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就算在国企耗到死,我也不出去打工

    “那是些什么工作?摆摊?卖袜子?倒腾蔬菜?咱是国营大厂铁饭碗啊,我还连续三年是厂里的‘优秀职工’,很快要提干的,像他们那样在街上被人呼来喝去?丢...

    3.1 65 1 10
  • 120
    念叨着理想的我们,还是会终老于体制内

    我们必须在这些繁乱的光之中做出选择,就是那些做出或没有做出的选择,最终成为了我们的一生。 1 2008年夏天,正在读大三的我作为奥运志愿者被分派...

    4.6 241 1 12
  • 120
    请把她的狗,葬在我身边

    最后,我偷偷将“荷花”埋在了老戴的墓地边上,也算是为老戴做了点什么。 1 一个闷热潮湿的午后,我提着大水壶,将排笼里的饮水器逐个添满,看着狗狗们...

    7.4 412 3 18
  • 120
    我如何成为两场校园霸凌的幸存者

    以暴制暴难说对错,但对软弱的孩子来说,家里人不扶一把,有时候还真没勇气站起来。不分孩子情况一概论之,不是公平,而是懒惰。 不久前,一位亲戚到我家...

    10.6 613 9 24
  • 120
    小野模归爸爸,钱归我们

    杰哥私底下告诉我,这里面的一些模特愿意给钱的原因,并不是冲着这些工资去的,她们更希望自己在当车模的时候,可以被某个老板看上,这样以后就不愁吃不愁...

    7.5 418 2 17
  • 120
    情人节再缺席,你就和工作过一辈子吧

    “你还来找我干什么?你去和那些受害人谈情说爱啊!去找那些犯罪嫌疑人诉说衷情啊!都说‘上辈子犯了法,下辈子当警察’。我为什么这么笨,自己当了警察,...

    2.1 290 2 14
  • 120
    群聊里的魔鬼,抓走了三个女童

    视频里,8岁的月儿声嘶力竭地哭喊着,说要给爸爸打电话。而刘彪则很快把视频剪成3段,命名皆为“暴力、女童被施暴”等,发到了不同的群里。 前 言 ...

    4.5 476 3 11
  • 120
    做不了万能的儿子,我过年没脸回家

    老家是什么?就是你的出身,你的头发,你手心的纹路。这里面的联系千丝万缕,你真以为自己能逃得脱吗? 今年春节的火车票似乎比以往任何一年都难买。也怪...

    4.6 581 7 22
  • 120
    卖了父母,我终于凑够了北大的学费

    我的故事写出来,很多网友不太信;我的近况跟乡亲说,他们也是不太信。最后,奶奶见到了稿费,才相信写文章真的可以赚钱;北大的录取通知寄到家里,有威望...

    12.5 966 3 42 2
个人介绍
网易新闻非虚构原创栏目《人间》,微信公众号人间theLivings(id:thelivings),微博@网易人间。投稿、合作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以叙事之美,重建我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