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2)

96
李一十八
2017.08.20 16:59* 字数 4695

04002.jpg

死神背靠背目录
死神背靠背(1)

                 下调的倔强  金银的死亡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是也不是。故事里的是,说不是就不是不是也是。但是到底是怎么回事??赵阿姨给人的感觉仿佛不只是一个故事,其实它就是一个故事,仅仅是一个故事。

赵阿姨说,那时候她刚刚调到横街派出所。

“为什么你会调到横街派出所呢??”我当时就这么问,自然我是觉得理所当然,自然我也觉得赵阿姨不会介意我问这个。

“当然是被下放了。”

那个时候,赵阿姨并不是现在这个警察局的局长。那个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干警,好吧,是干警中的干警。正如她所说的,她得罪了人。天知道他得罪了什么人,反正她只是得罪了人。我只知道她是这么说的,我也没敢问她到底得罪谁,是因为什么事情得罪的。我没敢问。

横街那一片区,我是去过的。其实那里并不是一条街,或者这么说吧,不单单只是一条街,那里是一个小区,而且是一个老小区,至少有三十年的小区。房屋虽然算不上破旧,但是明显看得出来岁月的痕迹,和新房子有明显的差别。

而那条街,所谓的横街派出所,是什么样子,我倒是很想知道。

于是赵阿姨给我形容了一番横派出所的样子。朝东的方向就是派出所的大门,大门周围的墙壁不是水泥的,至少不全是水泥的,有很多铁栅栏,一人多高。

大门里面四下里就是很多的花花草草和灌木,花园不像花园的,其实只是花坛,起妆点的作用。

然后往里面走,就是一个坝子,一般或多或少都停着几辆警车,偶尔也没有停警车。赵阿姨没有说是什么车,但是我也一样知道是什么车,反正不是警车。

然后再往里面走,就是派出所的正大门。

介绍到这里的时候,赵阿姨停了一下,仿佛不打算继续讲下去的样子。

“完了吗??”我翻翻白眼。

“你不是要知道横街派出所是什么样子吗?!”显然,赵阿姨是相当不理解我的。

“你不是要讲一个侦探小说吗??不对,你不是要讲一个侦探故事嘛,怎么介绍横街派出所的样子了。”

“不是你要知道横街派出所的样子吗,你想知道的,怎么仿佛我多言多语似的。”赵阿姨喝了一口茶水。

“不是,侦探故事还是要讲的。可是你的介绍,每个人都是知道的,每个过路的人都是知道的,连从那里经过的小摊小贩都是知道的。我要知道内情。”我当时觉得自己说话有些不对,于是转而说:“我想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

“就是这个样子啊!”

“更往里面!”

“你多少岁啊,赵阿姨!”

“我妈没有老年痴呆,拜托,小龙!”小鹏一脸鄙夷的看着我,仿佛是我老年痴呆的样子,而不是赵阿姨。

“我今年49岁,已经满了。”赵阿姨说:“小龙,你去换一杯茶水来,今天早上泡的这个茶,味道有点淡了。去,拿那个最大的杯子来泡,泡秀芽就行了。我不喜欢喝其他的茶。”

“我也想听这个故事,妈,这个故事我都没有听过。”

“快去快回。”赵阿姨拍拍小鹏的后背,然后小鹏一溜烟回了客厅。

“你想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吧!”

“对!”

“一楼是办证大厅,一般都是这样的,一般的文件性的事情都是在一楼处理,除非特殊情况就要到楼上处理。比如说,你快要办身份证了吧,身份证一般就是在一楼办理。”

“那二楼呢??”

“一楼都还没有说完呢。”赵阿姨正准备往下说,小鹏飞快地回到了阳台,和我还有赵阿姨一起坐着。

“动作够快的啊,你!”

“废话,好久没有听我妈讲故事了,我不快也得快,能有多快就有多快。”

“瞧你那馋样,又不是中午没有吃午饭。”

“故事也能充饥??小鹏,你是哪个星球来的??”

“精神食粮嘛!”

“一楼还有什么,赵阿姨?”

“什么一楼还有什么,你把小龙带到什么地方去了,妈!”

“你什么时候成这个样子了,好好地讲个故事,你这么闹腾,我怎么给你讲啊,儿子!”

“好吧,你讲,你讲,妈!”

“赵阿姨跟我说横街派出所的情况,那里是什么样子,故事还没有开始呢!”

然后赵阿姨就接着往下讲。横街派出所的一楼是办证大厅,但是旁边还有一个小办公室,不能算是办公室吧,其实也是办公室,只是没有门,也没有办公室的模样,那里就是一般接警的地方,一般都有三个人在那里坐着,等待随时会打来的报警电话。

“哪里的派出所都差不啊!”小鹏说了我想说的话。

“没见过你是这幅馋样啊,我记得寒假都跟你讲过一个故事啊!”

“这不是小龙在嘛,有点不自在,也有点兴奋。”

“得,小鹏,我是来听故事的,不是来看你亢奋的。”

“说得你一进门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似的。”

“确实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然后赵阿姨给我简单介绍了一下横街派出所的楼上直到四楼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听完她的讲述,我都可以给横街派出所手绘一张立体地图了。

但我并没有手绘什么地图,而是继续耐心地听赵阿姨讲故事。

“其实我刚到那里的时候,就死了两个人,而且已经结案了。”赵阿姨说,端起小鹏端上来的茶,准备呷一口,却发现太烫了,只能把茶杯重重地放下。

“这是故事的开始还是故事的结尾啊,赵阿姨,太……简练了吧!”

“这是故事的开始,蠢猪,读这么多的侦探小说,智商还赶不上我呢!”

“好吧,我是猪头,我是猪头,猪头的朋友,麻烦你安静点,别这么闹腾,别说这么多的话。好不好?”

小鹏紧闭着嘴巴点了点头。

“死了什么样的两个人呢,赵阿姨??”

死的是一男一女,赵阿姨告诉我,可是这两个人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男的叫金银,是一家投资理财公司的老板,那个公司是个私营企业,也就是说整个公司都是他的。

“听这个名字,确实挺有钱的,而且居然真是个有钱人。我有点想不通了,赵阿姨,我真的有点想不通了,从我读了这么多侦探小说的角度思考,我确实想不通了。如果真有姓名决定命运这回事,那我的名字应该是北大,而不是小龙了。”

“好吧,王北大,你怎么高中还没有毕业啊!”小鹏冲我坏笑。

“去你的!”我手一扬,仿佛一只苍蝇粘上我了。

“有没有姓名决定命运这回事,我不敢说。但金银确实是个有钱人,而且他的名字就是叫金银。从呈报上来的资料来看,他就叫金银,而且户口本上和电脑上的资料显示没有曾用名,也就是说他一直都是用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就是他父母给他取的,而且从来没有改过。他对于自己的这个名字似乎也觉得是理所当然,也不觉得有什么别扭之处。”

“怎么就死了呢?”

“这个不奇怪的,我妈讲的故事,无论真的假的,每个故事都有死人,没有死人的故事她是不会讲的。”

“你个乌鸦嘴,我又不是名侦探柯南,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死人。”小鹏差点被赵阿姨揪脸蛋,不过还好赵阿姨只是比划了一下动作。

“你继续讲吧,赵阿姨,当他不存在。”

赵阿姨白了自己的儿子一眼,而小鹏不好意思地微微低下头去。

金银的那家公司调查过,和金银的死几乎是没有关系的。在金银死的时候,公司的一切运转都是正常的,没有谁来收买也没有人来谈什么所谓的并购之类的,也没有人说要金银分一部分股份给他,算是合伙人的那种。公司的一切都是正常的。

可是赵阿姨多年的经验告诉她,也不是一定的事情,只是一种直觉,直觉不一定是对的,但是直觉是相当好的即时向导。金银的死和公司一定存在什么没有公开的秘密。

调到横街派出所的那几天,赵阿姨每天都是翻看金银的资料,虽然金银的案子已经结案了,可是赵阿姨依然重新调查整个案子,虽然她当时没有发现任何的疑点,但是依然重新调查整个案子。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只是觉得她是在用气,因为得罪人而被下调了,心中有股怨气,发泄到了这个案子上面。

调查就继续调查吧!

赵阿姨接着给我讲。

从文字在资料上看,金银的文字档案是没有丝毫问题的。于是赵阿姨又去走访,一个干警中的干警去走访,也不是什么奇谭,只是却是这么一个已经结案的案子,所里不少的同事都说这是奇谭了。

走访还是有收获的。

虽然金银的公司一切都是正常的,但是赵阿姨还是了解到,在金银死的那段时间,公司里的许多人都在闹离职。

本来这不是什么重大的事情,但是金银的公司,长期蹲在办公室的人也就那么十来个人。而那段时间,同时有五个人闹离职。金银自然是不肯放人的,所以才出现所谓的“闹”。

对于要离职人员的信息,赵阿姨也花了很多时间去调查。或许她认为自己会有什么新的发现呢,没想到的是她果然有新的发现。这些人都是离职离得比较凶的人,可是并没有其他的公司来挖走他们。那为什么闹离职这么凶呢!他们只是声称不想干了,觉得没意思,即对金银没什么意见,也对公司没什么意见,对于工资待遇这些都是没有意见的。但全都想离职。

“奇了怪了!”我不由地说。

赵阿姨告诉我,所有人都对要走人的原因讳口莫提,赵阿姨调查了很多,在这方面也没有什么收获。不过在一个人的档案上,赵阿姨还是发现了异样。这个人是业务扩展部的经理,四十岁多一点,而且经验丰富,在金银的公司干了五年多,而金银的公司一共才六年的时间,所以差不多是金银最靠得住的人。这个人应该是金银最重视的人,可他也要走。

这个业务扩展部的经理要离职的原因也只是说不想干了,跟其他人一样,对公司,对金银,对工薪待遇都没有意见,可是他偏偏要走。

当赵阿姨调查到这些的时候,她的原话是“一头雾水”。这件离职事件背后定有原因,可是不一定跟金银的死有关系,所以迟迟没有取得进展。

最后,赵阿姨放弃了这方面的调查。

“一个已经结案的案子,有必要这么较真吗,赵阿姨??”

“我无所谓什么较真不较真,只是……闲着无聊。只是凭我的直觉吧,那段时间确实是挺无聊的。”

“你不了解我妈,这是我妈的个性,小龙。”

“说得我以前多了解你妈似的,仿佛就在这一瞬间我才不了解她似的。”我说,冲他摆摆手,说:“你才无聊呢!”

“你接着讲吧,妈,不然会真的无聊的。”说着,小鹏也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口茶,一看他的样子就是基本不喝茶的那种。

赵阿姨接着讲了对于金银的死的一些猜测,毕竟是一个有钱人,而且有自己的公司,他的死会不会和公司有关,如果和公司没有关系,那应该或多或少和他的钱有关!

“你还没有说金银是怎么死的呢,赵阿姨,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从他的死推论出来的。”

“哦,这个还没有说呢,我只是觉得他的死有疑点,有说不通的地方,只是我不知道什么地方说不通。而且我到横街派出所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那他是怎么死的?”

“他是在自己的家里被谋杀的,不是说家吧,是他的另外一套房子,有钱人嘛,应该不只有一套房子。他在自己的另外一套房子里面,被人谋杀的,而他的老婆不在场。”

“那凶手会是他的老婆吗,反正也许正如你说的,利益关系?”

“不是,这是不可能的,我调查过的。”

“那另外一个死者是怎么回事,妈你不是说死了两个人吗!”

“不会另外那个人就是凶手吧,你说的另外一个死者。”

“你们先听我慢慢说。”

赵阿姨去调查了金银的财政状况。

金银所有的固定资产都没有问题,所有的资金运转良好。说白了,在钱财方面,没有任何的问题。

可这就是最大的问题,我是这么觉得的,赵阿姨也是这么觉得的,连小鹏都是这么觉得的。

赵阿姨还去调查了金银的所有生意上的朋友,曾经有过的合作伙伴,哪怕只合作过一次的。都没有问题的。

金银死的那年,金银刚好二十八岁,他二十二岁和现在的妻子周芒结的婚,二十三岁的时候成立的这个公司,据说当时是受了岳父岳母财政和人脉方面的支持的。这个公司是个小公司,主要是负责帮那些更加大型的公司管理资金方面的问题,包括一些上市公司的股票方面的事情。这就是他岳父岳母人脉方面的支持。

并且调查到,在商场上,金银不算是一个十足外向的人,在公司内部会议上是讲得上话开得了口的人,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有办法,这个公司可以称得上他自己的公司。可是遇到某些难题的时候,金银会习惯性地求助自己的妻子,也就是周芒。

“这样一个人怎么死了,还被人谋杀??”我问。

“我也很奇怪。”小鹏说。

“是啊,死人了,而且人已经死了,可这并不意味着事情已经完了,当时我就是这么觉得的,现在我依然是这么认为的。”

“死亡大多数是偶然事件吧,你说得金银该死似的。”小鹏说。

“偶然中有必然,小鹏,毕竟是谋杀。”

“是啊,这个金银,从我所掌握的资料来看,他是不可能死的,可是偏偏就是死了。”

死神背靠背(3)

死神背靠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