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1)

96
李一十八
2017.08.20 16:45* 字数 4773

04001.jpg

死神背靠背目录

                                     恍惚的暑假  被迫的离家                                  

我记得那个时候是高二的暑假,没错,确实是高二的暑假,我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个时候确实是高二的暑假,准确无误,那个时候就是高二的暑假。可是关于那个暑假的许多事情我都记不清了,倒不是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的缘故,确实那两个月什么重大事情也没有发生,至少没有发生在我身上。

或许,关于暑假,学生才有暑假吧,那时候,我确实还是个学生,我也经历了那个暑假。但确实,太多太多东西我都不记得了,那些我想记住的的没有记住,那些该遗忘的自然而然就遗忘了。

可是仔细回想起来,那个暑假究竟是什么天气,我也记不得了。当然了,暑假嘛,都是夏天,应该都是艳阳高照的大热天,可能偶尔会有暴雨什么的。可是那两个月有没有暴雨,有一场暴雨还是一场都没有,我却都不记得了。

两个月,六十二天的时间,当然了,我的暑假没有那么完整,差不多了,我放了差不多六十天的假,玩是玩了,耍是耍了,该高兴的都高兴了,该尽兴的都尽兴了。

可都遗忘了。

只是有一天,只是那一天,我记得分外清楚,只是那么一天的时间,我记得分外清楚。

对于那一天的记忆开始于接近吃午饭的时间。

本来我正在卧室里面看书。确实,我是在看书,不过是和学校无关的书,是一本侦探小说,名叫《死神在枕头下面》。不光是侦探的类型,还有些恐怖,非常重视那种恐怖氛围的营造,我看得入迷了。

这个时候,我妈妈回来了,她买菜回来了。

“看书呢,儿子!”

“确实,看书呢!”我回答她到。

然后她的老毛病犯了,她推开了我卧室的门,这就是她的老毛病,当我说了什么以后,看我是不是在做这个。当然了,窗户是对着门口的,而我的书桌是面对着窗户的。所以她只能看到我的背影。

“确实看书呢!”我头都没有回过去,就答道。

她没有回答我的话,我就以为她到厨房弄饭去了。可是视野的正右侧,我看到了个人头,还没有转过去看到底是谁,可是在这个家里能够是谁呢!我妈操起我的《死神在枕头下面》往桌上一摔,“啪”的一声,这么小个卧室,居然摔出了回声。

我当时就愣了。

这次情况有点异常啊,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只是问问而已啊,我妈不会神不知鬼古觉到我的身边来。没这种情况啊,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

“说!!!”

你叫我说,我就说啊,我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可是我到底是没有说,我不敢说,虽然没有流冷汗,脸也没有红,腿也没有抖,但就是说不出话来。

我妈很少吼我的,而且从来是仁慈的。

那一天确实是特殊情况。

“我说什么??”好半天,我才能说话了,而她一直站在我的身边,我都不敢去看她的表情。

“今天几号??”

“26号,7月26号。”我转过头去,看着我妈,她一脸的严厉,比我第一次偷钱的时候还严重:“怎么了啊,妈!”

“今年高几?!”

“高二啊,妈!”

“高二??高二!!你还知道高二!!”我妈说着就操起那本侦探小说,往我的脑袋上一阵摔砸,书页全部都褶皱了,有几页还被扯烂了。

“高考不是明年吗??”我用很小的声音说,我不敢说什么了,可我不得不说。

“明年!!明年!!”我妈说着把那本侦探小说撕得粉碎,先是沿着书脊撕成几部分,最后是横着书页撕,没有十秒钟,这本《死神在枕头下面》就没有完整的一页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妈,明年就高考了,明年!我知道。”我把手向我妈伸出去,可我妈的手里仍然拽着那本书,硬是不给我。“给我吧,妈!”

我妈连出两声粗气,没有说话,然后把书递到我的手心。

那本书确实是不能再看了,不要说整体的,连书页有的都是很细小的碎片,两指大小的比比皆是。

我心疼不已。

在我的印象中,那是我第一次因为书而感到心疼。

“今天是你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假。从明天开始,你这一整年都没有假期了,明白吗!我不管你今天怎么玩,反正从明天你起床开始,你就必须给我为高考而准备。从明天开始,你就没有假期了,明白吗?!”说这个话的时候,我妈后退了半步,我当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后来,我才觉得她是害怕了。这是我长这么大,她第一次对我下最后通牒。她不害怕才怪呢!

“哦!”我轻轻点点头。

“吃饭!!然后出去。”

“我吃点面包就是了。”说着,我比我妈先走出卧室,走到客厅。

我从冰箱里拿了两个面包,就准备出门了,反正这是高中的最后一天假期了,整个高中的最后一天假期了,不是一个月,是一天,想想都够心疼的,到现在想想都心疼。

到了门口,又觉得不够,于是又去冰箱取了一盒牛奶。

然后我就出门了,而她到我关上门的一下子都没有对我说一句话。

我知道她想的是什么,我却不知道我应该想什么。

楼下艳阳高照,没有什么风,到处都挺热的,连树荫下都没有丝毫凉爽的感觉。面包和牛奶我是吃完了,可是这最后一天该怎么度过呢!

沿着大街溜达,我没有看到什么同学,偶尔有几个人,都不认识。大中午的,我都有些后悔出来,我到底出来做什么啊!我想回去了,可以这是高中的最后一天假期,无论我在哪里过,以什么方式过,我都不会回到家里过。

“不看侦探小说就不看侦探小说。”

我路过一个路灯的时候,算是呓语吧,其实也是对它抱怨的。恍然意识到我自己的行为,我抬头看着它,老高老高的金属杆子,上面的那个灯泡显得格外的小。

为什么不亮呢!

如果这个时候亮,就意味着现在是晚上,那我就可以有很多玩伴了,至少我可以碰到我的同学,有的玩了,毕竟这是高中的最后一天假期。

可是它,就是没有亮。

走了老长一截了,无聊透顶的,但我根本不想回到家里面,我回过头去,恶狠狠地对路灯说:“不看侦探小说,不代表没有侦探小说。”

我当时的心境是,或许真的会有什么现实的侦探小说发生。反正艳阳高照,大街上没有几个人,然后突然其中一个正悠悠散步的人倒在地上,然后很多人围过去,我也围过去,发现那个人已经死了。然后警察到来,然后我扮演一个侦探的身份,破解了一宗悬案。

想是这么想的,可是半个小时以后,大街上依然艳阳高照,有几个人散着步,却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不得不自己感到失望了。

在自己的小区散步,我都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忽然碰到我的同学,同学小鹏,确实很意外,直到多年以后我回想,我都觉得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碰到他很意外。

意外!

“小鹏,去哪里啊?”

“还能去哪里呀,家里冰糕吃完了,我下来买点,顺便给自己买瓶冰镇的可乐。”小鹏看着我,眼神是疑惑的,好一会儿才说:“你呢,你家不在这个方向啊,大热天在街上散步,从来没有感觉你这么奇异过。”

“我不是奇异果。”
“我没说你是奇异果,我说你奇异,你从来没有这么奇异过。怎么,当真散步呢??”

“是啊,确实是,没地方去啊!”

“别逗了,回家吹空调呗,干嘛在街上啊,明年就高考了,那些尖子生已经开始准备了。像你,像我,还真有点另类了。”

“家是不能回啊!”我说这话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我用手掌作扇子扇了扇,当时的炎热感是分外明显的。

“怎么,你妈不要你这个儿子了!”

“少扯淡。快高考了嘛,明年就考高了,我妈叫我为高考做准备,这是我的高中生活的最后一天假,只有一天,一天!”

“确实够惨的,有家不能回。”

“扯什么呢,我不是被赶出家门了,是出来过最后一天假期,我高中生活的最后一天假期。”

“反正无处可去,去我家吧,我家有空调。”

“好啊,反正有家不能回。”

然后,我跟着小鹏一起,打包买了二十只冰糕,然后我们一人一瓶冰镇可乐。

我顺着他走的方向往他的家里走。他家里我去过几次,但也就那么几次,他家里的环境没什么印象了。我还真想去看看。

当我看着他把冰镇可乐往自己嘴里灌的场景,我才意识到我们之间的巨大差异。我们差不多都算是中等生,成绩不算好也不算坏,调皮捣蛋的事情偶尔是做的,但都不能在班主任那里算作是错误。

只是他活得比我高兴。

小鹏有一个哥哥,已经读大学了,他还有一个妈妈,他妈妈好像是什么局的局长,我记不清楚了。小鹏是体尖,大学打算读警校,照现在的成绩,高考的复习加把劲应该是能够上的。

而我,一个独生子女,只有这个样子了。

只是,我们分外要好,纯友谊。

阳光一照,可乐瓶里的气泡咕嘟咕嘟冒,我看着他的浓眉毛,有神的大眼睛,还有阳气十足的大鼻子,觉得他将来一定是一个好警察。还这身高,一米八,还有这体格,长跑运动员似的,还有这黝黑的皮肤,将来一定是一个好警察。

而我,现在是这个样子,将来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忽然有种立刻回到家里去复习的冲动,反正离高考还有整整一年,我得加把劲,虽然我不打算做警察,但这并不能代表我不能干出自己的事业啊!可是,今天,这假期的最有一天,我得好好过完了来,明天,就为了未来而奋斗,而就是高考了。

十来分钟以后,我到了小鹏的家里。

“妈,我同学来玩一会儿。”门没有锁,小鹏先进去了。

我扯扯他的衣服后面,小声说:“你妈在家,你怎么不说啊!”

正说话的时候,小鹏的妈妈已经到客厅来了,她记性不错,一眼就认出了我,说:“小龙,你来了,快进来坐,快进来坐!”

我赶紧小跑着过去坐着,我的脑子里一直都没有闲着,我一直在想小鹏的妈妈姓什么来着,直到我坐下来也没有想起来。

“阿姨,我好久没来了,来玩玩。”

“哦,吃午饭了吗??”小鹏的妈妈把冰糕放进冰箱里,和我坐在一起,小鹏也坐了下来。

“我妈姓赵,猪头。”

“哦,赵阿姨,我好久没来了,来玩玩。”

“真是个猪头!”小鹏拍拍我的大腿,说:“紧张什么啊,我妈是警察,而且现在是局长,但不至于给你戴上手铐什么的啊,都不知道你紧张什么!”

“没有,今天放假,我出来玩玩。”我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

“不是都在放假吗,小鹏也是啊,怎么听你的话,这个假期挺特殊的样子。”赵阿姨继续说:“空调温度合适吗,要不然再来一只冰糕吧,我想路上你们已经吃过了,小鹏还是会照顾人的。”

“合适,合适!只是从明天开始,我就要为高考而奋斗了,从明天开始我就没有假期了,所以今天是我的高中生活最后一天假期。我妈都给我下了最后通牒了。”

“也是啊,你要理解你妈,她是为了你好,对不?”赵阿姨又说:“要吃点什么吗,感觉你不饿的样子。”

“不用了,我吃了才出来的。”我连连摆手道。

“在我家不用客气,要是真没吃,顺便吃点什么就是了,不用客气。”小鹏拍拍我的肩膀说。

“我真吃了,不用的,我吃过了,吃了才出来的。”

“我就比你幸福。”小鹏说:“我妈对我的假期安排几乎没什么要求,我学习都靠自觉,她平时也忙,难得有机会在家里一天,我很小的时候就学会自立了。”

“说得你现在多大了似的。”我揶揄他。

“这是你的最后一天假期啊,怎么也得特别特别啊,可是在家里也没有办法举行什么活动啊。你想怎么过啊,小龙,我和儿子给你一起过。”

“我哥是来不了,虽然也是暑假,但这会儿应该在兼职呢,只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兼职。”

“我也没有想怎么过,其实我就想在家里过,但是回不去了。”我自顾自地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仿佛是我要讲一个故事的样子。

“有家不能回,妈!”小鹏在我的头顶做了一个剪刀手,仿佛是毕业的那一下子。

“别开玩笑了,到了晚饭的时间我就回去。”

“为什么想在家里过呢??”

“其实在出来以前,我是在看侦探小说的,我喜欢看侦探小说,《死神在枕头下面》,就是这部小说。可被我妈给撞见了,书给撕烂了,然后才说的,放我的最后一天假。其实我想看侦探小说的,可是只有家里有,可是我不能回到家里的。没有办法,唉,真的是有家不能回啊!”

“我可从来不看侦探小说,”小鹏搂着我的肩膀算是安慰我,说:“虽然我智商自诩不低,但我几乎不看。我觉得没意思,几乎不看。我家里一本都没有,要不,我们喝喝啤酒吧,家里有,冰镇的,算是为你践行了。”

“我这不是离家出走,怎么说你才信!”

“反正你喜欢看侦探小说,我给你讲一个侦探故事吧!”赵阿姨说,立了立自己的衣领。

“为什么不是一个侦探小说,而是一个侦探故事呢??”我问。

“到阳台来吧,那里有藤椅,我慢慢给你们讲,小鹏也没有听过这个故事。”

然后我去了,我是有准备听的。可是小鹏有点异常,分外高兴的的样子,我完全搞不明白,或许正如他妈妈说的,他没有听过这个故事。

“这只是一个故事,不是一本小说,如果这是一本小说,我都觉得太好了,可这偏偏就是一个故事。它就是一个故事。”

一个故事??

死神背靠背(2)

死神背靠背