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之丸『破晓』

96
风之帆
2017.11.28 13:41* 字数 3847

文丨帆

...凶手不是贾村老师,狸猫换太子手法确实可以实施,但实施后的决定性指向证据太多,仿佛我们一开始就往错误方向在前进。

我们要从原点出发:药丸无毒,毒性来源另有他因!

夺命之丸『长眠』
夺命之丸『破绽』
夺命之丸『原点』
☞ 夺命之丸『破晓』
夺命之丸『真相』

“小傅,明天你再去一趟学校,注意,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怀疑,你就随便走走,观测一下琴美老师和王新皓老师”,“你呢”,“我明天好好整理一下目前已知的线索,有什么发现我会通知你的,先这样吧,回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

毒性来源另有他因,不是药丸的毒致死,那只可能是史老师从哪里沾染了毒性,在某个时机,也就是吞服药丸的时候被顺带的吃进了腹中,这样的话沾染的地方可就多了...不对,真警官顺着眼光看过去,落在了桌子上的药丸上,可为何药丸处检测出的毒性是最大的,这不合逻辑,难道是,药槽处的毒?不对,是史老师自己拿的药,不可能恰好拿到这粒...都具有毒性...真警官猛的一拍自己脑门子,瞧我这记性,不是贾村,把整个想法推翻重来:不是药丸,也不是药槽,这就是个障眼法!果然还是沾染的毒了,手指,到底是触摸到了哪里呢?药盒?茶杯?鼠标?这些都是可能手指触碰得到的地方最后被带入口中,等等,似乎还忘掉了什么线索,一个被遗忘的重要线索,到底是什么呢...

鸟儿叽叽喳喳的闹着,真警官缓缓抬起头,用力眨了眨眼睛,用手挡住窗外强烈的阳光,“该死,昨晚竟然在这睡了一宿”,他倒了杯水,咕隆隆的快速漱了下口,“哎哟我的脖子”,真警官摸了摸自己脖子,“今晚可要好好睡一觉”,说罢拧开了房门,就在这一刻,他停下了动作,整个人瞬的清醒了许多,看着自己的手,“我想起来了,是门把手!”

“听新皓老师说过,他们吸完烟就回来了,随即吃了颗药丸,这其中没人再次接近过这门把,也就是说...”,真警官整理了下衣服,回到房间内的桌子旁拿起笔在桌面上画起来,“这三个人每个人都在进门前手接触到了毒药,但是他们吃完药丸后没有任何症状,可以考虑他们可能用的另一只手,或者洗了手。听新皓讲的,应该是没有洗手,大早上这么冷,从家到办公室,直接坐下开始备课,不会考虑洗手的。那么问题来了,他们却没有中毒,也就是说,把范围再缩小,是从他进门到吃药,毒性才存在的,能做到这一点了,只有一起出门吸烟并涂抹毒药在门把手上的...”,真警官在新皓老师名字上画了一个圈,“只有他能做到!”

“现在要的是证据!”,真警官放下笔,再次拧开了房门。

三天过去了,学校终于又应聘上了另一名老师来代替史胜明,稍有平静的新皓听到这消息,似乎心里又被撕开了一个洞,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史兄不能死的不明不白,我一定会查出真凶的!”

他走在走廊上,往办公室内走去,总觉得楼上走廊处有人在盯着自己,不,应该不是盯着自己的,是整个办公室的人,“看来真警官打算从我们三人日常行为看出蛛丝马迹啊,他们两知不知道呢,这几天一直有人监控着他们”,新皓摸摸自己下巴,拧开了办公室的门。

“琴老师,你在呢,这几天你来的都这么早呢”,“啪”,从手上掉下一本书,琴美马上弯腰捡起,“啊,是啊,你也早”,“怎么了,怎么一大早就这么用功的备课,他的班级学生这次成绩和史兄一样,挺不错的啊”,新皓暗自揣度着,“怎么这几天这么用功呢,是有什么评选吗”,新皓问了一句,“噢...没什么,我也是闲着,没什么事...阿嚏”,“咋了,你也感冒了,注意点”,“嗯,谢谢,我待会儿吃粒药丸预防预防就行了”,琴美伸手就去拿感冒药,“喂,这个,还是先不吃吧,我怕...”,新皓后怕这个药丸,毕竟一条人命,虽说没什么大问题了,但是还是心有余悸,提醒了琴美,“没事,都过去了”,她剥开药槽,就着开水吞服了一粒。“...你,没事的吧”,“咳,你怕什么,又没有毒了,难道我像史老师那样运气这么差吗...”,琴美神色轻松的笑着说道,像是又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改口,“我的意思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史老师不会死不瞑目的”。

“我上课去了”,琴美打开抽屉,又关上,走出了办公室。

新皓看着她远去的身影,脑海中无来由的浮现了史老师的身影,终于他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走向了琴美的办公桌,“不好意思,乱翻别人的抽屉是不对的,我也无意偷看你的隐私,但这次例外...”,新皓嘴里念念有词,从公用保险柜里拿出了钥匙,打开了琴美的抽屉。

这是一本很普通的教科书,牛皮纸封面,显得有些老旧,应该是做了大量笔记吧,他翻开书本,果然,琴美是位勤勤恳恳的教师,对待工作一丝不苟,上面写满了标注和对一些题的自己的看法,“她为什么早上心不在焉的,看这书,也不至于如此入神啊”,他不明白为何这几天她来的都这么早,而且看的这么入神,最奇怪的是这几年他都没见过琴美拿出这教材,应该很老的课本了,可又为何偏偏此时拿出压箱底的书籍,新皓百思不得其解,打算把书放回进去。就在此时,从书里掉出一张照片,看来有些年头了,不是这几天照的,照片没那么新颖了。

等等,这照片里的人好眼熟,这飘逸的长发,戴着时髦的耳环,差点没有让新皓认出来,“是琴美!旁边的是她女儿,这位应该就是她丈夫吧”,新皓心里想着,她女儿他认识,来过几次校园,她丈夫听说出了次意外去世了,他倒是从没见过她丈夫,好像自从那件事情发生后,琴美就整个人大变样了,也不留长发了,也不戴耳环了。“怪不得一时间没认出来。不对,她这几天是在看这个相片吗?怎么过了这么久了重新纪念起她丈夫来,莫非...”

新皓不禁打了个寒颤,会有这种事吗,这么多年了,还有他所不知情的事情吗难道?

新皓向学校请了个假,他想着,他一定要去找到真相,一天几百元的工资,去他的,这教育,也看透了。

他往校门口走着,不知道他要前往那里。

“谷队,新皓老师出校园了,我要不要跟上”,“现在?他不上课了?跟上!”,真警官坐上车往学校驶去,“这个时候,他要去那里?应该不会是逃走吧”

“小傅,他去哪里了,我快到学校了,你告诉我方位,我就过来。”,真警官像是生怕错过了重要线索一般,十分在意。“谷队,很奇怪,他进了警察局大队,你去看看情况”,“这小子,该不会是去自首吧,这也太出乎意料了吧...”正怀疑着新皓老师的行为,手机响了,“喂,请问是谷真吗,这里是桃江县警局,有位先生指明说要找你,说有重大事项和你商量,你方便的话来一下,他就在我这边等你”。

“小傅,进去,和新皓老师在那里等我,我马上就到”,真警官恢复了干练的语气向小傅命令到,“什么情况啊,谷队...喂”,挂断了电话。

“谷队,在这”,小傅朝真警官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在那边,“真警官,我知道这很唐突,但是请你相信我,我接下去要做的事,事关重大,冥冥中我感觉史老师的死,和那起车祸有不可分割的关系...”,“等等等等,我完全不明白你说的话,什么车祸”,真警官看着小傅,小傅也一脸茫然,他们再一次的迷惑了:他们所怀疑的对象,竟然主动帮他们破案。“琴美,她丈夫3年前被一场车祸夺走了生命,当时琴美就在车里,事情了结后她对这事闭口不谈,但是这几天我总是看到她神情恍惚的看着她一家人合影的相片,我怀疑其中有猫腻...”,“谷队,他说的没错,包括那天我去实验室和今天的观测,她都是最早到的办公室,一个人拿着什么东西在看,原来是相片”,“所以你想了解这场车祸与史老师的关系?这也太扯了吧”,真警官举起手,示意小傅安静,“你想了解什么,我帮你,或许你说的也有道理,任何线索都可能成为破案的前提”,“既然她不肯开口,我们就调取那次车祸的现场笔录和案情记录录像,这些你应该拿得到吧”,新皓恳切的看着真警官,“没问题,不过这件事你不要在琴美面前有所表现。”,“我知道的”。“基本情况我了解了,你就先回去吧,这些资料不能对外公布,我们了解和会向你转达的,希望你理解并配合我们的工作”,说罢就往屋里走去,“对了,以后有什么事需要找我的话不要来这警局了,直接打电话给我”,真警官使了个颜色给小傅,小傅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对新皓说道,“待会儿我会把联系方式告诉你的,接下去就交给我们吧”

“谷队,这盒”,他们观看起了那起车祸的笔录记录录像。

“当时我们在车里讨论孩子的将来怎样更好的发展问题,我们谈到了该如何正确引导孩子全方位发展,以前常挂在嘴边的德意志体美劳全面发展,我们也希望我们的女儿也这样,而不是成绩一项...”

“你也知道,我是一名教师,但我爱人不是当老师的,我们的想法难免会有些出入,当时就此问题讨论的有点深,起了点小摩擦,当时越说越糟,甚至在车里吵了起来...”

“当时我们开的是都市,人来车往的,一个没注意就...”琴美小声的抽泣着,“没想到那竟是我和他最后的对话,要是我知道这个结果,我一定不会和他争辩的...呜呜呜”,琴美终于忍不住哭泣,“你们相信我,我是很爱我丈夫的,我们感情一直很好...”琴美一边流泪一边喊道...

“看来当年琴美也被警察怀疑是她害了自己丈夫啊,这次又出了一起命案,不过怀疑人却不同,这次是遭到了新皓老师的怀疑,等等,这和史老师命案有关联吗?”小傅突然想起来问道,“在史老师被杀害后这几天她总是看着老相片出神,再加上刚刚这录音带,你没仔细听吗?”看着小傅还是一脸疑惑,继续说道,“那起车祸是意外,这件事后已经查实,也就是她说的是实话。她说他们在讨论如何全方面发展孩子,而不是光光成绩,这样说你懂了吧”,小傅张大嘴巴看着他,“你是说,那个不要一心想着成绩的,是史老师吗,他的教学风格确实是这样,说实话我也不怎么喜欢。”

“是时候收一下视线了,我们把工作重心放在那起车祸后,琴美、她女儿,还有史胜明老师的生活变化上...”,“是,明白了。”

与此同时,王新皓老师也从真警官那了解了这一真相,心中的疑惑解开了,他也马不停蹄的进行下一步的调查...


[ING]
未完待续...


对此文感兴趣者可关注该作者  
不定时更新
大脑在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