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之丸『破绽』

字数 3836阅读 55

文丨帆

...只见史老师一只手死命的抓着腹部,一只手捏住喉咙,两眼充满血丝,挣扎几秒后即失去了生命症状,瘫坐在座椅上。他那扭曲的面部和狰狞的表情传递给办公室内三人——药里有毒!

夺命之丸『长眠』
☞ 夺命之丸『破绽』
夺命之丸『原点』
夺命之丸『破晓』
夺命之丸『真相』

“史胜明!”,“史老师!”,“喂,兄弟,咋了!”

办公室内瞬间充满焦虑,他们不敢相信,自己会遇上如此近距离的凶杀案,而且自己还跟凶手共处一室三年之久,想到这,三人顿时脑门发冷,各自都敌对的看着其他人,他们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猛的大口往地上吐口水,希望把几秒钟前吞入的药丸吐出来。

“要是有事我们早就没命了,和他一样,不...不要慌...”,琴美指着史扭曲的身体颤抖的和另外两名老师说道,“你们先别动他,我去叫医生”,琴美走了几步,取下了窗帘后挂着的围巾,冲出了房门,径直跑向学校医务室,“快打120...对了,把刑警也喊来吧!”

几分钟后,校医务人员到来,“氰化物中毒”,医生平静的说道,但是在老师们听来,这几个字就像针扎般,铿锵有力,直戳心窝。“史老师他,还...还有救吗”,贾村颤抖着嗓音,显然,他被吓坏了。何止是贾村,新皓双手抵着他的办公桌,大口呼吸着,僵硬的站直身体,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的好兄弟,那位几分钟前还在走廊和他大发烟瘾快活似神仙的他,竟然就...他不敢相信。

“情况不容乐观啊,他到底是...”医生摇摇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120呢,你们呼叫过了吗,啊?”在医务室人员看来,这种专业的急救,他还处理不了,紧急的等待着专业队的到来。

“快了快了,我已经喊过了”。

120急救员到达现场,“还有细微脉搏的跳动,你们帮下忙,把他抬到楼下车里去,我们对他进行紧急洗胃和起脉处理”,“好好好,贾村,你扶着他腰”。

几分钟后,车上亮起刺眼的亮光,伴随着一阵急促的“一呜一呜”声,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又过了几分钟后,伴随着呜声和刺眼的亮光的车又回来了,正纳闷呢,这车回来干嘛,史胜明回来了?

车里下来两位穿着制服的小伙,从左胸口袋里掏出警官证,“大家让一下”,他们用手拨开聚集在一起的学生们,上了楼,朝贾村他们走去。

“我们是警察,请允许我直入主题,请问你们几位和刚刚的死者什么关系,他...”,“等一下,你说死者?史老师他,他,他还有希望的,刚被医生带走,应该过几天就...”,贾村打断了警官说道,“...就回来了”,他语气瞬间暗淡了下去,他想着,警察都来了,估计希望渺茫了吧。“稍等一下,你说他被医生带走了?”在得到了老师们的确认后,他拍了拍身边的助理,“小傅,去,去医院确认一下...对了,是哪位报的警?”

“是我,当时琴美去喊医护人员,让我们喊120和报警,我二话没说就照做了...有什么问题吗”新皓指了指琴美说道。

“你放心,他应该是在调查刚刚发生的基本情况吧,人家...”贾村看了一眼警官,似乎想说什么来着,“哦,不好意思,我叫谷真,你们可以喊我真警官”,真警官翻开警官证给贾村看了一眼,“...人家真警官可是来帮我们调查情况的,我们相信,有真警官在,我们史老师会平安回来的”,贾村继续说道。

真警官麻利的从袋子了拿出一双白手套和一个镊子,他细心的夹起破碎在地的杯子碎片和那板疑似毒胶囊,放回到那袋中,起身环视周围环境,似乎在寻找任何其他疑似有毒聚集处,“我希望你们在真实情况没调查清楚前,这几天请做好配合我们警方的...稍等,喂,你说...好的,明白了。”真警官挂掉电话,继续说道,“我收回刚才的话,这几天,请务必一定要配合我们警官的调查,你们的史胜明老师,已经确认死亡,是一起有预谋的毒品谋杀案,刚刚我的助理小傅打来电话就是说明了这一点”,真警官拿起手机和他们说道。

新皓瘫坐在椅子上,“是这粒药有毒吧,要是我当时不犯烟瘾,不拉他去走廊,他就不会加重感冒,就不会...”新皓自责万分,他认为,是他间接导致了史老师的死亡。“具体情况需要等进一步调查,你也不要太自责,也希望你们节哀顺变,我先回局里,有什么消息我会再次前来,再见”。真警官语气平静,字里行间透露着官方言语。

真警官放下袋子,连拍了几张照片后走出了房门,“对了,你们,我希望你们不要碰任何东西,这个房间最好保持原样,如果你们想帮史老师的话”,真警官坐上警车远去,留下三个不知所措的老师。

“谷队,死者今年32岁,桃滨第一中学的一名高级教师,史胜明,氰化物急性中毒,抢救无效,死亡”

“我带回来的那两件物品,怎么样”,谷真在白纸上画着那间办公室周围的构造草图,漫不经心的说道。“毫无疑问,是那粒药丸存在毒性,我们在那粒药丸的空槽出检测到了高浓度氰化物残留,碎玻璃也因此沾染了些许,不过,这么高浓度的氰化物,他能坚持到120到来,可以说奇迹了,可惜最后还是...”谷队抬起手,示意他不要继续说下去,“你带几个人过去,检测一下那房间内是否还存有毒性的地方,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

“难道还有更高浓度的毒性被史老师碰到了?真是可怜”小傅嘟囔着,驱车前往桃江学校。

“听说来了警车”,“不会是史老师吧,我那天看到有人被抬进救护车里了”,“别瞎说,老师能有什么事”。真警官便衣穿着,听着校园内的各种小道消息,还算是有所收获,学生对他的教学不怎么喜欢之外,史老师的为人,学生们还是大部分是好评的。

“谷队,检测报告已出来了,凶杀那个房间,除了您带回的那两个物品之外,另两个地方也出现毒性反应,只不过浓度不高,我觉得这个还不至于...”,“少说废话,是哪里”,真警官打断他,不想听任何猜测,“一个是鼠标上,另一个是门把手,两侧都有。”

“门把手...”真警官半握右手,做出开门状,若有所思的重复着,他似乎毫不考虑鼠标的嫌疑,“门把手...”

令人奇怪的地方是药丸中毒,为何门把手会出现毒性,如果说吃药后触摸过门把手,那倒是可以解释这一点,可问题是据他们描述,史老师是吞服完药丸后没多久便倒地,不存在接触门的机会...等等,会不会是他接触过门把后,再拆开了药...不对,毒性浓度反了,这样,门把浓度大于药盒浓度才合理。真警官缓慢的走向了新皓老师教室,示意了他一眼。

新皓明白,关上书本,“这节课接下去你们做一下试题,我们晚上讲解”,他走向真警官。

“还请麻烦你详细说明一下当时的情况”,“好的”,真警官给新皓点上一根烟,“要来一根吗”,看到真警官摆摆手,于是继续说道,“当时我们就像现在一样,一起吸烟后,回到了房间里,琴美说让他吃粒药预防一下,他就去拿药了,接着我们也都吃了一颗,想着也预防一下,谁想到里面有一颗竟然是毒药,史老师运气可真差,想起来都害怕,这博几率的事情被他碰上了”,新皓吐出一口烟,叹了口气。“是他自己吃得药还是琴美老师递给他的?”,“你的意思是?不会吧,这个药确实是琴美递给他的...但是取出药丸的是他自己啊”新皓顿了一下,他不相信琴美会当着大家的面做出这种事,况且他们也没有过节啊,“对了,我们都吃了一粒,要是她想害人,她不自己动手,她不担心错杀吗?药可是史老师递给我们的啊,真警官...”,“你先别激动,我只是猜测而已,你说的也很有道理,要是琴美想干掉史老师,这样做几率太小了,无差别杀人,这不科学...”,“什么,无差别杀人,你说我们也...”,“不会的不会的,你别担心,总之,只有那一粒药丸有毒,怎么把那10%的几率变成100%,这才是问题的关键”,真警官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新皓楞了一下,“哦哦对,这板药有10颗”。

“你和史老师好像关系很不一般啊,你们还有其他什么层面的关系吗?”,“也没什么,我和他也就认识不到三年,一年前,我家房子地基和政府那边似乎出了点小问题,差点闹到强拆的地步,是史老师出面找了很多关系才摆平的,那个时候开始,我和他就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工作伙伴亦朋友...”,猛地他意识到什么,拍了下真警官,“对了,你可不要找史老师的麻烦,他那些帮我摆平困难的朋友们都是好人,你可不要调查他们,要怪就怪政府,太不理解我们老百姓了,房子本来就是拿来住的...”,“哈哈哈,好的,不会的你放心,再说了这些也不是我该管的事,说起来我也有过地基和政府打过交道的窝心事...哦对了,说跑题了,刚才说到你们之间的关系,我大致明白了,琴美我事先有了解过,她人缘似乎不错嘛,那个,贾什么来着,贾老师呢”,“你说贾村啊,怎么说呢,他和我一样,也是一名中级教师,每次评选和我一样总是选不上去,每次被史老师压着,哈哈,这个倒霉蛋。不过说真的,他和史老师有过节,矛盾挺深的,虽然史老师平时都不怎么放心上,但我们旁观者清,我看得出来,他们关系不怎么好。”

“哦?是吗”,真警官似乎很感兴趣,“说说看,这或许能帮得上我们很大的忙也说不定呢。”

“贾村呢,是老职工了,工作上勤勤恳恳,但也没什么大作为,但好在和他同届的教师们成绩也平平淡淡,但是自从史老师应聘入选为高级教师开始,他那颗嫉妒心就不住的往上涨,在上一年评选中还听说他诬陷史老师师德问题,差点让史老师丢掉高级教师的称谓,史老师呢,敬重贾老前辈,虽然心理上对他不满,但是也没怎么表现出来,别人不知道,我可是明眼人,我看在眼里,史老师也挺不容易的...叮~咚”

“谢谢你,新皓老师,下课了,学生都要出来活动了,我们说这些也不好,这样吧,下次我有空再前来拜访你。”听着下课铃声,真警官朝他挥了挥手,离开了学校。

“贾村...药丸...动机...”,真警官念着这几个词,从手里摸出一把打火机,这,这不是新皓老师的吗,“瞧我这记性,拿错了,得给他送回去...”,他原路返回,瞬的停下脚步,“拿错了?”,他想到了什么似的,他想抓住那昙花一现般的思绪,握紧了双拳,“难道是这样...”,真警官飞奔回学校,直冲楼上那间办公室,一路上嘴里还念念有词:“拿错了...拿错了...”

☞ 下一节 夺命之丸『原点』


[ING]
未完待续...


对此文感兴趣者可关注该作者  
不定时更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丨帆 ...“是时候收一下视线了,我们把工作重心放在那起车祸后,琴美、她女儿,还有史胜明老师的生活变化上...”...
  • 文丨帆 ...凶手不是贾村老师,狸猫换太子手法确实可以实施,但实施后的决定性指向证据太多,仿佛我们一开始就往错误方...
  • 文丨帆 ...真警官飞奔回学校,直冲楼上那间办公室,一路上嘴里还念念有词:“拿错了...拿错了...” 夺命之丸『...
  • iframe原本的用法在现在看来是不合时宜的,问题太多了,不一一列举,但是它的其他功能却是不错的黑魔法,这里列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