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金鱼爱上孤独的作家

我是一条奇葩的金鱼,我除了有金鱼的灵活聪慧,还能把一些记忆刻在我的腮帮子上,不再是七秒,在我还在大鱼缸时,我便是鱼魁,鱼缸里身强力壮的雄鱼都对我骚腮弄尾,向我求偶,对于它们的卖力演出,我只是看做鱼类的发春,我虽然万鱼宠爱,但我仍然是孤独的。那种孤独是当主人喂食时,所有鱼都一腔热腮往前冲,而我不屑与之抢夺;当我看到外面熙熙囔囔的马路上人群时,希望我能被像我一样孤独的人买走,这种孤独是因为我对人的记忆不仅仅是七秒,而是永远的记忆。

“丹凤鱼,你在发什么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