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林中遇袭

逆水寒游戏截图

韩煜水说道:“现在问题的矛头已经不在魔教了,狐野族首领曾经去过大殿,这件事还另有蹊跷,赫里柯儿,你想想最后和首领相处的时候,他有没有说过什么值得在意的话?我们线索多一点,就离真相更近一步。”

赫里柯儿眉头紧锁,最后缓缓摇了摇头:“没有,他什么也没和我说过。”

现场气氛又陷入了僵局,每个人似乎都在盘算着什么事情,最后赫里柯儿站起来说道:“各位,再这么耗下去也无济于事,今天就到这里吧,感谢在座的各位对我们狐野伸出援手,为了找到我族首领提供帮助,眼下再呆在这里已经找不到任何线索了,但是我们狐野势必要找到首领,为此我们将采取一切手段和方法。你们都是狐野族的朋友,往后希望能得到你们的帮助,如果能找到首领,对狐野有恩的人,我们必定重谢。”

在座的人都站了起来,唐忆笙说道:“姑娘客气了,往后如有需要唐家必定相助,找到贵部首领就能稳定西北边境,对我来说也是好事,”

韩煜水也说:“我这里也是,会给你提供帮助。”

“那好,后会有期。”

赫里柯儿正要离去,朱成萧突然说道:“大家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朱成萧说话所有人都想起之前他中陷阱的事。

唐忆笙说道:“教主说外面有陷阱埋伏,刚刚竟然忘了这件事,现在赫里柯儿要回去,我们也一起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几人还没等走到地方,就看到有几个手下拿着武器匆匆忙忙往山上跑,赫里柯儿抓住一个人问是怎么回事,那人说道:“柯儿首领,山上有人听到打斗声,我们要去看看。”几人听了急忙跟着上山。

山头很大,到处都长着桦树,十分密集,山上传来的动静很大,但是暂时还看不到里面的状况。

“到底是谁在里面?”

几人挨得很近,自然而然就围成了一个圈,朝山林逼近。

林中有飞镖的声音,射箭的破空声,还有密集的打斗声,声音越来越近,隐约看到有穿着白衣的人在树间穿梭,和几个黑衣人在打斗。白衣人右手使剑,左手夹着两支飞镖,逼退了黑衣人的一波攻势后,运起轻功借力飞到了旁边的桦树上,而后一个翻身,看清了底下黑衣人们的位置当即左手出镖,一个黑衣人被打中致命要害当场暴毙,另一个挂了彩。

白衣人发出飞镖后一个有力的后空翻落在地面,右手舞了个剑花立即摆出防御姿势,整个动作下来行云流水,一转头,唐忆笙顿时惊喜道:“是子桑!”说罢就要过来,子桑也听到了唐忆笙的声音,倒是没有那么惊讶,沉声道:“当心有陷阱。”

话还是说的慢了一步,唐忆笙已经踩到了什么东西,地上用落叶隐藏着的大网猛然收起,唐忆笙来不及反应被兜了个正着,只见赫里柯儿飞出小弯刀隔断了上面的绳子,朱成萧喊道:“小心下面!”子桑借力飞身接住了唐忆笙,落在了众人面前,众人明白了朱成萧的话,韩煜水过去用长枪扫开落叶,发现地下盖着很薄的木板,掀起木板,地下全都是地刺。只要绳子被割断,人落下来必定会落入其中。

赫里柯儿说道:“没想到这陷阱这么复杂,到底是谁干的?”

唐忆笙在子桑的帮助下退掉身上的绳子,顾不得其他,抓住子桑的手:“子桑,你到哪去了?消失了一个多月,连信都不稍一份,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子桑心中愧疚:“我没事,就是去办些事,耽误了时间。”

现在时机不对,唐忆笙也没有多问,处在暗处的黑衣人欲逃走,赫里柯儿说了一句:“抓个人问问。”弯刀在手,人已经冲了出去,韩煜水使的是长枪,不方便在密林中穿梭,朱程萧合住扇子,对子桑说道:“你们姐弟重逢好好叙叙旧,这里交给我们吧。”

地上机关重重,赫里柯儿和朱成萧几乎脚没着过地,在树杈间穿梭,武功了得,不出一刻便抓了个人回来,赫里柯儿把人捆住扔在众人面前拍拍手道:“抓一个就够用了,其他的跑掉了。这帮人行动雷厉风行,手法十分老道,不是一般人啊。”

被抓住的人在地上艰难的挣扎,唐忆笙上前撤掉面罩,问道:“说,是谁派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那人眼神四处打量众人,眼看是跑不掉了,但仍然一言不发。

唐忆笙耐心道:“你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说了,干你们这行的被生擒你们的主子也不会来救你们的吧?你只要老实交代,我还能饶你不死。”

黑衣人痛苦的闭上眼睛,面若死灰,挣扎许久终于开口:“你能保证我说了就能饶我不死?让我走?”

“可以。”唐忆笙答道。

那人终于下定决心:“我们上个月接到任务监视狐野族的人,要盯好狐野高层动向,尤其是狐野首领有没有回来的迹象,如果看到他立马进行下一个任务,跟踪狐野首领,直到拿到一个东西。”

“东西?什么东西?”唐忆笙问道。

黑衣人眼中流露出恐惧,又环视了一遍身边的人群,而后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张口说道:“是……是龙……龙骨哨。”

“你说什么?”

赫里柯儿原本坐在旁边的树桩上,听到这三个字突然暴起,冲过来就按住了黑衣人的脖子,情绪异常激动,面目狰狞。

“你们要狐野镇族信物龙骨哨?所以要抓斯图?”

那人被掐着脖子喘不上气,脸瞬间憋的通红,张嘴也说不出话来。

赫里柯儿是真的生气了,她一把提起黑衣人,一脚踹了出去,黑衣人撞在了树上,又跌落下来滚了两圈,蜷缩在地上猛烈的咳嗽起来。

其他人都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所有人都明白,事情又有新的进展了,真相即将浮出水面。

赫里柯儿上前踩住黑衣人的胸口,厉声问道:“你的主子是谁?要龙骨哨有什么用?”

“咳咳……我……我们主子叫……叫……”

就在这紧要关头,对面深林中突然传来破空尖锐的声音,赫里柯儿本就乱了心神,没有防范,唐忆笙大喊一声小心,上前拔出自己的剑为赫里柯儿挡下几镖,几人立刻进入战备状态,但发来的飞镖只来了一拨就消失无声了。赫里柯儿骂了一句脏话,赶紧蹲下查看黑衣人的状况,飞镖并没有打中他,但是地下躺着的这个人已经悄无声息的断气了。

“他们的目标就是杀他灭口。”朱成萧皱了皱眉:“查看一下他身上有没有其他伤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