混乱的画面在头脑里飞过,脑海里却安静地没有声音,如若时间像头脑中的片段一样匆匆流过,然后,匆匆了解此生,那该有多么可悲。

不能这样,我要重拾我内心的光。

当杨洛再次醒来时,宿舍里已经充满了烟气,仍旧阴霾,看了一眼手机才知道已经快到晚上,宿舍里就那么几个人,一声不吭的闷哥,睡在上铺的乐乐,和对铺的楞楞,就这么几个人,楞楞最能说,可是,楞楞比较烦人,而且还没调,所以基本没什么可说的,起身时发现自己放在地上的洗衣液又不见了,又被楞楞拿走了,这货天天拿别人的东西,自己不去买,杨洛眯了一下眼睛,不说话,下床,在地上走来走去,没抬头,乐乐瞟了一眼,说“你别转了,我真的晕。”

杨洛看了他一眼,也没说话,但心里,其实并不高兴,这楞楞平日来倒是还行,可是老是侵占别人的资源,不,准确地说是,老是侵占他的资源,这让他难以接受,这家伙也是个胡搅蛮缠的主,没啥办法。

这时候楞楞突然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盆,盆里放着杨洛的洗衣液,杨洛盯了一眼,

“你的洗衣液呢?”杨洛问他

“我?我没有么,用用你的。”楞楞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杨洛刚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完,拎起水杯去外面热水器打水,楞楞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躺下玩手机。

杨洛想,这货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乐乐一直和杨洛在一个宿舍里,虽然中途换了一次宿舍,不过这两个人一直在一个宿舍,算是有缘吧,其实他两一直是孤立在班级...
  • 杨洛所想的是为何会在这里呆着,人总是会问自己很多奇怪的问题,比如你没法选择的东西,就要去想它的原因,或者说没有办法...
  • 二十多分钟过去了,手机才亮了起来,安阳发来短信,告诉他,自己在图书馆下面,杨洛把书一收拾,揣着安阳的水卡,就走了下...
  • 生而为人,能做到了无心事的能有几个,人这一生被心事所牵绊,似乎是必然,所以嘛,才有人去学佛学禅的,可是真正学的却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