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疲劳2

字数 801阅读 21

杨洛所想的是为何会在这里呆着,人总是会问自己很多奇怪的问题,比如你没法选择的东西,就要去想它的原因,或者说没有办法所以想说服自己,安心安命。

杨洛拿起水杯,一口气喝了半杯多,喝完抹了一下嘴,拿上耳机就出去了,既然腹中没有饥饿感,就直奔图书馆而去,因为过些时候,他还要考英语四级,实在没办法,英语这种东西,学起来总感觉不值,努力半天,考试考不了多少,以后也不太可能用得上,那为什么还要学?杨洛自己也不清楚,他只知道父母在他上大学前,就惦记上他的四级证了,可是对于杨洛来说,他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什么对他来说,也很无所谓的样子。

原来,一切还是没变,和高中时候那种痛苦是一样的,最起码本质没变,原来,是人与人的问题,而不是环境的问题,杨洛边走边想,这种感觉十分不好,杨洛走在天桥上,目光放远,停了一会,现在街道上的灯已然亮起,而阴沉的天却并没有完全昏暗下去,这就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光明,那是慵懒的光亮,有光但毫无希望。

杨洛坐下来,感冒的症状又来了,晕乎乎的,眼前的单词像是会跳舞一般,在面前晃动,杨洛把它们归位,然而又晃动,如此反复几次,感觉快要盯不住了,就在此时,口袋里一阵震动使他的思维忽然清晰起来,电话响了,是母亲。

杨洛急忙跑出外面,接起电话,母亲还是按照套路叮嘱他几句,不时还问起学习,杨洛自然也按照套路回答着。

三年前,他也不会,起码不会在父母面前隐藏心性,但是事实证明,以他这样的情况,让你的父母去理解你,太难了,不光是人的问题,他们的价值,他们的仇恨,他们的不得志,一切的一切让从小必要的沟通,成为单方面的训戒,几年后,杨洛意识到自己的迷茫与焦虑,却再也沟通不了,后来,杨洛明白一个道理,如果相互不了解,却非要硬着逼迫了解,太痛苦,也不可能有结局,在这方面,杨洛枉然流过多少泪。

杨洛一直在回答,可是心里总是怪怪的,他可以猜到每次电话的内容 ,还是不了解啊,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再寻到一些温暖的东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