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之丸『长眠』

96
风之帆
2017.11.25 12:06* 字数 3873

文丨帆

流感本无罪,人心亦何罪?
药物能助我们远离伤寒、疾病,可那颗受创的心灵,是否有心药?
别让爱,夺走你的心。

☞ 夺命之丸『长眠』
夺命之丸『破绽』
夺命之丸『原点』
夺命之丸『破晓』
夺命之丸『真相』

在毕业典礼上,一群稚气未脱的孩子们在愉悦的交谈着,在憧憬着未来美好的大学生活,不时有几名学生前来,拉住他的手,拥抱着他,深情的对他说,“老师,谢谢你!”,那是发自内心的感激,那是对他三年来辛勤的认可。他站在树底下,阳光穿过树缝隙,散发出多彩的光圈,洒在身上,暖洋洋的...

不知从哪个方位,传来一声急促的滴答声,他闭上眼,仔细聆听这不合群的声响,是它打破了毕业典礼的安逸。他要去找到源头,去消灭它。他越是静下心搜寻那尖锐的声响,那滴答声似乎更响亮了,拨乱着他头弦——近了,更近了...

“滴答滴答滴...”,在声音爆发出,戛然而止,抬头一看,自己的手竟然触碰在那声源处,“呵”,他噗呲一声,无奈的咧了咧嘴,是闹钟。

多美好的梦境,莘莘学子学有所成,他功不可没,得到桃李们的认可,身为一名高中教师,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了。

“这鬼天气,真是要冻死人吗”,他骂道,关掉闹钟,马上将手缩回到被窝里。他看着秒针滴滴的不急不慢的转动着,心里默念着,“57、58、59、60...再听它转几圈吧”。突然地,他似乎被针扎一般,突的做一个标准非凡的仰卧起坐——他坐在了床边,麻溜的穿好了衣裤,冲进了卫生间。“差点让老子给忘了,昨晚的学生练习还没批改完。”

他,史胜明,桃滨第一中学的一名高级教师。能在全市排名第一的中学里拿到这个教师称号,那是相当不容易的,这个学校里,不知道有多少比他年长的前辈当了一辈子的中级教师,在前进的道路上坎坷滚打着呢。论工资,那可差别大了,因此也得到了很多人的羡慕,当然不乏嫉妒甚至仇恨。

史老师教学有个特点,喜欢用题海战术,他纵使教材新课没讲完,也会留出半节课的时间来给学生们做练习的时间,正确,那感情很棒,错误,则开始新课对应教学加巩固练习。他的学生苦不堪言,但是成绩也是年级段拔尖的存在。当然,自身,也很累,不但需要提前准备不同题型的题海,还要提前做一遍,准备讲解,试题多的时候,熬夜批改试卷,那都是见怪不怪的事了。他一边骂着高级教师的辛苦,活多,压力大,一边内心还是享受这个荣誉带来的心里安慰。

学校又要举行全校模拟考了,为了高考做准备,学校真的是不择手段,月考,模拟考,全真全县统考什么的,没有教育局领导们想不出的考试方式。“他们动动嘴皮子就敲定了考试方式和时间安排,苦的是我们当老师的,跟着他们屁股走,准备东准备西的”,坐在他对面的王新浩王老师抱怨道,“这也是表现你学生优秀的时候啊,你应该这么想”,“什么优秀,再优秀哪有你带的学生成绩好”,“你听我说,这帮学生其实不聪明,就是会的题稍微多一点而已”,“诶,靠学生来升迁,免咯,这帮兔崽子,我看这辈子都实现不了咯”,王老师嘟囔着,拿着考场安排和重点知识清单,拍拍屁股走出了办公室。

史他明白,刚才他说的话不是为了安慰多次没评上高级称号的王老师,他说的是实话,三年的接触,他带的学生,称不上聪明,接人待物处事方面,完全比不上其他班的学生,他甚至有点喜欢别的班的学生,热情、活力、富有想象力。他的学生,嫣然一个书呆子,虽然都是他人口中的学霸,那又有什么用。

不过他也明白,这其实也是他一手造成的。在他看出他的学生有这个“天赋”的时候,及时施压,用刷题来激活他们被压抑着的“考神”基因。他做到了,他不后悔,这个阶段,唯成绩论。考得好,他就是学霸,他就是好学生,考得好,他面子有光,工资跟着涨,考得好,甚至校长也面子有光,拉高了整个学校的全市知名度。“真的是令人作恶的教育”,他总是在心里说着学校,批判着当下教育的不良风气,单另一边,没有这个社会成效下,他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这个成就。“算了,扯平了吧,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管你呢。”

史望着手中的考生顺序号,按照成绩来从上置下安排座位,再次皱了皱眉头,“天天说着学生公平,这哪里公平,分明就是优劣歧视”,史在心里又忍不住嗔骂了一句,扯平?看来他还是心有不满呢。

走出办公室,低头看着考生们来来回回的穿梭于教室中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个位置,“真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受你们自己的控制”,史摇了摇头,走向属于他的班级。

“阿嚏”,“史老师,注意身体啊,别在这关键时刻掉链子呢”,贾村老师朝他的教师使了个眼神。

“也对,你也注意点,这破天气,笔都拿不动了”,史整理了一下大衣,裹紧了一些,交叉着双手,夹着资料袋推开了教室。

“琴,在吗”,窗外响起稀疏几声敲门声,“琴是吧,有您的快递,您在这签一个字”,“好的,多谢了”,她拿过属于她的货物,进了屋关上了房门,几秒后,屋内响起了“呲呲”的包裹撕开声,取快递,真的是女人们的最爱啊。

琴美,和史同一个办公室,她是一名单亲孩子的妈妈,她丈夫因为一次意外事故,永远的离开了她们母女俩,这几年来,她们相依为命,她女儿很要强,成绩名列前茅,是人们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她也业绩有成,是该校一名高级教师。她女儿的好成绩和母亲的孜孜教导是分不开的。

“我出门了”,她朝内屋喊了一声,习惯性的和她的女儿道别,把手缩进衣袖中,呼出一口气雾,“真的冷,办公室的感冒药应该还有吧”,她暗自揣度着,“去一趟医务室吧”。

“琴老师,今儿个这么早”,保卫处刘大爷一边整理着帽子一边扫着地,对她笑笑。“是啊,您辛苦了,很冷吧”,刘大爷放下扫帚,搓了几下手掌,不用言语,已在回应着她,变天了。

只有一打药了呢,琴美推开了医务室的门,又买了一盒感冒药,揣进兜里,径直进了办公室,把新药放到了公用急救药盒中。

“史老师啊,你看看,我这帮兔崽子,又给我出难题”,新皓老师手指着成绩单,皱了皱眉头。不用说,他这个班级的学生,肯定又考的不尽人意,不,应该说不合王老师的心意。史老师撇了一眼成绩单,这可不嘛,平均分比他的班级要少个十来分,他心里暗自高兴,这次的模拟考又要给他加鸡腿了,表扬是妥妥的,但是他也没表现的多么的高兴,似乎他的班级学生的成绩,就如国乒一样,这次,只是常态。“皓啊,诺”,史胜明抛给新皓一根烟,似乎想让他平静平静他内心的不快。“你们,出去吸”,贾老师吵他们嚷嚷,“外面这么冻,不去了”,“那别吸了,我们可不想吸二手烟”,琴美附和道。两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败给了烟瘾,他们眼神交汇在一处,达成了共识:走,走廊似神仙去。

“出息”,“瞧这损色”。

“你听,说我们呢,都被你带坏了,吸烟...”,新皓缓缓的吐出一口标准的一圈烟,“...有害身体健康”,他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希望得到史兄的认可。

“吸烟啊...”,史的烟头猛的亮了一两秒中,在寒风中尤显刺眼,随后鼻中犹如烟囱一般飘出大片烟雾,“...确实要少吸为妙”。

几秒种后,两人爆发出杠杆般的笑声,他们拍拍对方的肩膀,似乎找到了知音。

“这个烟呐,是越吸越有劲...”,新皓盯着远方,欲言又止,“...就如教学呐,那也是越教越起劲,越起劲呐,就会给你越多的回报”,史老师灭掉指尖的烟,接着他的话说道。“可是我看你一点都不起劲呀,相反的,整个人都懒洋洋的,说句不好听的,你那是不求上进啊”,“那你就错了,这个只是表面现象,其实我内心澎湃着呢,不然我的学生为何每次都不让我失望,那靠的就是我的激情,激情你懂吧,就是这个,感染了我的学生,反过来学生的学习热情,也给我激励,我们是互助的,共同进步。回过头来我说说你吧,你的教学方式呢,和我不同,也没有错,但是缺乏激情,缺乏一个目标,一个明确的目标,我们当老师的,目标是什么,不是混日子,是把学生教好,使得他们能考上一个好大学,这样说你就明白了吧...”,史平静的说着,内心毫无波澜,真挚的看着新皓老师,“是这个理儿,我也明白啊,老兄,不是我不想...”,没等他说完,史打断了他,“可你知道吗,如今的教育体制,我的这些教学成就,在我看来是多么的令人窝心”,新皓收回刚刚的反思,显然,对史老师的这突然地话语感到又赞同,又吃惊,“正是这个教育局面,我成为了所谓的高级教师,收入不菲,对不起,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我是说现在的事实”,史老师怕他误会,顿了顿,接着说道,“但也是这个教育局面,造成了多少学生和家长的唯分是从的局面,‘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你看看如今的社会,学生们都怎么学习的?”,“应试教育很严重,严重影响了学生们的观念...”新皓赞同的点点头,再一次欲言又止,倒不是想说些什么,只是又一次被史老师所打断,“说真的,皓啊,我很羡慕你...”,新皓疑惑的看着与他共事三年之久的史兄,似乎,又变得不认识他了,“罢了罢了,不说了,总之你不要气馁,你不要学我,你的做法很好,你的学生会理解你的。”总觉得史兄话里有话,可又说不出来什么。“阿嚏”,“你这几天累着了吧,前几天就提醒你了,让你注意身体”,新皓掐灭了第二支只吸了一半不到的烟,手拍着史兄,将他带回了办公室里。

“琴美,感冒药还有的吧”,新皓用嘴指了指史老师,“果然感冒了,我前几天就觉得你保暖措施做的不好,自己去拿吧,今早新买了一打药。”

琴美泡了杯开水,从急救箱里拿出早上新买的感冒药,史胜明老师吃了一粒后,“你们都吃一粒预防一下吧”,贾村一人一颗分给了自己和王新皓老师,琴美也吞服了一颗。

就在大家吞服下的同时,史胜明的茶杯应声摔地,碎渣散开一地,办公室里三人都吓了一跳,齐刷刷的朝他看去,“搞什么”,大家心里想着,只见史老师一只手死命的抓着腹部,一只手捏住喉咙,两眼充满血丝,挣扎几秒后即失去了生命症状,瘫坐在座椅上。他那扭曲的面部和狰狞的表情传递给办公室内三人——药里有毒!

☞ 下一节 夺命之丸『破绽』


[ING]
未完待续...


对此文感兴趣者可关注该作者  
不定时更新
大脑在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