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之丸『真相』

96
风之帆
2017.12.02 14:10* 字数 5491

文丨帆

...“是时候收一下视线了,我们把工作重心放在那起车祸后,琴美、她女儿,还有史胜明老师的生活变化上...”,“是,明白了。”

与此同时,王新皓老师也从真警官那了解了这一真相,心中的疑惑解开了,他也马不停蹄的进行下一步的调查...

夺命之丸『长眠』
夺命之丸『破绽』
夺命之丸『原点』
夺命之丸『破晓』
☞ 夺命之丸『真相』

“新皓老师,我希望你能协助我们进行调查”,真警官在电话那头说着,“没问题,我可以帮到您什么呢,尽管说”,新皓也迫不及待想查明真相,“关于琴美和史老师的一些情况,交给我们来就好,你一个人去调查他们未免有些不妥,至于她女儿,你跟她比较熟,我们也不好询问什么,你找个机会去试探试探她,看能否得到一些重要线索,至于方式的话...”,“这个我明白,我自有分寸的,请警官放心”,新皓知道真警官在担忧什么,马上接口说道,打消了他的顾虑。“那就先这样,保持联系。”

这时,小傅匆匆的赶了过来,“谷队,刚去翻看了史老师的个人档案,资料显示,他是3年前从另一所高校转过来当的班主任,当时那所学校他所带的学生,成绩似乎比现在的学生还要好,以前的校长和相关教师都对他十分钦佩...”,“那有没有提及他之前的教学风格,是不是也像现在一样的机械化教学?”真警官打断道,“这倒没怎么听他们说起,总之,他是名好教师,之前也是,如今也是,根据众多资料来看,不像是跟琴美老师结怨的样子。”

“这就匪夷所思了,难道真的是意外?看琴美的样子,十之八九是她没有错了,一定有我们所忽视的地方,你再去打探打探。”

又是一天放学,今天琴美需要加班,正好,新皓收拾收拾,来到了她家,敲了敲门,“小婉,你在家吗...小婉”,几十秒后,门开了,琴美女儿探出一颗脑袋,“王老师,有什么事吗,妈妈还没回来呢。”,“哦,小婉,今天你妈妈在学校还有点事,我是应你妈妈的请求,走,叔叔带你去吃好吃的,去不”,小婉睁大了眼睛,转身往回跑,大声喊着,“你等一下我,我马上回来”。

“这孩子”,新皓嘴角微微往上扬,“真是惹人爱。”

年轻人就是爱吃垃圾食品,他们转身进了一家热火的肯德基店。

“小婉,最近学习怎么样,新来的老师讲课还听得懂吧”,她的老师正是前几天死去的史老师,“哦,这个,还行,因为现在都是复习阶段了,也不教新课了,所以不管是哪个老师,都是让我们做练习,我都快麻木了...对了,史老师身体好些了吗,怎么好端端的生了场大病呢。”看来学校的保密工作做得十分到位啊,新皓心里想着,“嗯...具体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太累了吧...这个先放放,我想问你一件关于你妈的事情。”小婉嚼着汉堡,头也不抬的说道,“为什么你不去问她呀,你们不是一个办公室吗”,“这个,有些事我不好当面问她,就当做请你吃饭的报答吧,怎么样,小美女”,“行,没问题,不过你别告诉我妈,说我是一个小间谍啊”,“行,要是她知道了,以后你再来找我,再请一顿饭。”

“那我就说了,你妈最近有什么行为比较奇怪的吗...”,小婉抬起头,盯着新皓不放,“奇怪,我妈有什么奇怪的啊,你的问题好奇...”突然小婉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把头埋了下去,“不管什么都可以,希望你告诉我...小婉,怎么了”,“王老师,我想到了我爸...”,小婉眼眶湿润了,“我妈也是,前天我看到她一个人在房间里拿出相片擦拭,我知道,那是我们的合影...”,“对不起,勾起你的痛苦往事了,老师道歉。这样,以后你想吃什么,你直接过来找我,我买单。”,“好的,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你问这个干嘛啊,我妈没事吧”,小婉有点担心,“没事没事,别往心里去,你妈妈今晚就是正常的加班。”

“你要喝饮料吗”,小婉摇摇头,“好的,我们回家吧”

“谢谢王老师,要是我妈有什么举动,我第一时间和你汇报”,说罢做了个鬼脸,转身往屋内走,新皓也转生往外走,“对了,王老师...”,屋内传来大喊,随即一阵脚步声,小婉又出来了,“是有一件事,前几天...几天前来着,反正就前几天吧,我看到我妈在房间内一个人发誓...”,“发誓?什么意思”,新皓被这突如其来的信息震到了,“就是发誓啊”,小婉举起右手,用大拇指压着小拇指,露出三根指头,“应该是发誓吧,也没仔细看,当时我就在想老妈在干嘛呢,还发誓,后来就没见她发誓过什么了,现在想想是有点奇怪,难道是希望她的学生取得好成绩吗”,“哦我知道了,天冷,你回屋内去吧,你妈妈也快回来了。”

新皓裹紧大衣,“发誓?”,新皓摇摇头,打开了车门,启动了引擎,“琴美发誓做什么,莫名其妙”,似乎这反应根本没进他的考虑范围内,大概当做无用信息吧。“呼”的一声,车尾排出一阵白烟,那辆黑色轿车消失在街道尽头。

“吱”一声急刹车,随即想起来两三声急刹车声,跟随者一阵刺耳的车喇叭声,“喂,怎么开车的,想死吗”,新皓车窗外出现一个陌生人,敲了敲车窗,破口大骂,“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新皓摇下车窗,连连道歉。

新皓突的想到了什么,他的心猛的被什么揪紧了,脑海里狂风大作,以至于瞬间踩下了刹车。

他重启车子,掉头,往学校折返。时间,晚上8点。

新皓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上了楼,正好遇上琴美下班,“怎么了,这么急”,“...哦,没什么,我回来拿东西”,新皓突的一阵紧张,生怕被琴美看出哪里不正常,甚有一股做贼心虚之感。

目送琴美下楼后,他来到了办公室,在史老师的椅子上坐下,又站起来,拧开门出走廊,又拧开门进办公室,他重新回想了下那天的情景,他想着她这几天来种种不合常理的行为,大脑在高速运转:看相片、发誓...对了,事发当天,她让我们叫110和刑警。刑警?为什么当时要喊警察,而且直接提及刑警?莫非事先知道这是场谋杀案吗?新皓将烟拿出夹在手指尖,摸出打火机正准备释放一下混乱的思绪,在烟离嘴边几厘米之际,新皓停止了动作,扔掉香烟,飞身往医务室那边走去,一个个的翻找着还未处理的垃圾桶...他的眼神停在了他的手掌尽头,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似乎一切因缘源点就在他脑海中。他洗了洗手,颤抖的拿出了手机,“喂,真警官吗,我王新皓...”,“过几天和他再碰个面吧,问问他调查结果怎么样了。”

这天天似乎暖和了点,新皓洗了把脸,“今天就不找真警官了”,他心里想着,往学校方向走去。

这天是全体老师惯例培训会的一天,全体老师都早早的在三楼会议厅坐好等待着领导前来。

“琴美,你有想过你女儿的未来吗”,“嗯?”琴美随口应了一声,“我的意思是,你有想过你女儿失去爸爸后再失去妈妈的生活吗”,新皓毫不留情面,当面质问,琴美像是被控制一般,停下手里正在转动的笔,“你什么意思,我怎么会离开女儿,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王老师,你一大早的,发什么疯呢”,新皓不以为然,继续说道,“据我了解,史老师和你没什么过节吧,你...”,新皓顿了顿,“...你为什么要置他于死地。”很明显,这句话起了作用,琴美握着笔的手抖动了一下,不过马上恢复了镇定,“王老师,请你注意你的说辞,我和他只有工作上的关系,我和他非亲非故,我甚至和他称不上朋友...”,琴美看了一眼新皓,“我知道,你们关系情同手足,但是你也不能因此而随意逮人就咬”,琴美好不客气的回应到。

“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希望各位老师回去贯彻落实好...”琴美根本没听这会议讲的是什么,她打开的笔记本上,一片空白,不,上面有几道被钢笔画出的曲曲折折的笔迹,大概是她听了新皓老师的话后下意识的动了动手,碰到了白纸吧。

“琴老师,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上午早操期间,我会在操场旁那块草坪等你,我希望你能过来”,新皓把笔插回到胸口口袋中,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这一节课过得真是漫长,新皓也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在讲些什么,满脑子想着史老师的事,终于熬到了那一刻,“是时候挑明这一切了”,新皓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心静下来,双手插在兜里,往草坪走去。

“你终于来了,等你好久了,有什么事你快速解释清楚,我待会还有事”,琴美先一步到达,对新皓的迟到,似乎不满。

“如你所想,我开门见山了。我现在怀疑是你杀害了史老师...”,新皓停了停,看到琴美不怎么吃惊,继续说道,“一开始我想任何人都会想到,史老师是药丸中毒的,实则不然,中毒的另有他物”,“那你倒是说说为什么警方会在药丸空槽那里检测出大量毒性反应”,“事后趁乱你涂抹上去的,我想应该是类似于医用棉之类的,你一直放在你身边某个地方,最后使用后放回衣服内被带走,警方当时也不会进行搜身的...”,“很多人认为是贾村老师,他们有过节,矛盾还不小,被认为嫌疑人无可厚非,不过这需要证据,就在那个时候,警方找到了作案凶器:一根完整的针筒,上面残留毒性和贾村的指纹...”,“一根完整的针筒?不会吧,这又是谁想嫁祸他...我的意思是,按照你的说法,他不是凶手吧”,琴美咳了两声,为刚刚的失语搪塞,“‘又’?此话怎么讲,还有谁也想嫁祸给他吗?”琴美看向正在做操的学生,回答不上来新皓的这次发问。“你说的是针筒?有人会带这东西来学校吗?”琴美好气的问道,用手抵住下巴,思考着。新皓观察着琴美,“果然在生疑”,新皓心里想着,当时只找到一根针管,并没有针筒,这出乎了琴美的意料。“但是我问了校方相关人员,得到一致的回应:这东西是不可能带到学校里来的,一定是有人嫁祸贾村,但那个人似乎忘了一件关键的事...”,“是什么”,琴美迫不及待的追问道。“怎么突然有兴趣了”,新皓看着她,“...我只是,想尽快知道凶手是谁,免得一直被你当做嫌疑犯而已”,“是吗...关键就是犯人忘了,以针管注射的毒性,不可能出现空槽处大量的毒性反应,所以说,凶手为了制造出是药丸有毒而涂抹上的毒药,反而成了破除药丸有毒这一理论的完美解释”,琴美握紧了拳头,“...好像,是这么个道理,那凶手是怎么杀害的史老师。”,“于是我想,是他触碰了那里被带入嘴里,警方找来找去也只在房间内找到杯子和门把手,这两处毒性,茶杯处,专业人士解释到这里的毒性可以理解为被稀释的残留,这个解释反而倾向到了药丸有毒,接触水后稀释,使得杯口毒性残留这个说法,而门把手,我实在想象不出史老师是怎么接触到的毒性,不管怎么说,是因为门把手的毒性,导致开门残留,这解释太牵强,而且办我也碰到门把手,也吃了药丸,所以这都是不现实的...”,“看来你私底下找了很多专家和自己调查了好久呢”,琴美阴阳怪气的说道,“我只是想尽快找到杀害我兄弟的人,仅此而已...但是,直到昨天我才想通”,看到她再次握紧了拳头,新皓抽出一根烟,“是这个”,新皓夹着那根烟在琴美眼前晃了一下,琴美瞬间整个人绷直了,再一次握了握拳,似乎表现的过于明显,她将双手塞入上衣口袋中。

新皓并没有点燃烟,用嘴示范性的抽了一口,开口说道,“对这个动作,你应该不陌生吧”,新皓并起食指和中指,“这个动作,几天前你应该也试着做过吧,说的好听点,这叫做演出前的排练,而不是发誓”,他也不管和琴美女儿小婉的约定了,将她告诉自己的事解释给了琴美,“而这个毒,就是这里”,他将烟头朝向琴美。

短时间的沉默过后,琴美说道,“很有意思,不过证据在哪”,“你是瞅准了史老师剩下的最后一根烟了吧,抽完就会扔掉,警察也不会检测烟这一不起眼的物品。会在史老师烟嘴下毒的,办公室内除了你,别无他人...很庆幸,这几天天冷,垃圾桶还未被清洁人员处理掉,我已经找到了那天我和他抽烟丢弃的垃圾桶,烟身断然是找不到下毒痕迹,已变为灰烬,但是烟盒是不会欺骗的,我昨天已经将所有烟头和他的那烟盒搜集交给真警官了,我想很快就能发现有一根烟头残留的毒性和你的指纹,运气好的话,烟盒上甚至也会有你当时不严谨的手法留下的毒性残留...”

“别说了...没想到你已经调查的这般明白了...就如你所说,是我”

“现在你能否告诉我为何要杀害史老师了吧,你们,有什么私仇吗”

“史胜明他,是他害死了我丈夫”,“恕我直言,你爱人已查明,确实是普通的车祸,对于他的死亡,我表示万分遗憾,但他和史老师毫无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之前史胜明教书教的好好的,学生们也很喜欢他,当时我女儿就是他的学生,那时候是我女儿最开心的学习阶段,史老师待每个学生如家人,其乐融融。但自从一件事后,史老师就改变了,整个人都变了,课堂上也变得索然无味,为了教学而教学,为了业绩而生活...”,“不好意思,请问是什么事,能否告诉我”,“小婉她,爱上了史胜明,他觉察到了她的变化,平时上课尽量冷漠她,感情这种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不久后校领导找他谈话,让他注意分寸,他自己也为了班级里学生的公平,对待学生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久而久之成了现在的教书机器,毫无人情味...”,新皓吃惊的长大了嘴巴,“于是成绩低落的小婉,我和丈夫决定转校,也就是现在的桃江中学,史老师在意不了其他老师的眼光,也提出转校,阴差阳错,他也来到了桃江中学,又阴差阳错的被分到了她的班级当班主任。不过这都是一年后的事了,丈夫已经接受了这一事实,认为这个年纪,只要学习成绩好,比什么都重要,他也变得越来越理解史胜明的做法,小婉因史的冷漠,变得自卑,于是,更加努力学习,别看她现在挺活泼,那都是我的私下努力的结果,但是我却一直像校领导提出换班级或者班主任的意见,总被驳回,领导不明白这层缘由,我也不好说什么,终于有一天,我和丈夫讨论起这事时起了争执,才会导致那起车祸...”

“我知道这不是史老师的错,我知道这个做法是我不对,但是我就是无法原谅他,他当时要是正确处理小婉和他之间的事,就不会出现如今的事情,我很爱我丈夫,现在这局面,都是他造成的,他罪有应得,这种教育方式,他不适合当老师...”

琴美越来越激动,新皓只是在旁边看着,欲言又止,连连摇头,连连叹气。

“这破制度,这破业绩,可怜了两家人”

“新皓老师,很遗憾,烟头上有好几根有毒性,包括烟头,烟身,我估计是垃圾桶内被后来谁丢弃的一杯水所覆盖了。烟盒上确实有琴美的指纹,说实话,我并不认为...”

“谷队,琴美老师找你。”小傅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真警官,我自首...”


[END]

大脑在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