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魂归故里

逆水寒截图

赫里柯儿蹲下仔细排查,最终在头顶白会穴处发现银针,朱成萧说了句:“让我来。”从怀中掏出一块白布垫在手上,缓缓取出黑衣人头上的银针。

随着朱成萧的动作,几人都吸了口气。银针在暗器中并不少见,但是现在取出的银针有两寸半长,通体黝黑。

“谁家用这么特殊的银针?”朱成萧问道。

几人都没有说话,朱成萧皱眉:“我也没有见到这样的银针,看来对方怕我们知道他们的身份,而且,看他们的手段也非同一般,各位以后得小心行事。”

天色渐暗,赫里柯儿本打算直接动身,经过这么一闹,再不情愿也是留了下来,所有人都没有离开,唐忆笙抚慰赫里柯儿:“也不在这一两天,关心则乱,不如好好静下心来做好万全之策,才能更快的找到人。”

几人又坐在之前谈判的屋里,几人少了几分剑拔弩张,子桑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唐忆笙看见他,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诸位,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弟弟,子桑尔荣。你们其中有人之前已经见过他了。”

赫里柯儿笑道:“我和公子何止是见过,那该叫生死之交,要不是公子当初助我脱困,我赫里柯儿恐怕是没有机会站在这里了。”

子桑说道:“你竟然没死,看来狐野人还是有些本事的。”

朱成萧悠闲的扇着扇子,眼眸中含着笑意看着他,没有说话。

子桑点了点头,两人分开才几天就在这蛮荒的边缘地带相遇了,谁也没有提起之前在竹林的事情。

这几个人当中,也就只有韩煜水没有见过子桑,几人简单交流后唐忆笙问道:“对了,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这山上的陷阱是何人所为?”

子桑摇摇头:“我先前回了将军府,军师告知我你在此处主持狐野和魔教的谈判,我想过来看看,结果快到的时候见到有人在附近鬼鬼祟祟,就想抓住一问究竟,那些黑衣人武功虽不强,但是不好制伏,将我引到此处,一时无法脱困。”

急人互相看了几眼,唐忆笙说道:“应该不是我们三家的人,我们在谈判,也没有短兵相见的必要,如果这种时候起冲突,对谁都没有好处。”

赫里柯儿回忆起之前黑衣人说的话,思索道:“他们监视着狐野的动向,还要拿龙骨哨,到底有什么目的?”

唐忆笙问道:“你们狐野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还有,龙骨哨是用来做什么的?”

赫里柯儿说道:“我们没有得罪什么人,至于龙骨哨,它是我族信物,据传闻,天命之人吹响龙骨哨时会召唤真龙,可填山倒海,呼风唤雨,先祖曾有一人召来真龙,解决当时大旱,让百姓吃上了粮食。”

看着众人怀疑的眼神,她也坦言:“我也吹过龙骨哨,什么也没有发生。实际上就是一个哨子,现在世上也没人见过它能带来真龙,各位不必当真。现在龙骨哨就是镇族信物,代表了首领的统治地位,没什么用处,也不知道他们它做什么。”

子桑想起之前赫里柯儿在盘玉的事,问道:“之前你在盘玉说狐野遇到人追杀,首领逃了出去,那是怎么回事。”

赫里柯儿沉吟道:“这件事有点复杂,不过在座的有两位是魔教中人,正好也能解我心头之惑。”

韩煜水道:“姑娘请讲,我们定知无不言。”

“当时有一群黑衣军队攻下了狐野,他们嗜杀成性,也没有谈判的意思,仿佛就是为了杀人而杀人,我和首领商量后决定炸断三里峡坡的桥,以求自保。”

“这群人我和子桑曾经调查过,他们从南到北一路杀人,西州更是遭到重创,而且找不到西州的人,仿佛直接消失了。最后又杀到了狐野,你知道他们最后去了哪吗?”

赫里柯儿摇了摇头:“当时桥断了,他们竟然一夜之间造了石弩和弓箭,武器威力比平常的大几倍,当时走投无路,我们决定分成两拨,我带人走密道从后面包围他们,两面夹击,他们定会受到重创,结果我们还是输了,他们身体构造异常强大,简直到了恐怖的地步。”

赫里柯儿眼中闪过一丝惧意:“那绝对不是靠战术和普通武器能战胜的人。后来我们被逼到了绝境,没有办法,只能往南撤,还引走了部分黑衣军队,总比之前兵临池下好多了。”

子桑看了一眼朱成萧,想起第一次从竹林出来时遇到押送的那一批人,还有小豆萁,魔教一定知道其中的真相。

“当时为什么不向东州求救?”唐忆笙问:“我们可以出兵助你。”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那天晚上我们一路打一路撤,等到东州时他们突然就消失了,我派人回去查探,三里峡坡的也撤了,但是我们还是不敢从密道回去,他们太过诡异强大,就决定一直南下,再另寻办法。

“那又是怎么找到盘玉的。”子桑问。

“是到了西州后我们不敢进城,怕引来灾祸,但是我们当时不知道西州已经遭遇不幸,在西州边境游荡时碰到盘玉的小伙子,这才找到隐蔽的据点。”

唐忆笙点了点头:“不瞒大家说,这帮黑衣军队我们查到的线索有限,我们只知道这军队和魔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大家想要事情有进展,我劝知情的两位还是把话说出来吧。”

现场陷入了寂静,子桑看了眼朱成萧,又看了眼韩煜水,二人也互相瞟了一眼,子桑很清楚,朱成萧知道部分真相,当初为了不与唐家为敌,朱成萧说出了军队和魔教的关联,但是这些话现在不是子桑能说的,只能由魔教的人来说。

等了半天,意想不到的是,先开口的竟然是韩煜水。

“诸位,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现在已经有了更大的威胁出现,我们已经站在了同一个战线,我愿意把知道的情况告诉你们,在此先声明我本人之前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你们的事情,等我讲完后你们自会明白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朱成萧悠闲的喝着茶,看不出来在想什么,其他人都看着韩煜水,等着她口中的真相。

“事情起始于宣德578年,之前我朝先皇楚辰要求狐野每年上贡勇士,编成一支强悍的队伍,由公仪昌率领去镇压江南战乱,结果一去不返,次年国舅联合魔教谋反,前朝覆灭,这支部队也了无音讯。实际上国舅独占了这支部队,并且想依靠它坐上王位,结果朱成笑天背叛了他,国舅自此消失,很多人都说他死了,但是没有得到确切消息。”

“你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这两者有什么关系?难道这黑衣军队和狐野勇士有关系?”唐忆笙问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