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疲劳5

字数 1012阅读 15

乐乐一直和杨洛在一个宿舍里,虽然中途换了一次宿舍,不过这两个人一直在一个宿舍,算是有缘吧,其实他两一直是孤立在班级之外的,因为刚进入大学的时候,他们就没有与本班的大多数同学分在一个宿舍,而是与本专业的邻班同学分在一个宿舍,所以在开学之初,就没有与本班同学建立很好的关系。

这些细微的东西,使得杨洛与本班同学关系也很微妙,除了他与班里的两个人私交不错,剩下的,杨洛有时也能感受他们的别有用心,这让杨洛下意识里提防着一些人,这样有好处也有坏处,毕竟他不能对这里有更些有更多的奢望。

乐乐看了看杨洛,爬上床去玩电脑,杨洛拿起水壶,准备泡面,却莫名发现,自己的水壶空了,他吸了一口气,纳闷的看着水壶。

“谁用我水了?”杨洛像是问着谁,又像是自言自语,

“楞楞吧”乐乐眼睛还盯着电脑,楞楞现在不在舍。

“靠,”杨洛说了一句,“他每天自己怎么什么都用别人的,”

杨洛把壶提起来,径直往水房走去,到了水房,把壶很大力气地扔在水槽里,插上水卡,看着水流,杨洛慢慢眯起眼睛,心里猛的出现一丝恶念,等他发觉时,又赶快强行把自己的这种意念压了下去。

杨洛把没打满的水壶提了回去,这壶水只够一杯水和泡面用。

他一进宿舍,就把水全部用完,他进宿舍里的时候,用眼睛瞄了一眼乐乐。

天色已经很晚,杨洛想想今天的事情,好像又很昨天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世界上,什么东西,或者说,什么人能与自己确确实实有关呢?

杨洛自己没有答案,他心灵中每一丝悸动,却屡屡落空,他想着,过去究竟是没有发生过那些值得希望的事情,而终究一切落空,像是某个夏夜悟到人间虚无的样子。

人说,一个人成长过来,需要彻骨的痛,痛到不敢对想象的美好有一丝希冀。

现在想来,到底是当初的幼稚好,还是现在的成熟好呢?

一切的一切,再不会有人为你作答,甚至是没有一个十分标准的答案,而你,在一生里,或许年过半百,才会真的有一丝感悟,此前,也不过是糊涂的活着而已。

谁又不是糊涂着,谁心中又没有疑问呢?

杨洛睁开眼睛,天色已经大明,突然想到,今天是周末,不用上课,就又慵懒的把被子抓起,蒙在头上,想再眯一会,可是莫名的意识变得无比清晰,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高考结束,几个人互相询问各自去处的情形,他用手在枕头底下摸索着自己的手机,掏出一看,已经快要中午,不觉大惊,这半天又快要荒废了。

他坐起身来,用手摸了摸头发,果然,头发经过这一夜的睡眠,变得凌乱无比,起床是件困难的事情,因为,要洗漱,整理,各种零碎的小事在考验自己慵懒的身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