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之丸『原点』

96
风之帆
2017.11.27 16:45* 字数 4111

文丨帆

...真警官飞奔回学校,直冲楼上那间办公室,一路上嘴里还念念有词:“拿错了...拿错了...”

夺命之丸『长眠』
夺命之丸『破绽』
☞ 夺命之丸『原点』
夺命之丸『破晓』
夺命之丸『真相』

琴美坐在座椅上,专注的看着什么,过于专注,以至于她没有注意到真警官的到来。“啊,真警官...有什么发现吗?”,琴美发现阳光被遮住了,一抬头发现窗户边站着真警官,显然被吓了一跳。“没事没事,没吓着你吧?”真警官没想到让她惊吓这么大,想必是打扰了她备课了,“请问,您刚刚在整体课件吧,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只是过来再次确认下这个房间的一些构造...没事,你忙你的,不用管我。”真警官的视线被桌子的栏板遮住,也不知道她在专注的做什么事,出于礼貌,还是向她道了歉。“是的...嗯...下节课三年级六班,是我的课,刚刚在确认我的课件呢...对了,什么构造?”,“我看看这个桌子的高度,和椅子的高低,我想这个可能对障眼法起到一定的协助,是这样的...”,隐约间看到走廊尽头那边有个熟悉的身影,却又想不出来在哪见过。

“真警官,你怎么回来了”,新皓来到办公室拿教材,“有什么事刚刚直接问我就好,你也别跑来跑去了”。

“我想还是亲眼再确认一遍...”真警官看着满脸迷惑的两人,“...哦对了,这是你的吧,给”,真警官拿出打火机递给新皓,“咳,我就说呢,刚抽完烟,打火机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怎么变魔术的到你这了”,真警官挠挠头,示意他自己也不清楚,“你们这两个烟枪,听我一句劝,烟真的少抽为妙”,琴美嘱咐道,“是是是,琴大人说的是。”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下节课你们还有课程吧,我先走了”,真警官挥挥手,消失在了走廊拐角处。

地点,侦查大队,时间,晚上七点。只见一个高瘦的身躯,在桌子上涂涂改改什么。“这么晚还在呢”,“你回来了,谷队,我今天还真有一个重大收获”,小傅从桌子上抬起头,伸了伸懒腰,“我今天去了学校实验室一趟,我想着,药丸有毒,无非是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药丸本身的毒性,也就是说可能这板感冒药中的某一粒不知道在制作中出了什么差错,染上了毒性,但是我询问过学校,那四人没有一位有和制药公司接触的想法,不,应该说人脉比较合适。至于另一种...”,小傅有点犹豫,“说下去”,谷队开口道,“你先别吃惊,我猜想,是被事后人为的注射毒品进药丸里,所以我才去学校实验室查看有无类似于注射器的玩意...”,小傅看了谷队一眼,继续说道,“但是让我遗憾的是,校用的注射器并没有像医用的那种针管,最接近的只不过是注射溶剂的专用器,但它管口较粗,使用后不可能不留下明显的插痕。而且就算有那种器具,那该怎么保证史老师恰好吃到那一粒呢,还是这个问题...”小傅又看了一眼谷队,“您似乎一点也不好奇,看来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了吧。”

“明天,你去搜一下从办公室到实验室的这段路上的那几个垃圾桶,应该没多少时间处理针管的,还来得及...”,“针管?也就是说你赞同我刚才的分析吗,你知道谁是凶手了?”,“只是个猜测,用针管注射毒药进药丸了恰好被史老师拿到,这未免太低的概率,其实是100%的几率,我想我带回的药和死者吃的药,不是同一个。今天我去现场重新确认了下,每个教师的桌子都有一个不透明的十几公分的隔板,很明显,要想换药,轻而易举”,谷队突然想起了什么,“原来白天我看到的那个身影是你小子啊。”,“这不就是感冒药,这能有什么不同的...”,小傅不以为然的开口,看到谷队皱了下眉头,意识到还有另一层意思,“你是说...他一开始拿的那板药,每一粒都...都毒已致命?”小傅睁大了眼睛,他怎么也想不到有人敢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偷天换日。

“那,那你拿来的那板药,为何单单他吃的那粒药空槽处有毒性反应,这说明是临时下的毒啊”

“这才是关键,从事发那天到现在为止,才过去2天,如果真的如我猜测那样,那天从他吞下药丸到毒发身亡后,他再趁机注射进那空槽中,至于别人吃的药,我问过新皓老师了,是他人手一粒递给他们的,药就是这个时候换的。”

“如果真是这样,当时他手里一定还握着注射器,到我们到来时,他不可能一直保留这个在身上。办公室不可能藏匿,那最有可能的是哪里?实验室,本就存放大量器材的地方,最危险的乃是最安全的地点,尽管你今天看到了,也能蒙混过关,至于针管,那不可能也存入实验室,估计是随手丢在了中途的垃圾箱内了。”

“校园内的垃圾箱一周清理一次,原来如此,一名教师处理垃圾箱,会引起疑惑,他没时间处理这个凶器。我明天一早就去查清楚。”

冬日的早晨总是来得这么迟,快6点了,天还是不怎么明亮,不过学校保卫处还是准时的到达了学校。“咣呲”,大门开了,小傅跟随着刘大爷进了校门,“老师傅早”,小傅冲刘大爷招招手。

“好家伙,这垃圾箱可够大的,够我忙活了”,小傅戴上口罩和手套,拿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捡来的竹棍在桶里翻找了起来。

不知过去了多久,耳边传来稀稀疏疏的问候声,“刘大爷早”,“早”...看来学生都到校了。“谷队,你找个时间来一下学校,我观察一下状况...”,“好的,我知道了,你去观察一下贾村,等我过来向我汇报情况”,谷真没等小傅说完,听着他的语气,就猜到了他后续的话,直接打断了他。

“贾村老师,请借一步说话”,“你们什么意思啊,是怀疑我害了史老师吗”,“我们只是进一步了解一下情况而已,你不要紧张...我就直说了,如果凶手就在你们3人之中的话,你觉得最有可能的会是谁呢”,“你确定是我们三人当中的一个吗,这...”,“你不要有任何顾虑,我们已警官证起誓,会帮你严格保守秘密”,真警官看贾村犹豫不肯开口,给他打了一针预防针,“那我就直说了,我想你们应该也都调查过了,琴美她人缘关系挺不错的,和他人也没什么矛盾,我会把她排除在外,那就只有王新皓老师了,虽然他们两关系很好,但是和琴美相比,无关这一层关系比好朋友这层关系,嫌疑更低,虽然我很不想怀疑他,但是...”,“我明白,那我就直说了,我们的看法...”

贾村目不转睛的看着真警官,他也特想知道,到底是谁,“您请说,我有心理准备”,“你这几天有去过实验室没错吧”,“是有去过,有什么问题吗,我经常做实验验证我的想法然后再传授给我的学生们,我可是...”,真警官打断他,“恕我直言,我们在专用器材注射器管壁检测到了和药丸一样的毒性,您对这一点有什么看法吗”,真警官想着先看一看他的反应再拿出决定性证据,以便让他心服口服,“谷队,这我们没...”,真警官举起手,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什么?你肯定在骗我的吧,我的实验器材都是用完即刻消毒的,怎么可能还存有毒性,不会是谁涂上去的吧...不对啊,这间实验室平时基本没人去的,应该说只有我和其他几位化学老师才会去的...难道是,有人嫁祸给我吗?真警官?”显然真警官也楞了一下,他心里想着,贾村演技可真的是一流,临危不乱,“小傅”,“是”,随即小傅从白色置物袋里拿出一管医用微型针头,“认得这个吧”,“你哪里找来的这违禁品啊,我们学校不准携带的,我们实验室都明文规定,注射器不得使用硬化医用型,我们使用的均是塑料管状物针头,不信我可以带你们去看”,贾村正要前往实验室,被真警官喊住,“可是我要是说这针管里含有害死史老师的剧毒氰化物残留液呢”。

贾村愣的停下了脚步,蹭的回过头,自己的看了一眼这个白色针头,“原来这就是凶器啊,太歹毒了,你们应该会通过查什么指纹吧,肯定是新皓老师的,跑不掉了,是吧”,“贾老师,很不幸,这上面只有您一人的指纹”。空气仿佛静止了一般,贾村皱了皱眉头,露出了匪夷所思又恐惧的表情,“怎么可能,是谁陷害我?我不可能带这个东西到学校的...完了,我的职业生涯要毁了”,突然他抬起头,“真警官,小傅警官,你们要查清事实真相啊,不要让真凶得逞,你们相信我,我真不是犯人”。真警官和小傅面面相觑,似乎不敢相信,他们面前的即将迈入中年后期的贾老师,竟然一句话没有紧张于我们搜寻到的“致命”证据。“我们知道的,今天就先这样,我们回去再研究一下,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剩下的交给我们”,于是转身准备离开。

“真警官”,贾村犹豫着,眼神深邃,似乎已经憋了很久了,“有一些话,我想现在正是我该说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听我说,只不过...”,“你放心,我保证,今天的谈话,就我们三知晓,您说吧”,真警官握着他的手,“是这样的,这种事本来我也不想对任何人提起,既然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没想到我会成为替罪羔羊...我和史老师其实有些个人恩怨,我曾经因为嫉妒他的才华、他的快速进步,夺走了我的美好仕途而心怀怨恨,做出诽谤他的行为,正因为如此,我和他的关系一直不怎么好,最近我也算是想开了,我这个年纪了,还争什么,应该把机会留给年轻一辈,现在我对他已经没什么成见了,最近我和他关系正处于破冰阶段,我和他谈话也频繁多了,这个他们都是知道的,所以,我不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种事的,肯定是有人利用了这当中的关系,是的,肯定是这样的...”贾村喃喃自语,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那是一段不堪的事实呀,“贾老师,够了,我们明白了,您有您的苦衷,够了,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小傅,我们走。”

“谷队...”,“啊,我知道,不是他。”

“现在自己想想,简直存在太多不合理的地方。留下指纹的针管,被随意的丢弃在垃圾桶内,本身在垃圾桶内出现校园内不可能见得到的针管这事就是可疑的现象,他会吧带有指纹的丢弃在桶里吗?还有,针管注射的药丸,我很难想象得到为何会出现这么大范围的毒性反应,以至于吃下药丸后空槽内还留有这么庞大的剂量...这一切都存在疑点。本想通过莫须有的管壁毒性,让他以为自己处理疏忽而露马脚,没想到豪不吃惊,不,不能说吃惊,那叫什么呢...”,“如果真是他疏忽留下了管壁毒性,当他听到此消息后定会失神几秒再做反应,现在他是直接否决掉,说吃惊,倒不如说是对自己的自信,试验后消毒,不像是临时的表象,太完美了。”,小傅接着说道。

“这不是最主要的,让我打消了念头的直接影响,是我们离开后突然喊住我们说的那一番话”,谷队用手指点了点桌子,继续说道,“虽然他说的这番话,我已经从新皓老师那获得了,但这毕竟是不光彩的经历,他不会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的,你觉得呢?”

“...贾老师很真诚,我相信他。”

凶手不是贾村老师,狸猫换太子手法确实可以实施,但实施后的决定性指向证据太多,仿佛我们一开始就往错误方向在前进。

我们要从原点出发:药丸无毒,毒性来源另有他因!

☞ 下一节 夺命之丸『破晓』


[ING]
未完待续...


对此文感兴趣者可关注该作者  
不定时更新
大脑在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