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3)

字数 4597阅读 43

04003.jpg

死神背靠背目录
死神背靠背(2)

                                   幸福的家庭  死去的丈夫 

幸福的家庭应该都是相似的,可是金银是一个有钱人,有钱人的家庭幸福就会得瑟的。可是金银已经死了,死得硬邦邦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那到底金银是怎么死的,赵阿姨?”我当时望了一眼窗外,然后注意力回到了赵阿姨身上,我想专心听她讲故事来着,而不是看窗外的风景。反正大热天,也没有暴雨,好在小鹏家里有空调,空调的温度相当合适,不听听故事还能干什么呢!何况是听赵阿姨讲故事。

“其实,当我逐渐开始了解金银的案子的时候,我不是最关心谁是凶手,我最关心的是金银到底为什么会死。”

“为什么会死呢,妈妈?”

“我也想这么问,”我说:“从您刚刚提供的资料来看,金银是不会死的,他的死……更像是一个意外,一个不知道怎么就发生了的意外,一个永远不知道谁是凶手的意外。”

“其实凶手还是有的,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就死了。”赵阿姨接着说:“只是我当时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去调查有关金银的事情。好吧,正如小龙说的,我太过较真了。可是在自己的事业上,较较真也不是什么坏事。”

“那有收获吗?”我问。

“当然有收获了,小龙,我妈现在可是局长,高楼不是一天建起来的。”

“这得说说金银的家庭生活了。”

确实,金银的妻子就是叫周芒,而且结婚六年。

金银是在他二十一岁的时候认识了周芒。其实金银和周芒的认识,就是初见的那一阵子,并没有什么故事可说,也没有让其他人侧目的地方。但是对于两个人来说,真的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有缘千里来相会。

二十一岁的金银,刚好换了一份工作,没有多久找到了一份在汽配城一家汽配门市卖汽配。赵阿姨实地去过那个地方,说老实话,那个地方真是卖汽配的。

走到那家汽配门市,一进去就是满满当当的汽配。没有车的人进去了会犯迷糊,而有车的人进去了也一样会犯迷糊。十几个架子,每个架子有好多层,每层至少有二三十种汽车配件,全都在这里。

不时有顾客进来,要什么汽配,名字很具体。可是越是具体越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如果单单说个什么就行了,可是说个什么多少毫米的什么东西,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反正唯一确定的就是那玩意儿确实就是汽车上的。

我努力地问了几次,想赵阿姨回忆一下那些听到过的汽车配件的名字。可是赵阿姨又是喝茶又是闭眼又是捋头发的,还是没有说话。

“记不得了。”

“也是,我妈当时办的这个案子已经多少年了,陈年往事,这么几个名字谁会记得。”

“确实,小鹏,这个案子离现在已经十九年了,也就是说当时我才三十岁呢!”

“哦!”

金银是到那家汽配门市去打工,据赵阿姨的调查,金银确实是呆下来了,成为一个合格的卖汽配的工作人员。赵阿姨说她由此判断,金银是个记忆力好,观察力也好的人,而且嘴巴应该也是相当能说的,不说有口才吧,至少是能说会道的。

而恰好,周芒也是在那家汽配门市上班。周芒比他早进来两三个月。

至于周芒为什么会进到那里去上班,赵阿姨当时很奇怪的,讲到这里的时候,我也是很奇怪的。周芒的家里应该是比较有钱的,而且金银后来开的公司都是周芒的父母支持的,不然根本就不可能开公司。

这个事情,赵阿姨当面问过周芒。

周芒说,她遇到金银的时候,她也是二十一岁,两人是同年的。二十一岁的年纪,不算是花季雨季,也不算是那种想拼事业的年纪,只是都是年轻人,不过年轻人年轻得有点胡作非为了。周芒平时就是个不听父母话的人,而且经常一个人带着几百块钱就去外地,一般都是打工,她父母也不知道她过的什么生活,周芒也是极少跟家里人说的。最最重要的是,周芒的父母是管不住周芒的。这才导致了她到那家汽配门市里去打工。

既然是同年,两人自然就是有很多话可以聊的。没有一个星期,两人就是上下班一起了。

半个月过后,那天是特殊的一天,是两人定关系的一天。

下班路上。

“好久没有出去吃饭啦!”金银向天空伸开手臂说。

“你有女朋友吗?”周芒披头就问。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觉得故事脱节了啊,这是哪跟哪啊,前言不搭后语的样子。赵阿姨这才说,当时两人熟识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两个异性朋友的关系可以有多好,他们就有多好。

“我没有女朋友。你有男朋友吗?”

“我也没有。”

事情差不多就这么定了。

“你先吻我,然后才可以做我的男朋友。”

说完这个话,金银就在周芒的嘴角献上了一个浅吻。

“你吻重一点,好不好,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不稳重呢!重来,不然你不合格,不然你不能做我的男朋友。”

这个话一说完,金银嘟着嘴吻了周芒的嘴,持续了三秒钟的时间。

“不行,不行,你这个样子,没有激情,以后怎么做我的合格的男朋友!”

“你到底要怎么样啊!我都没有提要求呢,我都没有说,你作为我的女朋友,应该做什么呢!要求都是你在提,而且还一个劲地不满意,什么意思啊你!”

“好吧,你的要求应该是很简单,照顾你,心疼你,叫你起床,给你做早饭,和你一起出去玩,然后给你生个孩子,差不多吧!”

“哪有这么远啊,你也不老啊!”

周芒后来说,金银当时摸了摸她的头,就像警察对自己的爱犬那样。

“你是不是不愿做我的男朋友了,你是不是不愿意做我的男朋友了!混账!”说完,周芒就追着金银打,打在脑袋上的那几下不重,可金银的屁股挨了几脚,如果叫他回忆往事,他都会说那几脚挺让人疼的。

过了一会儿,累了,金银拉着周芒的手,说:“刚刚的吻没有让你满意,现在重新来过,我会成为你合格的男朋友的。”

说着,金银就嘟着嘴唇凑过去,速度很快,但周芒的动作更快,一掌就堵住了金银嘴的来势。

“以后呢??”

“以后我就是你的男朋友了啊!”

“那算了,你干脆别做我的男朋友了,以后不要,现在不要。”说着,周芒操起了手。

“到底你想怎么样啊!”金银抱着她,可是周芒的手就是不放下来。

“我说你没有激情,没有激情!激情,懂吗!激情!一个男人没有激情,以后怎么做事业啊!”说的时候,周芒用拳头猛砸他的胸膛,这个动作的意图是很明显的,要金银记住她的话,哪怕两人以后真的只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好吧,我以后有激情就是了。”金银并没有什么华丽的语言,但说话的样子给人的感觉是在做承诺,一个男人做承诺的样子。

“好吧。”说的时候,周芒就放下手,一只手抱着金银的后颈子,就是一阵热吻。

金银都喘气了,而且浑身都有一层毛毛汗了,但这个时候周芒骂人了:“这个怎么叫有激情呢,重新来过,不能让我的双脚着地。重来,不然你现在就不是我的男朋友了。”

金银一把把周芒抱起来,一只手抱着她的后背,一只手托着她的大腿,然后两人就照刚刚的方式,重新来了一遍。

本来当时是下班的时间,可是据周芒回忆说,当她们差不多吻完了,发现天都黑了。至于天什么时候黑的,完全没有印象。

“这两个人真不害臊!”我说。

“学校里不是也有早恋的吗,少见必然多怪。”小鹏说。

“学校里敢明目张胆来的也就是在校园牵牵手搂搂脖子什么的,连搂腰这样的动作都是不敢的。”

“这并不代表没有亲吻或者躺在一张床上的啊!”

“儿子,你什么时候了解这么多了,小瞧你了!”

“没有,妈!我绝对没有女朋友,我绝对是干净的,我以后还想要做个干警呢!再说了,您都有许多自己的故事,为什么不允许我有故事呢,而且是别人的故事,我都是听来的。别人放开了来个一吻什么的,我还不敢看呢。真的!”

“说得你没什么故事似的!”我笑笑。

“你喝茶不??”小鹏斜着眼看着我。

“喝一口吧!”说着我就去端那个超大号的茶杯,谁知小鹏手快,自己端起来,慢悠悠地喝,还是说:“茶叶和开水都在客厅,自己泡去!”

“去你的!”我硬抢,还真给抢过来的,美滋滋地喝了一口。

“我也喝一口!”赵阿姨说着,伸出手,接过我手里的茶杯,喝了口,说:“现在的小孩子已经不是我们那时候的小孩子了。”

“妈,我今年十八岁了。”

“我也十八岁了。”

“高中没毕业!”赵阿姨放下茶杯,重重地。

赵阿姨接着讲金银和周芒的事情。

两人当天晚上就开始同居,而且一直同居到金银发生事情的时候。

两人是在成为男女朋友大半年以后结的婚。那个时候,金银已经满了二十二岁了,而周芒比他小个小半年,还没有满二十二岁。

不过可以结婚了,两人也就热热闹闹的结婚了。

“那,赵阿姨,金银知道周芒家里的情况吗,我是说他知道周芒的家境吗?”

这个事情金银是肯定知道的,可是金银是什么时候知道的,那还真没个准,不过他确定是知道的。反正在结婚以前,金银是肯定知道这个事情的。

“那,赵阿姨,金银和周芒结婚的情况盛大吗?”

“盛大啊,怎么不盛大!”

“说得你当时没去似的,妈!”

“我本来就没去,当时我还在哪里啊,当时我根本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金银这个人。我真不知道。”

“好吧,阿姨果真没有去。或许我,我和小鹏都认为您去过。”

“我们该回到正题了。”赵阿姨这个时候忽然说。

“什么正题??”我完全不明白赵阿姨在说什么,而小鹏也是瞪大了眼睛。

“金银不是死了吗?”

“对啊,金银不是死了吗!”小鹏说。

“对呀,金银不是死了吗!”我说。

“你别模仿我,好不好??”小鹏说。

“是你在模仿我,我先这么想的,你先说出口。”

“我先说出口,就是你先模仿我。”小鹏说。

“有病吧,你!”

“你才有病吧!”

“好了,好了,你们两人别在这里谁模仿谁,谁有病的了。”赵阿姨说:“还是听我讲故事吧,还是听我赵阿姨继续讲故事吧!”

我点了点头,看都不看小鹏一眼,仿佛他不是在这个屋子里似的,或者他不应该在这个屋子里似的。

金银和周芒在他们二十二岁的时候就结婚了,可是金银死的时候,他都已经二十八岁了,确实,当时他已经二十八岁了,他就是在他二十八岁那年死的。结婚六年,居然都没有要孩子。着实有点让人想不通!

“是不是太有钱了,想拼事业啊!”小鹏说。

“不应该的,凭我调访的经验,金银确实是挺有钱的,可是平时有的是时间陪自己的妻子周芒。他的公司的制度是每个星期休息两天,而金银每个月也是至少能够休息六天的。不可能因为奔事业而不要孩子。就算是生了孩子,也是有时间照顾孩子的。不可能!”赵阿姨说的时候连连摇头。

“那是什么原因没有要孩子呢,或者什么原因还没有来得及要孩子呢?”我问。

“是不是金银不行啊,妈!”

“现在的小孩子真的不是我们那个时候的小孩子。”赵阿姨说着就给小鹏的头上一下,说:“你一天脑子里装的是些什么东西啊!”

“妈,我的脑子里一样装了学习的啊,我的成绩是能够上警校的,你要相信我。”

“我没说你不能上警校,只是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故事而已嘛,你有你的故事,我有我的故事,小龙也有自己的故事嘛!”
“怪不得我看侦探小说给赶出来了,真是有家不能回啊!”

“现在可怜的人是我,怎么变成你了呢!明明是我!”

“听我讲,两个混账小子!”

其实,所有认识金银的人,包括认识周芒的人,都对这个问题很疑惑。也有人当面问过他们这些问题,结果只得到一些似是而非的答案。久了自然也就没有人当面问了。当然,私底下议论的人不少。

“那又怎样??”我问。

赵阿姨说了她的见解,她总觉得金银和自己的妻子周芒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是那种不会轻易告诉别人的秘密。但是秘密到底是什么,赵阿姨结合当时所收集到的材料,反反复复分析推理了很久,结果还是一丁一点的蛛丝马迹都没有。

“家庭生活幸福的人,应该一切都幸福的,虽然暂时没有孩子。”小鹏说,他用这个话让他的妈妈放心,他是一定可以考上警校的。

“有钱人,似乎一切都好,没有钱的人是这么觉得的,有钱的人我想也是这么觉得的。就是……为什么没有孩子呢!”我说:“抱女朋友都抱得动的。”说到这里,我不敢说了,但是赵阿姨和小鹏都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什么,于是我只能继续说:“这样的人怎么会死呢?”

“我也是相当奇怪的。”赵阿姨说:“当时已经结案了,可是我却觉得案件才刚刚开始展开侦破啊!”

死神背靠背(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些事情是需要分析分析,可是有些事情不需要分析。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分析的,可是有些事情还得分析分析。但是到底该怎么分...
  • 那些事情早就该浮出水面了,可到了这个时候才浮出水面。那些隐藏的东西早就该暴露了,可是迟迟地到了这个时候才暴露。那些...
  • 有些事情是知道的,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有些事情是不知道的,只是假装知道而已。但知道的事情毕竟是知道的,早晚都会知道...
  • 有些东西迟早都是要暴露出来的,好歹最终是暴露出来了。有些东西一直隐着藏着,但那些东西毕竟是藏不住的,总有水落石出拨...
  • 这个人是这个人吗??这个人真的是这个人吗??那个人是这个人吗??或许,难道……那个人才是这个人!! 当时,赵阿姨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